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13章 失传的绝技

第013章 失传的绝技

  我感觉这个穿中山装的男子和那个穿旗袍的少女非常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我闭着眼睛,努力思索,想了良久之后,我朝着楼下飞奔而去!

  我记得婷婷家的一楼,挂着一幅很大的照片,照片上就是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子,和一个穿着旗袍的少女。

  婷婷见我朝楼下狂奔,当下也跟着我朝楼下走来,到了那副大照片下边,我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抚摸了一下,感觉画质比较古朴,不像是刚画的。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我隐约觉得,我刚才亲吻婷婷时所看到的中山装男子,应该就是这副照片里边的。

  婷婷一脸欣喜的问我,你想起来了?

  我一愣,转头问她,我想起来什么了?

  暮然间,婷婷的眼神再次暗淡下去,我说我刚才好像看到照片中的两个人了,你不是说这是你父母吗?我为什么会看到他们?

  婷婷摇了摇头对我说,我现在跟你说任何东西,你都不会明白的,不过我相信你很快就会感悟出来,我在这里等着你,一直等到你想起所有东西的那一天。

  我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门,当下默然不语,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又将婷婷揽入怀中,或许我的身世扑朔迷离,或许我身上也有很多故事,但我知道,这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

  这需要一个过程,举个简单的例子,就好比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OX,你不可能连裤衩都不脱,直接就上吧?

  而脱裤衩这个动作,就叫做过程。

  晚上回到家,我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眠,我老爸还不住的在外边夸我,说这小子最近变样了,也不整天玩游戏了。

  此刻的我,哪有心思玩游戏?巫山到底有多凶险,鬼才知道,一个月之后就要跟着游尘师傅去盗掘青轮将军的地宫了,我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话说青轮将军这种熟知堪舆之术,懂的天星之谜的高人,他的墓穴会是何等的凶险?我实在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答应游尘师傅。

  仔细想想,一方面可能是为了自己的父母,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和婷婷永远的在一起吧。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来到了青石桥,游尘师傅已经在这里等候我许久了,他见到我之后,直接带着我走进了小树林,并对我说,太复杂的东西,我也不会教你,一时半会你也学不会,我教你几招保命的东西,你个瓜娃子可得好好学。

  我点了点头,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游尘师傅穿着一个清凉的大裤衩,走到了一颗粗壮的杨树下对我说,地宫之中,流沙毒烟数不胜数,而机关往往就设在脚下,现在我教你一招盗天宫。

  盗天宫?我嘴里嘀咕了一句,想不明白这是在干什么,正在我思索之际,游尘师傅忽地往后一跃,这动作幅度太大了,我正以为他要摔一个正儿八经的狗吃屎时,突然他腰部发力,双腿呈五龙绞之势,迅速盘在了树干上。

  我说这有什么奇特的?话音还没落,师傅双腿连连抽动,竟然像是一条绳子似的顺着杨树倒爬了上去。

  没错,是倒爬,头朝下,脚朝上,而且爬动之时,丝毫不用手,完全借助的腰部力量和腿上的功夫。

  这倒是让我惊讶了,爬树我会,用脚爬,那我真心不懂,我问他为什么要教我这个。

  师傅说,将军级别的古墓地宫中,必有龙楼宝殿,既有宝殿,就必有支撑大殿的柱子,这柱子大多都是千年柳木,坚硬异常,更有甚者,会用铜柱来支撑,如果我们进入青轮的地宫当中,一定要先探查仔细,避免触碰机关。

  我说趴在柱子上就没事吗?万一柱子上抹的有502呢?

  游尘师傅一愣,问我,502是啥?

  我呃了一声,连忙摆手说没什么,师傅继续说,青轮此人非同小可,我们一定不能大意,他的龙楼宝殿中,定然埋藏着数不尽的宝物,但同样也会充满陷阱,唯有支撑大殿的柱子不可能做太多的机关,毕竟这是用来支撑宝殿的,如果镂空太多地方,柱子会禁不住重量而断裂的。

  然后他就开始教我技巧,话说我原本以为自己不行,但我在试验了一两次之后突然发现,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羸弱的屌丝撸管男了,我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我心想,难道是千年太岁改造了我的身体吗?

  中午我理所当然的带着游尘师傅去搓了一顿烤鸭,吃的这货满嘴是油,还不住的吸吮手指,那动作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他要不是我师傅,我一定一脚让他踹飞。

  学了一整天,我算是掌握住了技巧,也明白了这一招的作用,如果进入龙楼宝殿当中,需要拿走什么陪葬品,假如不敢肯定地面有没有设置陷阱机关的话,这个方式是最保险的,可以一直游走在各个柱子上,以确保自己不会触碰机关,当然,游尘师傅说,这只是入门。

  第二天,他教我屏息之术,据说这一招在古代叫做龟息术,有的盗墓高手是利用自制药物,让自己的呼吸控制到很低的频率,在遇上毒气,或者气流不畅通的情况下,能够多抗一会。

  这几天让我真心累够呛,总是这货一直不停的训练我,最后的几天里,他对我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身轻如似云中燕,跃上金鞍马不知,我学历不怎么高,但这句话我仔细品读了一下,感觉应该是关于轻身功夫的。

  具体点讲,应该就是所谓的轻功了,我一脸欣喜的问他,师傅,你要教我轻功?

  他认真的点了点头,我正要裂开大嘴笑上一段时间,他的下一句话犹如一盆冷水彻底浇灭了我的幻想。

  他说所谓的轻功,并不是像你在电视里看到的那样,说飞到哪就能飞到哪,那都是扯淡,真正的轻功,只能在一时半会改变自己的身体质量,让重量变轻,但这就需要掌握一种东西。

  我连忙问,需要掌握什么?

  他猛跑两步,一脚踹在杨树的树干上,借助这一下的反弹力,朝着相反的方向弹去,最后评论的落在了…

  尼玛,竟然落在了一根树枝上,那树枝细的就跟屌毛一样!哦,我这么说,可能不太高雅,那树枝细的就跟毛衣针差不多,这货竟然能站在上边?

  我当即就瞪大了眼睛,咕咚一声咽了口吐沫,我第一次感觉师傅是个高人,可以说是什么都懂,各个领域都有接触。

  站了约莫十几秒,他一弹腿,跳了下来,我说师傅你真牛逼!怎么做到的?教教我啊?以后偷看隔壁寡妇洗…不是不是,以后我就能利用这招来帮助师傅做更多的事情了。

  卧C,一不小心差点说了实话。

  这一次,他微微挑动嘴角,以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意味深长的说,这就需要你掌握一种东西,气!

  哦,我点了点头,这个气我懂,但具体怎么掌握,那就要看师傅的本事了。

  差不多就这样过了半个月,这家伙几乎是每一天都会教我一种新姿势,等等…不对,不能这么说,应该说游尘师傅每天都会教我一个新绝技,恩,对,是这个意思。

  而剩下十天左右的时间,这货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朱砂,狼毫,拂尘,还有黄纸,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用来画符的。

  我拿起一个画好的符咒,左右摇晃了几下,感觉很是奇妙,这种符咒我在林正英的僵尸片里看多了,我知道肯定是对付古墓里边僵尸的。

  我仔细看了半天,也没看懂这符咒上画的什么,就问师傅这个符咒是干啥的?

  师傅还没来得及说,我抱着一种试试看的态度,啪的一下就贴到了师傅的脸上,我心想这贴到人脸上,应该没事吧?毕竟这是对付僵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