第三卷 人皮草人 第十二章 世外桃源-十宗罪

十宗罪

返回首页十宗罪 > 第三卷 人皮草人 第十二章 世外桃源

第三卷 人皮草人 第十二章 世外桃源

  夕阳西下,暮色苍茫,一阵箫声从远处传来,有着像雾一般散淡的惆怅。亭子附近,一盏莲花形状的灯亮了起来,随即,这山上风景区的灯全部亮了。整座山星星点点,蔚为壮观。晚风徐徐,空气清新,有很甜的桃子味道。

  梁教授说道,你已经死了。

  那人啊了一声,显得有些意外。

  画龙一直在警惕的看着,如果此人不是杨科长,那又会是谁呢,难道是凶手吗?包斩在亭子里走来走去,观察着什么,很显然这里就是杀人现场,只是经过了刻意的掩饰和伪装,地面和柱子都被清洗了一遍。

  梁教授指了指棋盘,又说道,你死了,看不出来吗?

  那人丢下棋子说道,啊,是的,我输了。

  梁教授说:你不是杨科长。

  那人说:你怎么知道的?

  梁教授说:案卷里记录,杨科长是国家一级棋士,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

  那人说:没错,我是冒充的,我不是杨科长,我是桃源村小学的秦老师。

  梁教授仔细打量着那人,他四十多岁,戴副眼镜,看上去不像是撒谎。如果想要交谈,坦诚是最有效的办法,梁教授也直接表明了自己的警察身份,并向秦老师介绍了特案组其他三位成员,没想到秦老师丝毫不觉得意外,他说自己早就知道,坐在这里也是一直等待特案组的到来。

  苏眉诧异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秦老师拿出手机,给特案组看上面的一条短信,“武陵县公安局公告:近日,我县发生特大凶杀案一事,经公安机关证实,纯属虚假,请勿轻信,相关责任人已被处理,如有散布谣言者,严惩不贷。另:2007年9月22日参与桃源村堵路的村民请到公安机关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值此中秋佳节来临之际,武陵县公安局祝全县人民阖家欢乐,万事如意!”

  很显然,这条短信是当地公安局群发的,该县的每一个居民都收到过。

  梁教授冷笑一声,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

  包斩问道,桃源村堵路是咋回事?

  秦老师看了一眼月亮,叹口气说道,此事说来话长,先到我家吧,今天是中秋节呢。

  秦老师就住在桃源村小学里,几个人一起开车过去,山路崎岖不平,路两边的桃林上空是一个金黄色的月亮,此地的桃树很矮,只有一人多高,沉甸甸地大桃子压弯树枝,触手可及。

  烂柯亭距离桃源村小学很近,一会儿就到了。大家下车,看到一个破破烂烂的校园,围墙坍塌了几处,教室的门还打着补丁,窗户是用报纸糊上的,那上面能够看到几年前的新闻。院中间有一株百岁高龄的桃树,枝桠交错,粗壮而高大,上面的两根绳子吊着一截铁轨,敲击时能起到上课铃的作用,树上结着硕大的蟠桃,蟠桃学名水蜜桃,有“仙桃”之称。

  秦老师将几张课桌搬到树下,在那中秋的月光里,他摆上了丰盛的晚餐,桌上酒肉俱全,各色水果,花样繁多。梁教授本来想付钱给秦老师,但是看他言谈举止不是凡俗之辈,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免得唐突。

  秦老师举起酒杯说,你们是客人,今天是中秋,先干了这杯酒吧。

  梁教授和画龙一饮而尽,苏眉不会喝酒,包斩不知为何对秦老师一直怀着戒备之心,所以也自称不会喝酒,推让过去。

  秦老师又端起酒杯,他念了一首诗:

  月下临风一刀斩,云意沉沉红花畔。

  烂柯亭前醉赊酒,腰束贼头上梁山!

  梁教授说:这诗是你写的?

