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05章 另外一个我?

第005章 另外一个我?

  程伟在接到电话后,劈头盖脸的凶我了一顿,他说亮子啊,我算真看错你了,咱们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你竟然这样对我,我程伟不认识你!

  我当场就愣住了,我说卧C,我张亮做事,想来光明磊落,我怎么了?你给我说明白!

  嘟嘟嘟…

  程伟直接挂了电话,草,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当即给他发过去了一条信息,我说你现在给我来风暴网吧,有什么事,咱哥俩当面说清楚!

  过了一会,程伟回复我说,行啊,风暴网吧是吧?我今天就在风暴网吧把事情给你说清楚!

  我一看短信,立马起床收拾了一番,火速赶到了风暴网吧,等我到网吧的时候,程伟正好也来了,我走到他的身边,还没来得及说话,他一脸生气的表情,拉着我走到了网吧收银台。

  程伟对收银员说,你让昨天下午的监控记录翻开一下,就是我看到的那段,放给他看!

  程伟这家伙,在我们这一块,是出了名的刺头,打架不要命,谁也不敢得罪他,收银员赶紧点了点头,在寻找着昨天的监控记录,过了一会,那收银员小妹妹对我俩说,找到了。

  程伟推了我一把,对我说,去看看吧,看仔细了!

  我脑袋里简直充满了一万个问号,当下伸头走了过去,开始看监控录像,这一看不打紧,我差点吓死在原地!!!

  监控录像里显示的是网吧67号机,而坐在67号机上的人,竟然是我!而且监控里边的那个我正在登陆英雄联盟游戏,上了游戏之后,果断迅速的将符文全部融化了,随后又慢悠悠的离开了网吧!

  整个过程也就是五分钟左右,我惊恐的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昨天下午我是去跟小螃蟹见面了,网吧里的这个我,会是谁?

  我仔细又看了一遍,监控录像里的那个我,跟我长的几乎就是一模一样,衣服也一模一样,发型什么都没差别,唯一不同的是,监控录像里边的那个我,神情呆滞,眼睛不会转弯,走到哪里都是直勾勾的看着前方。

  我说,这监控录像是怎么回事?我的意思是说,我根本不在,可监控里怎么会有我的身影?

  程伟却误会了我的意思,他说,你以为我是故意调监控的吗?昨天下午有人在网吧丢了手机,我跟六哥一起查监控的时候,看到了这一幕,要不然我到现在还蒙在鼓里。

  他又继续说,亮子,我真看错你了,你不想让我玩你的号,你就直说,不就是嫌我坑吗?我坑又怎么了?我拿你号打过排位吗?没有吧?我天天打人机,你还把符文融了?还能不能做朋友了?还能不能做兄弟了?

  我脑子里很乱,此时点了一支烟,习惯性的又递给程伟一根,程伟虽说生气,但还是接过了我的香烟,点燃后我用力的吸了一口,对程伟说,阿伟,我…我可能遇到了一些无法解释的事情,你先跟我出来。

  到了网吧外边,我让昨天的事情给程伟说了一番,程伟惊讶道,卧C,真的假的?昨天你没来网吧?网吧里的那个你是谁?

  我也惊恐于这一点,想了良久,也想不出这是怎么回事,网吧的监控肯定没有坏,问题就出在监控里的那个我,到底是谁?

  我说程伟你先去玩吧,我自己想想,我刚说完,就要转头走,程伟拦住我说,亮子,我知道有个道士,抓鬼很厉害的,不过他收费很高,要不你去找他问问?

