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17章 巫峡十二峰

第017章 巫峡十二峰

  今天这天气很不错,风和日丽,阳光普照,但这阳光照在我的身上,不但没有一丝温暖的感觉,反而却十分寒冷,我甚至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喷嚏。

  到了青石桥遇上师傅的时候,他猛的一皱眉头,然后大声喝道,你是谁?

  我特么当时就愣住了,我说我是张亮啊,你的宝贝徒弟啊,师傅你怎么了?

  师傅没有回答我,而是继续说,刚跟踪我徒儿,找死!说话间,师傅甩手从怀里祭出一道符咒,那符咒见风就涨,等飞到我面前的时候,已经有脸盆大小了。

  此刻忽听一声大人饶命,我的背后突然显出了一个女鬼,我回头一看,卧C,竟然是婷婷。

  我那叫一个郁闷,我问她,婷婷你干嘛跟着我?

  婷婷说她不想一个人呆在家里,她会感觉害怕的,卫生间的东西快要苏醒了,等他醒过来,谁也拦不住。

  游尘师傅正要下死手来收拾婷婷,我连忙拦住了他,我说师傅您老先消消气,这就是我喜欢的那个女鬼,你可别一不留神给弄死了。

  师傅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点头道,恩,颇有几分姿色,还不错,瓜娃子,跟着我好好干,这一次盗发了青轮的地宫,你就能永远的和她在一起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师傅就说了一句,小妮子,你大白天的跟踪我宝贝徒弟是非常消耗法力的,来,我先让你收进阴阳伞中,等到了晚上再把你放出来,可好?

  师傅拿出了阴阳伞,那个伞上边是一个阴阳太极图案,至于这把伞具体的作用,师傅还没跟我说过,婷婷看到了阴阳伞,吓的在背后抱住了我,抱的紧紧的,我看她一直摇头,就说,师傅啊,你还有别的办法不?婷婷有点害怕。

  师傅说她是魂魄,白天阳气最为强烈,最好还是先躲进阴阳伞,不然她暴晒在阳光下,阴气会消耗的很快,这会影响她的修为。

  我心说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冷呢?原来是婷婷在我周围,由于阳光暴晒,她的阴气加速流失,所以我才会感觉到冷。

  我转过身去,抱着婷婷说,婷婷别怕,你如果非要跟着我一起去的话,那就先进阴阳伞吧,阴阳伞我随身携带,谁都不让碰,你看行不?

  婷婷想了一会,这才乖巧的点头,师傅打开了阴阳伞,婷婷瞬间化作一道青光飞了进去,当师傅合上阴阳伞的时候,我二话不说,上去就把伞抢了过来,揣进自己怀里。

  我们做火车先到重庆,在火车上,师傅一声不吭,由于他还是那一身老乞丐的装束,而且头发更脏了,身上的气味更重了,他周围的乘客都跑的远远的,倒是给我俩空出来了很大的地方。

  到了重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说师傅要不咱先找个旅店住下?我身上虽说没多少钱,但住个旅店吃个便饭还是不成问题的。