  秦老师点点头。

  墙角下的一只蟋蟀叫了,随即,桃树下的这只也叫了。

  据秦老师介绍,桃源村小学很小,只有两个老师,一个校长,几十个学生,学生都是村里的孩子,除了秦老师之外,还有一个陶老师,俩人都是义务教师,没有工资,只有很少的补贴,平时也要种植果园,赖以度日。

  我们应该向贫困地区的义务教师致敬,那些默默无名的人为中国的教育作出了巨大贡献。

  自从陶渊明写出《桃花源记》之后,千百年来,不少文人墨客都曾考证过这个世外桃源究竟在什么地方,然而始终没有定论。目前全国有30多个地方在争“桃花源”这个名分,甚至台湾也有桃花源,都是希望为当地经济带来收益。

  武陵县是第一个向联合国申报桃花源文化遗产的地区。

  当地政府大力发展旅游,斥以巨资打造桃花源风景区,武陵县以“世外桃源”作为当地旅游招牌,吸引游客以及海内外商贾开发投资。整个景区分三期工程建设,打造了数十个景点,例如烂柯亭、秦人洞、豁然台、蟠桃瑶池、桃花山庄、采菊书院、九曲竹廊、五柳湖、迷津渡、钓鱼潭等。

  拆迁安置是第一期工程的重点,桃源村即在拆迁重建范围。政府许诺了优厚条件,按照“以房易房”的原则,为村民在城里补偿安置,还为村民交纳养老保险以及租房补贴,然而,当地民风不愿意搬走,没有一个人在合同上签名,甚至就连村长也带头抵制拆迁。

  当地民风彪悍,曾经有个小偷进村偷牛被人打死,哥哥去领尸体,又被村民打死。

  政府第一次强制拆迁时被村民拿着锄头赶跑了,还堵上了路,打伤拆迁人员数名。警方抓走了村长,村民开始聚集在县委大院前抗议,但被公安驱散。

  苏眉拿起个大桃子,一边吃一边说:为什么拒绝呢,城市里的条件不是更好吗?

  秦老师不屑的说:你以为人人都想去你们城里呢?

  秦老师开始像给小学生上课那样讲解起《桃花源记》,“嬴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桃花源几乎寄托了中国人所有的梦想,没有战争,男耕女织,无都市之喧嚣,无尘世之烦扰。为什么《桃花源记》那么有名,因为这片世外桃源是中国人心中理想的世界。

  村民们种桃为生,虽不富裕,但生活幸福。

  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时时刻刻感受着忧虑和不安。那些冷漠的钢筋水泥居民楼里,人们住了几年也不知道左邻右舍是什么人。隔壁打出人命,邻居依然房门紧闭,无人过问。

  桃源村的村民即使搬进城里,也是一群住在城市里的农民。

  他们靠山吃饭,靠水生存,搬到城市也就失去了生活保障,在这个大学生都很难找到工作的时代,小贩上街摆摊还会被城管掀翻摊子,那些村民们在城里如何适应,怎样生活?

  梁教授看了看周围说:这里确实是一个隐居的好地方,春天的时候应该很美,对吧?

  秦老师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说道:何止春天,一年四季,说出来你都不信,我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山路边的菊花,池塘边的竹子,还有漫山遍野的桃花。

  苏眉说:我相信。

  包斩说道:那人皮稻草人,放在桃园里,我猜,不是为了吓鸟,而是为了吓人。

  画龙问道:究竟是谁杀害的杨科长呢?

  秦老师变得面有惧色,点了点头,他讲起一件事。

  在人皮草人案发的前一天,香港开发商在桃源乡吴乡长、旅游局杨科长、拆迁办主任的陪同下,考察了桃源村的旅游发展前景,他们一致认为,打造桃花源风景线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能造福几代人,还能使当地经济迅速发展。

  县电视台的记者跟踪报道,摄像机对着几个大腹便便的官员,身后还有一些给他们打伞的人,他们叉着腰,意气风发,指点江山。

  有个画面没有出现在晚间的新闻中,记者当时采访了一位在路边熬制松香的群众,那人带着帽子和口罩,穿一身绿军装,摄像机对着他,而他却看着吴乡长、杨科长以及拆迁办主任,记者问他对当地发展旅游怎么看,他笑呵呵地用一种轻描淡写的语气说了一句话:

  谁要是拆我的房子,我就把他的皮剥了!

