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10章 是电影还是幻象?

第010章 是电影还是幻象?

  就在这一刻,我突然感觉,整件事情有点不太对劲,这说到最后,老乞丐的意思好像还是打算让我进入青轮的古墓中,寻找那块玉璧,而喂我吃千年太岁,好像不止是为了让我能跟婷婷经常接触,更好像就是为了去古墓地宫中而做的铺垫。

  我暗自嘀咕,青轮将军胸前的那块玉璧,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老乞丐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让我跟他一起去盗出来?

  见我良久不做声,老乞丐对我说,我不强迫你,你自己做决定吧,如今你可以经常跟女鬼在一起了,有千年太岁护体,在邪物面前,你可百无禁忌,但如果你做了过激的事情,邪气在一瞬间大量涌入体内,或者说阳气快速消失,那千年太岁就会离开你的身体,届时,谁也保不了你。

  说完,老乞丐转身离去,而我也离开了杨树林,坐公交车回到了家中,在路上,我一直纠结,我该不该跟着老乞丐去盗发青轮将军的墓穴?话说我要是真去了,会不会壮士一去不复返?

  可如果我不去,我就不能跟婷婷做那事,哎,真心很纠结。

  回到家里的时候,刚坐电梯到楼上,我就发现整个楼层很热闹,我凑上前去一看,原来有几个警察在挨家挨户的盘问。

  那几个警察正好看到了我,便走过来亲切的问我,小伙子,你最近有没有见到什么可疑的人呢?

  我一愣神,左右一看,连忙回答,没有啊,怎么了?

  警察说,哦,没事没事,就是接到有人报警,然后过来问问大家伙,大家不用担心。

  回道家里的时候,我一问老爸,才知道原来是小区监控部门报的警,因为他们在昨天晚上的监控器里,竟然看到电梯自动运行,本来电梯在5楼停着,在电梯门打开之后,并没有人进来,但那个显示着1的按钮自动就亮了,然后电梯就跑到了一楼,打开门之后,也没发现电梯里有人出来。

  这件事情,让小区的监控人员感觉一阵恐慌,所以今天就报警了,现在小区里人心惶惶,都说恐怕是遇上不干净的东西,有的家里还请观音,请关二爷,买桃木剑,反正一切辟邪的东西都买回来了。

  我仔细想了想,应该是婷婷昨晚离开时造成的现象,因为她离开时,老爸是没有看到的,说不好就是她坐的电梯。

  所以这件事我也没有怎么在意。

  现在我唯一心想的就是该怎么去和婷婷相处,我记得我曾经在她家离开时,她问我有没有爱过她,而我说她对我发脾气的时候,我心里很难过。

  仔细想想,可能正是因为我心里有她吧,我是一个屌丝,我不懂爱,但我感觉,这应该就是爱。

  下午吃过饭,程伟打电话跟我说,要跟我一起双排,我说号上没符文,你自己玩吧,其实我心里想着的,是去找婷婷。

  打车到了婷婷家里的时候,这次我看到的竟然又变成了那个别墅,我左右转头四看,当初那个买西瓜的超市也在,我心说,火葬场和别墅,到底哪个是幻象,哪个是真实存在的?

  敲响了婷婷家的门,没一会婷婷就跑了下来,看到我来之后,她满脸的欣喜,上来就拉住我的手对我说,亮子,你想我了吗?

  我点点头说很想她,然后跟着她就走到了二楼,刚坐到沙发上的时候,婷婷一下子就扑到了我的身上,搂着我的脖子笑嘻嘻的看着我。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闻着婷婷身上那股独特的香味,我有点难以自持,但像婷婷这么聪明的女孩子,当然看出了我身上的异状,尤其是那根擎天柱已经悄然无息的崛起了。

  婷婷眨巴两下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呼扇呼扇的,像是两把可爱的小扇子,她嘻嘻一笑,问我,你是不是想跟我…

