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宗罪

返回首页十宗罪 > 第八卷 杀人视频 第三十六章 惊悚视频

第八卷 杀人视频 第三十六章 惊悚视频

  白景玉急匆匆地走进特案组办公室,指挥工作人员抬进来一台声纹记录仪,还有文检仪,墙上的液晶显示器也更换成了分辨率更高的影像设备,这些都是刑侦实验室里的器材。

  梁教授和包斩正在下棋喝茶,两个人抬起头来,茫然地看着忙碌的工作人员。

  苏眉说:“哇,老大,搬家呢?”

  画龙说:“又发生了什么与众不同的大案子?”

  白景玉说:“这个案子的奇怪之处在于我们不知道发生在什么地方,不知道死者是谁,却目睹了整个凶杀过程……有人将杀人过程录制成了视频,然后发布到了网上。”

  大屏幕上开始播放这段杀人视频,镜头显示的是一个阴暗杂乱的小房间。

  房间没有开灯,只有电视机发出惨白的光,时间是傍晚7点,电视机上正在播放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电视机前有个木质的旧茶几,灰蒙蒙的,掉了漆。茶几本应该是平行着摆在电视机前,画面中的却是垂直于电视机摆放的,茶几的一端正对着电视机,这在狭小的房间里看上去异常古怪。更为奇怪的是,茶几上放着把木头椅子,有个穿白色毛领羽绒服的女人坐在椅子上,位于画面的中间。确切地说,她被绑在椅子上,双手和椅子的扶手绑在一起,两条腿也绑在了椅子腿上,眼睛蒙着黑布,因为背光,即使面对着镜头也无法看清楚她的脸。

  女人端坐不动,像是展览品,她被绑在椅子上,椅子下面是个茶几。

  茶几上的另一端放着几样菜,都用塑料袋装着,摊开在桌上,一小瓶二锅头已经空了,旁边还有几个青岛啤酒瓶子,可以看到有一只手正拿着那种一次性的筷子,很显然,拍摄者巧妙地避开了镜头。从画面上看,很像是手机拍摄而成,镜头始终没有动过,说明拍摄者可能将手机放置在某处,也许是茶几后面的沙发上方,这个人边吃边喝,看着电视机前被捆绑的女人。

  穿羽绒服的女人扭动着身体,试图脱开身上的绳子,然而挣扎是徒劳的,绳子绑得很紧。

  女人放弃了挣扎,开始不断地哀求,她的话夹杂着电视机中的声音:

  “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收看《新闻联播》节目……我家里人是不是得罪你了,你是想要钱还是想干什么,求你了放我走吧,我保证不报案……今天,节目的主要内容有……我和你又没什么仇,哪里惹到你了,你倒是说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是要钱是吧,我给你……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议,强调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求求你了,我是怎么得罪你了,放我走吧,你到底想干啥啊,救命,救命啊!”

  女人大声地喊叫起来,这时候,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强壮男人冲了上去,随手拿起一块抹布,跳上茶几,塞到女人嘴巴里。女人试图咬住他的手,但是接下来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那个男人很古怪,戴着一个头盔,背对着镜头,他侧身的时候,可以看到头盔的挡风面罩半遮着脸,面目难辨。

  男人摸了摸女人的头,女人吓得瑟瑟发抖,看来之前挨过打,她肩膀抖动,呜呜地哭了。

  男人跳下茶几坐回原位,镜头里可以看到他的手,端起了酒杯,喝了一口,又用筷子夹起一粒花生米。他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一直欣赏着面前受惊吓的女人。

  《新闻联播》依然在播放,那女人被绑在茶几上的椅子上,抽抽噎噎地哭泣。过了一会儿,男人喝完最后一杯酒,用遥控器调小了音量,他起身去关了窗,拉紧了窗帘。

  房间里死寂一片,女人意识到什么,惊恐地抬起头,茫然失措。

  男人站上茶几,手里多了一根扁形的绳子。电视机没有声音,画面闪烁不定,荧幕的光线制造出特有的诡异气氛。男人又拎起一把椅子,放在茶几上,然后踩上去,踮着脚,将绳子从屋顶的一个吊钩穿过去,这种吊钩在老式房屋里很常见,多用来安装吊灯或者吊扇。

  男人穿好绳子,拉了几下,将空椅子搬下去。

  男人站在女人身后,面对着镜头,慢条斯理地把绳子的一端在女人脖颈处绕了一圈,女人剧烈地挣扎,双手握拳,拼命摇头,鼻腔里发出濒临死亡时沉闷的喊叫。男人丝毫不理会那女人,冷静地勒紧女人的脖子,在脑后打了个绳结。他向上提了一下绳子,测试松紧度,似乎感到不满意,再一次调整绳套。