  师傅的眼中闪出了狂热的光芒,他摆了摆手说,不去了,我们现在就赶往巫山县。

  一路上,我都是紧紧的抱着阴阳伞,车上的乘客看我的时候,都用着一种异样的眼光。

  等我们到了巫山县大宁河的时候,天色差不多已经晚了下来,我说,师傅你看天快黑了,我们既然已经到了目的地,那就找家旅馆休息一下吧。

  师傅这次倒是没有意见,找旅馆这种事,我比他擅长,找了一家小旅馆之后,我到房间才打开阴阳伞,婷婷从里边跳了出来,瞬间就抱住了我,还笑嘻嘻的问我又没有想她。

  我说当然想了,一整天都在想你呢。

  就在我打算摸一会婷婷的时候,师傅突然敲门了,我打开门之后,师傅说,徒弟,今晚早点休息,我们明天早上从坐船走水路,从巫峡去目的地。

  卧C,水路?巫峡全长四十多公里,从水路去青轮地宫?那得多久?巫山只是巫峡这片山脉的统称,而组成的山峰有很多,巫峡两岸最著名的就是十二峰。

  这十二峰便是北岸登龙,圣泉,朝云,神女,松恋,集仙六峰,南岸飞凤,翠屏,聚鹤,净坛,起云,上升六峰,总共为十二峰,而在这十二峰中,最为有名的便是神女峰。

  我心想,难道青轮将军的地宫会是在这十二峰当中吗?当然了,巫峡两岸的山峰实在太多太多,我不确定会不会在这十二峰当中。

  师傅没有多说别的,交代完让我早点睡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屋里只剩下了我跟婷婷,等我关上了房门,婷婷在背后噌的一下就跳了过来,然后抱住我,就开始用力的亲我。

  我正做好准备迎接头晕的感觉,可这次和婷婷亲到一起之后,我的大脑中却没有闪现出画面,不过我没有在意这些细节。

  当下抱着婷婷来到了床边,我说婷婷我有点饿了,刚才没吃饱,我下去买点东西吃,你要吃吗?我给你带点。

  婷婷说,不要,我不饿,但我要跟你一起去,嘻嘻,好不好呀?

  反正就是出去吃个宵夜,我心想就带上婷婷吧,毕竟平常人是看不到她的,我也没什么可担心。

  我走在前边,婷婷跟在我的后边,我不是不想拉她的手,我是怕别人感觉我是神经病,到了饭店的时候,我点了一份盖浇饭,便坐下来等待。

  就在等待之时,一股独特的味道传进了我的鼻孔,话说最近我跟师傅学习了很多失传的绝技,我当下就闻出来了不对劲!

  传进我鼻孔里的味道,正是泥土的味道,但这泥土却非一般的泥土,而是古墓地宫中的泥土,师傅说过,平常的泥土闻起来有种土烟味,而在地宫中的泥土,却是有点霉腥味。

  不过这种味道不是很明显,一般人闻不出来,我也是因为身上扎根了千年太岁,五官才会超脱常人。

  我顺着味道看去,门外走进来三个大汉,看样子颇像民工,但我知道,在这朴实的伪装下,他们三人百分之八十就是盗墓贼。

  话说,我跟师傅来盗墓,也该算是贼了吧?…

  我心说这巫峡果然深埋古墓大藏,不仅吸引来了盗墓高手,同样也吸引来了民间的散盗,也可以称作是野盗。

  婷婷见我注意到了那几个人,便问我怎么回事,而我对她回话的时候,当然不能转过头,不然平常人看到了,还以为我在对空气说话。

  我就坐在原地,浑身一动不动,甚至连嘴唇都不动,我告诉婷婷,说那三个人应该是盗墓的,你去他们旁边偷听一下,看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这一招,是师傅交给我的腹语之术,说话时,嘴唇完全不用动!只需要控制腹中气流从鼻腔中出来的节奏,就能成功的发音,只是说出来的话听起来会有点沉闷,但不会影响交流。

  婷婷点头说好,然后就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坐在了三个人的旁边,把胳膊放在桌子上支起脑袋,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

  我看到这个场面,差点就要笑喷了,因为我是能看到婷婷的,而别人看不到,我眼中的画面实在是太滑稽了,婷婷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坐在他们三个人的旁边,而那三个人说话声音刻意放小的时候,婷婷竟然还像个调皮的孩子一样,也把自己的脑袋伸过去,与他们凑到一起去偷听。

  那三个人聊的热火朝天,殊不知他们的聊天内容已经被婷婷全部获知了。

  过了一会,等那三个人点的菜上来之后,我对婷婷眨眨眼,示意她回来,然后问她都听到了什么。

  婷婷嘻嘻一笑,对我眨巴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她笑着说,亮子,你先亲我一下,我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