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07章 金甲武士?

第007章 金甲武士?

  外面的声音突然停顿了下来,过了一会,我老爸说,你个龟孙子,老子叫啥名字,还得向你汇报汇报?再说了,你连老子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一听这语气,我感觉八九不离十了,应该是我老爸,我老爸生气的时候,在我面前说话,总是老子老子的,而且喜欢说我是龟孙子。

  我心说,我要是龟孙子,你这…其实老爸总是不经意间就让爷爷给骂了…

  闲话不提,我当即就打开了房门,开门的一瞬间,我哗的一下就跳了起来,并且用力的摇了两下慑魂铃!

  我老爸当场就愣住了,他说,你干什么?

  因为我好像看到了老爸腰上缠了一条毒蛇,再仔细一看,原来是条蟒纹皮带,估计是同事送给他的。

  老爸拍了拍我的脑袋,嘟囔道,是不是整天在家里打游戏,脑袋玩坏了?

  我一边帮老爸提着行李,一边说,没有啊,我这就是为了欢迎你回来呢,那个…那个…非洲某个部落里的欢迎仪式就是这样的,拿着铃铛跳起来摇几下,说明主人平平安安。

  还别说,就我这能跑火车的嘴皮子,还真让我老爸给唬住了…

  老爸,门铃第一次响的时候,我出来开门,门外没人啊,是不是你按的?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注意着他的神情,老爸说,恩,是我按的,我从电梯里出来之后,先按的门铃,然后回电梯拿行李,等你听到门铃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正好帮我提。

  我仔细想了想,这个道理不假,老爸做事,向来是个急先锋。

  但自从看到监控录像里的那个我之后,我好像变的有点疑神疑鬼了,为了证明这个老爸到底是真是假,我一边帮他提着行李一边不停的问,老爸啊,你不是说出去一个月吗,这才半个月啊,还有,你怎么不拿钥匙啊?

  老爸说,本来预期要一个月,但合作生意谈的比较融洽,半个月就谈好了,走的时候太着急,没带钥匙,怎么了?

  我说,哦,没事,你赶飞机回来,这么晚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是你宝贝儿子啊,应该去接你。

  我老爸差点就被感动的尿出来了,他抬手刷我了一巴掌,对我说,行了吧,你这马后炮的本事,真是越来越见长了,整天在家里打游戏,我能请得动你吗?

  仔细想想也是,这么一番盘问下来,我感觉这个老爸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或许是我太疑神疑鬼了。

  就在这个时候,老爸提着行李路过我的房门,而顷刻间,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我没有关房门,而且婷婷就躺在我的床上…

  老爸走到了我的房门口,还刻意伸着脑袋朝里边看了一眼,我连忙解释,老爸,她是我朋友…

  话刚说到这里,老爸一愣,然后又伸头朝我房间里仔细看了一眼,随后问我,谁是你朋友?你这房间还是这么乱,床也不铺,你真是越来越懒了。

  我此刻朝着我的房间看了一眼,婷婷就躺在床上,还晃了晃白皙的美腿对着我笑呢…

  我瞠目结舌,整个人都思密达了…

  老爸放下了行李,自己去洗了洗澡然后看电视去了,我回到自己的卧室,坐在床边,心里忐忑不安。

  婷婷轻轻的趴在了我的后背上,伸出两条如水蛇般的玉臂在我周身上下游走,抚摸着我的每一寸肌肤,我说咱们还是先别弄了,我老爸回来了,万一让他听到,这事不好解释。

  我心说婷婷这么骚,哦不是,我本意不是这样,我的意思是说婷婷这么爱我,一会做起来的话,万一叫的很大声,被老爸听到,那着实不好办。

  但我屌丝二十年了啊,我很想碰碰女人啊!我真的很想压在婷婷身上,狠狠的来一发,尤其是我看着她那雪白的大长腿,以及粉红色的小内内,真心有点把持不住。

  婷婷趴在我的耳边,娇媚的对我说,亮子,春宵一刻值千金,赶紧上来嘛。

  我想来想去,心说,妈的不要本了,豁出去了,不管是死是活,日后再说!

  想到了这里,我迫不及待的再次脱掉裤子,冲到了床上,上去就是一个熊扑,让婷婷压在了我的身下,肆意的蹂躏着她的肌肤。

  婷婷在我身下嘻嘻笑个不停,好像是我摸她的时候,她感觉有点痒,而我总感觉婷婷的身体好像有些冰凉,虽不说特别凉,但跟正常人的体温相比,还是有些诧异的。

  啵——!

  我用力的亲了婷婷一口,但就在我嘴唇与她的嘴唇碰撞在一起的那一瞬间,我的后脑勺犹如遭遇一记重击!一瞬间我差点昏过去…

  那一刻,我的大脑中好像浮现出了许多画面,一个浑身是血的金甲武士躺在小河边奄奄一息,远处一个红衣女子骑着白马飞奔而来,那个金甲武士用尽全身之力气想要抬头看她一眼,就在他抬起头看到那个红衣女子的时候,忽地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整个人瘫软了下去。

  我知道,那应该就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我愣住了,大脑中一直在回味刚才的画面,我心说这难道是某款网游当中的宣传片?仔细想想,好像有点真三国无双的感觉啊…

  刚才那个金甲武士是谁?我看不清他的容貌,也看不清远处那个红衣女子的容貌,但从他们的服装风格上来看,应该也就是东汉末年的打扮吧?

  婷婷见我愣住了,她也收起了娇媚妖娆的神态,一脸正经的小声问我,亮子,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我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随后从婷婷的身上翻身而下,因为我一直压在她的胸口上,她呼吸好像有点困难。

  婷婷见我点头,她伸出玉手,一脸柔情的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将脑袋埋进我的怀里对我说,我们终于见面了…

  我已经完全想不明白了,自从遇上婷婷之后,我感觉自己快要人格分裂了,我甚至不敢再相信自己的眼球了,我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看到的东西是真是假。

  就好像火葬场与别墅,还有监控录像中的我,还有刚才脑海中的画面,我都分不清是真是假,我甚至有点怀疑眼前的婷婷是否一直存在于我的现实生活中?

  或许,她也是幻象?只是我做的一场梦?等我梦醒了,一切也就结束了?

  我说,婷婷你不反对我抽烟吧?婷婷先是一愣,随后点了点头,我从床上起来,在衣兜里抽出一支香烟,静静的点燃。

  我的思绪有点乱,我需要香烟来平静自己的心。

  静静的坐在床边吞云吐雾,静静的回想着之前的一切,婷婷再次从后背抱住了我,她的身子紧紧的贴着我,我能感觉到后背上的两团柔软之物,但此刻我已经没有心情去享受这些了。

  见我这样毫无兴致,婷婷忽然一笑对我说,亮子,既然现在的你天资聪慧,那我就继续等下去吧,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过几天再联系你。

  说罢,婷婷起身穿衣,然后拉门离去,我正在发呆之际,突然想到婷婷已经走了,连忙起身追赶,到了客厅的时候突然看到老爸在关门。

  我吓了一跳,心说老爸会不会看到了婷婷?

  老爸见我脸色苍白,就问我,亮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是不是不舒服?

  我说没事,就是突然…突然想来客厅里跟你一起看会电视。

  老爸哦了一声,然后关上了门,嘴里还嘀咕道,真奇怪,房门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打开了呢。

  原来老爸是没有看到婷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