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16章 即将解开的封印

第016章 即将解开的封印

  我咬了咬牙走上前去,抱起了小丽,在抱起她脱离木凳的那一刻,她空洞无神的眼睛中,再次拥有了神彩,她的脸上终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由于她只有一半身子,我抱着她感觉比较轻,我说小丽姐,我把你抱出超市就可以了吗?

  她点点头,笑了笑对我说,是的,小亮,真是太谢谢你了,我被困在这里二十年了。

  我一边抱着小丽往外走,一边说没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草,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感觉以前在校时期,曾经学雷锋的时候经常这么说。

  小丽摸了一下我的脸蛋,一脸欣慰的说,当年那个小娃娃,现在长的这么俊俏,小亮,你把我放在门口就行了。

  我把小丽抱了出来,到了门口的时候,我说我就把你放在地上就可以吗?

  说话间,小丽挣脱了我的身子,随后她竟然凭空的漂浮在了空中,而且高度和我的身高差不多。

  她笑了笑对我说,我肉身没有腿,但我的灵魂有啊,我仍然可以站立的。

  我惊讶的老半天说不出话,以我现在的修为,想要看到鬼魂刻意隐藏的东西,那还真不容易,就是某些幻象我都看不穿。

  我说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

  小丽点点头,又对我笑了笑说,小亮你先忙你的事情去吧,不用管我了。

  我重新回到了婷婷的家门前,这次敲门过后没多久,婷婷就来开门了。

  打开房门一看,我去,绝对是屌丝福利啊,婷婷裹着浴袍直接就出来了,那白花花的大腿以及裸露的香肩,真叫一个性感。

  我说婷婷你真美,婷婷掩嘴一笑顺势挽住了我的胳膊,闻着她身上那股独特的香味,我真的有点难以自持,某个特殊部位又开始有了反应。

  但我知道,现在不能跟婷婷发生那种事,不然太岁会离体,到了婷婷家里,婷婷对我说,她现在很害怕,不敢一人继续呆在家里了。

  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卫生间里的东西好像快要出来了,她很担心,也很害怕。

  我记得第一次来婷婷家里的时候,她就跟我说过,不要让我去卫生间,不然后果很严重,如今我有太岁护体,我心想应该没事吧?

  想到这里,我对婷婷说,要不我把卫生间的门打开看看?看看里边到底是什么东西?

  婷婷连忙摇头,她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恐,她不停的劝阻我,说卫生间里边的东西,咱俩我俩都没有能力对付。

  我说,卫生间到底有啥东西?你告诉我。

  婷婷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才对我说,这东西不是我不告诉你,是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尤其是不能让你看到他,不然你们一定死拼到底的。

  这一刻,我有点奇怪,如果说卫生间里的东西非常凶险,那婷婷为什么一直住在这里?

  难道她以前不怕吗?或者说是以前卫生间里的东西被彻底封印,现在快要冲破封印了,婷婷有些害怕?

  我说那怎么办?我明天就要走了。

  婷婷说,亮子你要去哪?方便带上我吗?

  我想了许久,心说这次去盗发青轮地宫,也不知道会有多凶险,我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问题,要是带上婷婷,那岂不是更危险了?

  我宁愿自己死在青轮地宫,也不愿意婷婷跟我一起去。

  这时候婷婷看出了我脸上的抑郁,她双手抱住了我的脑袋,强行让我的眼睛看向她,然后她认真的对我说,亮子,如果你爱我,就请你跟我说实话,好吗?

  我叹了口气,我不想骗婷婷,真的,我爱她,我不想骗她,我说我这次去,是要跟着一个老乞丐盗墓,他好像是道家传人。

  婷婷一愣,然后说,盗墓?你好端端的为什么去盗墓?