  梁教授问: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老师不好意思的说:我就在现场,当时,我站在吴乡长背后,给他打伞。

  包斩问道:这个熬制松香的人是谁?

  秦老师摇摇头说:他带着口罩和帽子,我也不认识,听口音不像是当地村民,。

  包斩又问道:案发当晚,你在哪里?

  秦老师拿出一张站台票还有医院的收费单据,他解释说,这个小学很快就要被拆了,陶老师是外地的,当天,他去市里的火车站送陶老师回家,回到县里已是晚上十点,他又去了医院呆了一整夜,因为第一次强制拆迁时,校长也被打伤了。

  画龙说:谁让你冒充的杨科长呢?

  秦老师说:公安局。

  武陵县发生特大凶杀案后,一时间人心惶惶,公安局隐瞒消息,群发短信,安抚恐慌的民众,然而乡派出所已经将案情汇报给最高公安部门,当地政府担心上级的介入会影响拆迁进程,所以开会讨论,决定将案情隐瞒到底,让特案组离开。

  很多地方,发生重大伤亡事件时,当地政府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隐瞒真相。

  特案组来到武陵县之前,他们已经伪造好了材料,声称这是一起恶作剧。特案组离开公安局大楼后,当地交警也在秘密跟踪,看到特案组的车开向桃源乡的时候,他们开始慌了神,紧急商议后,有人提议让秦老师冒充杨科长,因为秦老师和杨科长年龄差不多,长的也很像,当地政府甚至还做通了杨科长家人的工作,以及让乡派出所回避,整个骗局可谓是煞费苦心。

  梁教授说:你冒充的不是很成功,会不会对你有什么不利?

  秦老师说:明天,这个小学就被拆了,村子也不复存在了,我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秦老师告诉特案组,第一次强制拆迁失败之后,当地政府联合公安局,城管,保安大队和建筑公司将在明天再次对桃源村强制拆迁,这一次规模非常大,不拆掉桃源村,誓不罢休。

  特案组四人都预感到明天肯定会发生大事情,当晚,他们住在了桃源村小学里。

  夜里,秦老师一个人在空荡荡地校园里吹了一会笛子,听上去很伤感。然后,秦老师从自己的宿舍里拿起两个枕头,给睡在车里的苏眉和梁教授送去,画龙和包斩睡在教室的课桌上,两个人也睡不着,看着黑板上的一行字发呆,那上面写着:

  最好的建筑应该是学校!

  画龙给包斩讲起他以前的故事,画龙说以前有过两个搭档,有一次,他们三个人被困在一个荒岛上,那岛上没有树,也没有草,光秃秃地什么都没有。画龙问包斩:你知道我们怎么逃走的吗?

  包斩想了想说:不知道。

  画龙说:你肯定想不到的,我们用海龟做船。

  包斩问:这个办法是谁想到的?

  画龙说:一个退役多年的特种兵,还有一个在派出所长大的警察……

  包斩问:他们现在在哪里?

  画龙不再说话了,他想起了很多往事,过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他喝了不少酒,头有点疼。在梦里,画龙看到有三个人驾驶着海龟制作的船在大海上随波逐流,一只金色的飞鱼跃起,又落在水中,消失不见了。

  拂晓时分,天还没有亮,外面依然是漆黑一片,公鸡打鸣的声音把画龙吵醒,他走到小学的院子里,睡眼惺忪,迷迷糊糊看到那株桃树上吊着一个人,他揉揉眼睛,吓了一跳。走到近处,画龙禁不住目瞪口呆,不寒而栗,无论如何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树上吊着的那个人竟然是包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