  我满脸通红,尴尬的笑了笑,正要说话的时候,婷婷一个猛扑,就让我按在了沙发上,随后顺势骑在了我的身上,看样子就要脱我的裤子。

  我连忙摆手制止她,毕竟老乞丐告诫我,如果跟女鬼发生那种事情,太岁就会离体,太岁离开了我的肉体,那我也就完全没有了抵抗力,届时就连跟婷婷拉手都不行。

  婷婷见我制止她,此刻对我的意思颇为不解,我说这才一天没见你,我就特别想你,让我抱你一会吧。

  说完,我用力的抱着婷婷,让她揽入我的怀中,闻着她那令人迷醉的发香,婷婷似乎也很享受我怀中的温暖,就这么趴在我的身上一句话也不说,静静的享受着此刻的温馨。

  我心想,既然那种事不能做,那亲两口应该没事吧?就像昨天晚上在我家一样,我当时还没有服用太岁,而且还亲了婷婷一口,我好像也没发生什么事吧?

  念及此处,我抱着婷婷的脑袋,趁她不注意亲了她一下,婷婷的脸瞬间变的红彤彤的,而我在亲到她嘴唇的一刹那,脑袋里又像是遭受了一记重击,同时又有许多画面在我脑海中闪现出来。

  一个身着青衫的书生背着包袱从家里出来,天空很阴暗,还下着小雨,书生撑起了雨伞,在雨中回头与自己的娘子告别,看样子书生应该是进京赶考,而书生的打扮,看起来像是明末清初的风格。

  书生的妻子站在房门前,无声泪下,默然看着书生,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路上走好。

  书生转身离去,撑着雨伞,顺着青草古道朝着远方走去。

  我脑中的画面就在此消失了。

  婷婷见我愣了,她问我,亮子,你是不是又看到什么东西了?我没有反应,而是静静的思索着刚才看到的画面。

  过了一会才问婷婷,我说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书生进京赶考,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我以前看过的某部电视剧吗?

  仔细想想,这种情节好像与电视剧颇为相似,但却绝不是某部电视剧。

  婷婷眼带笑意,柔情似水,她伸出玉手抚摸了一下我的脸蛋,随后对我说,你看到的场景,我先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我听婷婷这么说,感觉我脑中闪现出来的画面,一定有玄机所在,当下二话不说,又抱住婷婷亲了一口,而这一次我竟然又看到了一幅画面。

  当初那个进京赶考的书生,已经成为封疆大吏,再次回到家乡寻找自己娘子的时候,却发现娘子早就在一场瘟疫中病死,当他推开房门的时候,屋里已经是结满了蜘蛛网。

  他抱着娘子的灵位哭了很久很久。

  画面在这里又停止了,我心想,这特娘的还真神奇,就像看电影似的。

  而当我准备彻底一探究竟,想要抱着婷婷狠狠的亲她个三天三夜的时候,我的脑袋突然间疼的很,如果不是我吃下了千年太岁,估计我会疼晕过去。

  我发现每次亲完婷婷的时候,每次闪现出画面的时候,我的大脑都会像是遭受了重击一样,疼的很,婷婷抱着我心疼的说,亮子你先休息一会吧,说完,她抱着我的脑袋,躺在了沙发上。

  我的脸就贴在了婷婷的那两团东西上,感觉煞是柔软,煞是舒服,不一会就睡着了,记得有本书上曾经写过一句真理。

  女人,真是个好东西…

  这句话可真他妈对!

  等我睡醒的时候,发觉婷婷躺在我的身边已经睡着了,我从她的衣领口朝里边看去,意外的发现了她今天穿戴的紫色内衣,那雪白的两只大玉兔真心挺翘。

  咕咚一声,我咽了一大口吐沫,当下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响起,他对我说,伸手摸摸看啊,别怕,伸手去摸一下吧,婷婷就算是醒了,也不会生气的。

  而另一个声音对我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你要做这种事情,至少要经过婷婷的同意吧?

  两个声音徘徊良久,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