  我淡淡的笑了笑,说实话,在这个年头,神棍横行,什么道士尼姑的,一抓一大票,说的云里雾里天花乱坠,其实就是抓住了现代人有钱后怕死的心理来骗钱,反正我是不会信这一套的。

  但是程伟的好意,我不能这么直接的拒绝,当下问他要了那个所谓道士的地址,顺着街道一侧的杨柳树朝前走去。

  我不是漫无目的的走,我在寻找昨天送我铃铛的老乞丐,我想他应该是个有本事的人物吧?毕竟他送我的那个铃铛,只是响动了两声,就让婷婷发出那么刺耳的尖叫,或许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走到了昨天送我铃铛的地方,我左右四看,并没有发现那个老乞丐的身影,我记得他说过,如果将来我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来找他,可现在我真是慌的六神无主了。

  我坐在他曾经乞讨的位置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大马路,在这个科技化现代化的城市里,我真的不敢相信我遇到了某些灵异的东西,但所有的事情摆在眼前,我就算努力劝说自己不去相信,也难以打破事实。

  嘿!突然有人在我肩头拍了一下,猛的一瞬间,我吓的浑身颤抖,差点都尿出来了,回过头来一看,正是送我慑魂铃的老乞丐,他仍然是一头‘等离子烫’披肩发,眉毛还是连在一起,像极了一眉道长,这造型,特内内的,简直就是个性张扬!

  我一看到他,立马明白救星来了,我也不嫌弃他身上的衣服有多脏,胳膊上的灰有多厚,当下一把抓住他的手,连连说道,老先生,你可得救救我啊,最近我…

  话刚说到这里,他就笑眯眯的抬手打断了我的话,他说,你遇上的东西其实很平常,我漂泊一生,遇上的东西比你在电影里看到的都多,你不用担心,我自然会帮你。

  他说到这里,我的心渐渐的放了下来,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患了癌症的病人,突然听到医生说,放心吧,我能救你,然后心里突然就完全放下来了,再也没有那种揪心的感觉了。

  他拉着我的手,就要坐下来说话,我说,老先生,这里太热,我请你吃饭吧,咱们做进空调屋里说话,行不?

  这话说的他一愣一愣的,愣了好久之后,他小声问我,这样可以吗?

  或许他这一辈子都没进过空调屋,或许他这一辈子都没被别人这么注重这么尊重过。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左右四看,拉着他来到了一家肯德基。

  刚一进门,一群顾客就对我俩指指点点,很多人的脸上露出的鄙夷的神情,他们肯定很想不明白,一个老乞丐跑到这里边干什么?多煞风景?

  服务员还是比较心善的,拿了一个新鲜的面包,过来递给老乞丐,小声说道,老爷爷,这个给你吧。

  我摆手拦住了服务员,趾高气昂的说,这位老爷爷是我带来的,我请他吃东西,不要看别人穿着一身乞丐装,就认定别人是乞丐,OK?

  我的话,说的很硬气,很有派头,因为在餐厅里,顾客,消费者,永远是上帝,此刻我带着老乞丐来这里消费,那我俩就是上帝。

  正在我风骚无限的时候,老乞丐小声说了一句,可我就是乞丐啊…

  我倒…

  我差点趴在地上,我刻意去给他买面子,可他却不懂我的意思,这…怎一个蛋疼菊紧?

  我说你是乞丐也无所谓,反正今天咱俩来这里是消费的,吃饭的,咱俩就有资格坐在这里边,你先坐下吧,我去点餐。

  拉着老乞丐来到了角落里,先让他坐下,我点了一个全家桶,又弄了几个炸鸡腿炸鸡翅,最后两杯可乐。

  老乞丐一看到这些东西,口水都差点把餐厅给淹了,见我端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开吃,那吃相真心不是盖的,好像多少年没吃过东西了一样。

  唔…好吃好吃,没想到我老头子在有生之年能吃到这种东西,好好好。

  他连说三个好字,同时还不停的伸出油腻腻的大拇指,末了又塞进了嘴里用力吸吮了一下。

  我说你慢点吃,不够的话,我再给你买。

  虽然我是个屌丝,但我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这点钱还是值得花。

  他狼吞虎咽吃了几大口之后,开始笑眯眯的看着我,这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他说,我看你眉宇间散发着一股阴气,想必你最近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但我观之你气色充沛,又不像是被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上身,或者被侵害,更或许是时间未到。

  我连忙伸头问,那我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