  我当然不能说我为了能和婷婷OX才去盗墓的吧?那样的话,估计这一辈子都别想跟婷婷OX了,我说我是想跟你永远的在一起才去的,好吧,这绝对是比较善意还无伤大雅的谎言。

  话音刚落,婷婷就说,不对劲,如果是道家传人,他们一定不会去盗墓,这是道家先祖规矩。

  这次倒是换我发愣了,这道家规矩,游尘师傅还真没跟我说过,我俩之间看似是师徒,但整天在一起,我就是嘻嘻哈哈没大没小的,根本没啥规矩可言啊?

  我说,别的不管了,反正都已经决定了,明天就跟师傅走。

  婷婷突然钻进了我的怀里,双手紧紧的环抱着我的后背,她万般不舍的小声对我说,亮子,我不舍得你走,我好想你留下来,永远的陪着我。

  我说我这次去盗墓,就是为了能和你永远的在一起啊。

  顷刻间,婷婷忽然抬头对我说,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我说不好还能帮到你呢。

  我一愣,连忙说不行,我说这次去盗的墓,据说是当年曹操帐下摸金第一人,青轮的墓穴,青轮这个人不但懂的盗墓,还懂驱妖捉鬼之术,他生前盗了那么多的古墓,肯定得罪了不少的阴魂,而他死后,肯定也会在墓室里设置许多镇魂法器,你跟着我去,太危险了。

  我话刚说完,婷婷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扑哧一声就笑了,她笑嘻嘻的对我说,亮子呀,看来你已经知道我是什么身份了?

  我憨厚的笑了笑,伸手挠了一下后脑勺,同时婷婷又扑进了我的怀里,她说,亮子你真好,还是像以前那么爱我,到如今也不介意我的身份。

  婷婷胸前两团柔软的大玉兔顶我很难受,我感觉小腹有一阵热气上涌,这种感觉在这段时间愈发明显,可能是我服用的饮血太岁是至阳之物吧?

  我想推开婷婷,但却有点不知道怎么下手,婷婷笑嘻嘻的对我眨了眨眼,我知道,这动作绝对是在放电。

  她笑嘻嘻说,亮子你想干吗?

  听到这句话,我差点就让婷婷推倒了,记得婷婷上次是问我了一句,你想干嘛?而我当时回答了一个字,想!

  这次婷婷直接说的是,你想干吗?很明显,跟上次的意思不一样,而我却不敢说出那个想字。

  我说,婷婷我虽然很想跟你发生点不太正当的男女关系,但那个老乞丐说了,我现在还不能碰你,你给我点时间,等我盗发了青轮的地宫,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婷婷嘻嘻一笑,对我说,好啊,我等着你,这句话刚说完,她就趴在了我的耳边,红唇微动,悄然说了一句,我喜欢在上边哦…

  临走的时候,我对婷婷说,你要是不敢继续住在家里,那以后就住我家吧,只要不让我爸妈看到你就行。

  婷婷说可以吗?我说当然可以,随后我就领着婷婷回到了家里,在路上,我尽量不去跟婷婷说话,因为我知道别人是看不到她的,而我要是给她说话,旁边的人肯定以为我是个喜欢跟空气说话的神经病。

  这一夜,我搂着婷婷入眠,闻着她身上迷人的发香,我睡的很安稳,只是半夜里,我总感觉自己胯下有一只小手在摸来摸去,早上醒来的时候,婷婷脸面红潮,略微害羞的看着我。

  我说你昨晚干什么了?她一歪头,像个鬼精灵似的说,没什么呀,我就是摸了摸而已,嘻嘻。

  我摇了摇头,说婷婷的欲望可真不小,可婷婷立马反驳说,不是这个原因,因为昨晚有好多野鬼都漂浮在窗外,他们很想进来,但是又不敢靠近你,我比较害怕,所以才想抓住你。

  我实在是哭笑不得,我心想婷婷要是害怕,想抓住我的话,那抓我的手不行吗?搂着我的脖子不行吗?还非得抓我下边?还抓了整整一个晚上?不对,是摸了整整一个晚上…

  翌日,我整装待发,并带上了三千块钱,早早的去了青石桥,但在路上,我却总感觉有点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