  随后,他跳下来,拍拍手,小心翼翼但又特别费劲地挪动茶几,因为摩擦地面而发出刺耳的声音。那椅子上的女人,嘴巴被堵,眼睛蒙着黑布条,只能发出呜呜的叫声,她似乎感到绝望,放弃了挣扎。茶几一点点地被抽走,每一次响动都引发她身体的颤抖。椅子的一条腿悬空了,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男人猛地一拉,椅子悬在空中,绳索勒住女人的脖子。因为用力过大,茶几上的一个酒瓶倒了。

  终于,他将茶几拉回原位,那个坐在椅子上的女人,被吊死在空中。

  死亡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接受,这个女人似乎很安详,颈骨在突然下坠时立刻断裂,器官闭塞停止呼吸,没有任何挣扎,身体都没有抖动一下。

  悬在空中的椅子轻微地摇晃着,最终静止不动,持续了3分钟后,就在大家以为画面定格的时候,那男人又出现了,手里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警察你好。(海^岸^线^文^学^网#手打)

  视频到此停止了,播放结束,全长7分钟51秒。

  特案组感到非常震惊,这个穿皮夹克的男人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吊死了一个穿羽绒服的女人,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只留下了四个字。他不仅录下整个杀人过程,最后还挑衅警方。

  白景玉一脸凝重,说道:“咱们特案组成立起来,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挑战,我之所以使用挑战这个词,是想告诉大家不要轻敌,这人看来不简单,你们要尽快破案。”

  包斩说:“这人胆子太大了,录制杀人视频发到网上,我们以往侦破的案件,凶手大多在作案后掩盖罪行,销声匿迹,这人不一样,与众不同,反其道而行之。”

  梁教授点燃烟斗,抽了口烟,徐徐说道:“我喜欢这样的对手。”

  苏眉说:“我注意到,那女人说根本就不认识他,如果是陌生人,那就太可怕了,他从哪里抓来的这个女人,大街上吗?作案动机又是什么呢?”

  画龙说:“随机杀人,报复社会,我们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变态杀手。我不觉得这个人胆子多大,他还戴着个头盔,遮挡着脸,真有种的话,就把脸露出来啊!”

  包斩说:“案子很棘手,我们连案发地在哪里都不知道,没有尸体,没有物证,找到这个人如同大海捞针,真的很有挑战性。”

  苏眉说:“凶手挑衅警方是一种什么样的犯罪心理?”

  刑事侦破中会遇到形形色色的犯罪凶手,有的凶手胆大妄为,作案后会故意留下证据,他们的犯罪心理往往是自相矛盾的,既认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心存侥幸,不会落网,又渴望警方找到他,类似于一种捉迷藏的游戏心理。

  摘录几则真实的案例,我们了解一下这种极为罕见的凶手。

  吉林发生过一起灭门惨案,凶手杀死陈某一家四口,用手指蘸着死者的鲜血在墙上写下“我叫小山”。被捕后,他供认自己因为经济纠纷而杀人,墙上写字是一种英雄壮举,如同《水浒传》中的武松杀人后在墙上写下“杀人者,打虎武松也”。

  武汉一名保安杀人分尸后给警方写挑衅信,此人曾自制手枪游走全国。昆明、广州、海口,他杀害无冤无仇的无辜者,逢年过节会给受害者所在的公安局寄贺卡和信件,在信件中会详细描述自己杀人的过程,甚至向警方索取6000元赏金打算出卖同伙。他不断以杀人挑战警方,直到五年后被擒。

  安徽某城市区解放路立交桥下有一拾荒女子被奸杀,第一报警人竟然就是凶手。此后,两年时间里,这名凶手不停向警方拨打报警电话。从报警到叫嚣“我就是杀人凶手”“人是我杀的”“你们快来抓我啊”。此人极其狡猾,每次打电话都在不同的地点,警方调动大量警力,在9个县市展开调查,最终将这名疯狂挑衅的凶手抓捕归案。

  梁教授说:“凶手是有预谋的,他先将一把空椅子放在茶几上,然后把被害者捆绑在椅子上,用绳索拴住被害者的脖子,抽走下面的茶几,完成整个杀人过程,这个过程其实是一种简易的绞刑,绞刑一般是指执行死刑。”

  白景玉问道:“什么意思?”

  梁教授说:“凶手认为自己代表着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