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18章 提着花灯的小孩子

第018章 提着花灯的小孩子

  我顿时一愣,连忙用腹语之术对婷婷说,这样不太好吧?大庭广众的,婷婷一歪脑袋,笑嘻嘻的说,你不亲我就不告诉你,嘻嘻。

  我实在是无语了,心说婷婷怎么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似的,这么调皮,但我不能轻易去亲她,因为别人看不到她,如果我伸出了脑袋,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我不想餐厅里的人看到我嘟着嘴伸着头,然后对着空气深情的亲吻,那样不被当成神经病才怪。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要脱下了衣服,然后又装作有点冷的样子穿上了衣服,但在穿衣服的时候,我刻意让衣服扬了起来,甩到了我的头顶上,当衣服盖住我脑袋的时候,我迅速抱住婷婷,用力的亲她了一口,还舔了舔她温软香滑的小舌头。

  然后我就赶紧掀开衣服,穿在了身上,尼玛,这场面回忆起来,我都想给自己鼓掌,我真是太特么机智了!

  我说好了,婷婷你该告诉我他们谈话的内容了。

  婷婷坐在旁边,有点脸红,可能她感觉刚才那一瞬间的画面实在太过于经典,现在还有些难以自拔,回味了片刻,她点点头,然后靠近了我的身子。

  她说刚才那几人想去巫山里盗墓,而且好像是去巫峡南岸的起云峰,说是要盗发一个帝王的陵寝。

  我用腹语之术告诉婷婷,我说来巫峡盗王陵的,都是傻吊,师傅说过,自古以来那些千古帝王的陵寝的布局都会精心设计,尤其是风水一说最为重要。

  而巫峡之中,古墓林立,再好的风水格局也禁不住这么整,所以埋葬到这里的人,应该都是那种见不得光的人,因为巫峡这里地势险峻,山川崎岖,不用担心被盗墓贼光顾。

  当然这里所说的盗墓贼也只是民间散盗,遇上高手,照样能够找的出来。

  婷婷点了点头,然后我又问婷婷,那几个人说什么时候出发了吗?

  婷婷说他们今晚吃过饭,连夜过去,我不露声色的点了点头,心说他们今晚走,我们明天走,时间上是错开了,想来应该不会碰到一起。

  匆匆的吃过饭,我带着婷婷准备回到旅馆,但是婷婷猛的来到这种异域小镇,好奇心突发,非要让我带着她逛夜市。

  我说不行,咱们明天还有正事呢,婷婷拉着我不依不挠,非要逛夜市,到最后还给我撂下了一句狠话。

  她一歪头说,今晚你要不带我逛夜市,以后我就不让你上。

  尼玛,我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这也太…

  说真的,我不是为了上婷婷才带她逛夜市的,我是为了我俩之间纯洁的爱情,恩,你们懂的,所以我决定,还是带她逛逛吧。

  毕竟寂寞是一种人人都怕的东西,每个人都惧怕空虚,惧怕寂寞,一个人独处在无穷无尽的黑暗当中,那是一种令人痛苦的折磨。

  走在这小镇子上的夜市摊前,各种小商品琳琅满目,街道上有很多小孩子来来回回跑动着,戏耍着,他们手里大多数还提着花灯。

  婷婷看了一眼那些小孩子,然后转过头来,挽住我的胳膊笑嘻嘻的说,亮,我也想要花灯。

  我说现在又不是灯节,人家小孩子的灯笼是提着玩的,你都这么大了,还跟着凑啥热闹啊?

  可婷婷那股黏人劲又上来了,她左右摇晃着身子说,不嘛不嘛,我要我要我就要…

  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说好好好,我现在就给你买,现在就给你买,我的姐,我的大姐,我的亲姐,我怕了你,好吗?

  我拉着婷婷走在夜晚的街道上,顺着街道我看了良久,只发现街道两侧都是卖什么风味小吃的,要不就是卖玩具的,还有一些什么木雕。

  至于花灯,我真心没找到在哪卖。

  逛了好久我还没找到,此时我瞧瞧的斜眼看了一下婷婷,婷婷略微嘟着小嘴,满脸的失落,像极了一个小女孩,我的心里一阵悸动,心说无论如何,也得给婷婷买个花灯。

  既然眼中看不到,那就从嘴中进行,这是师傅教给我的,不知道的地方,不知道的东西,可以问别人。

  我找了几个地摊老板打听了一下,他们听说我买花灯,都是一愣,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现在没有卖花灯的。

  可我就纳闷了,我说,可我刚才在大街上看见了几个小孩子,手里还拿着花灯呢。

  那几个地摊老板一愣,相互之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又问我,拿着花灯的小孩子?在哪?我们怎么没看到?

  此话一出,我顿时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赶紧转头四看,发现那几个提花灯的小孩子已经不见了。

  此时回想起来,那几个小孩子的造型颇像…颇像那种穿着红肚兜的鬼婴…

  我真是越来越震惊了,自从我服用了千年太岁之后,我发现我总是能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婷婷能看到那几个提着花灯的小孩子,这很正常,因为她也是鬼。

  而我一个正常人,居然也看到了?

  刚才那几个地摊老板说的话,婷婷也听到了,我捏了一下婷婷白皙软滑的脸蛋,安慰她,我说婷婷听话,别闹了,我们可能遇见什么不寻常的东西了,还是赶紧回去吧?

  婷婷没有买到花灯,心有不甘,但还是嘟着小嘴点了点头,毕竟这是不是老家,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而且川地这里的方言,我也只能听懂一部分,并不是全懂。

  我拉着婷婷顺着街道往前走,快回到旅馆的时候,路过了一家棺材铺,棺材铺里灯光昏暗,屋里应该是只点了一盏煤油灯,门口坐着一个老头正在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

  本来我是没有多想的,拉着婷婷继续走,可当我走到那个老头面前的时候,他却突然说话了。

  他说小伙子,你想买花灯是吧?

  卧C,当时我吓了一跳,因为他坐在黑暗中,我完全看不清他的脸,完全看不清他身上的衣服,如果不是他在抽着旱烟,如果不是那烟火一明一暗的,我还真以为这就是个死人或者就是个雕塑。

  婷婷突然间往我身后列了一下身子,同时又抓紧了我的手,看得出来,婷婷有点惧怕这个黑暗中的老头。

  我本来不想说话,想拉着婷婷赶紧走,但棺材铺门口的老头继续说,小伙子别怕,我没有恶意,你想要买花灯的话,我这里有,可以送你一个。

  人家把话都说的这么诚意了,我也不好意思不鸟他,我转头对他说,你为什么送我花灯?

  黑暗中传来了嘿嘿的声音,然后他站起了身子,朝着我走了过来,慢慢的,我才看清了他的容貌,那一刻,我发誓我差点往后跳。

  这个老头的双眼之中,竟无眼珠!也就是说,他眼眶中全部都是眼白,婷婷在我背后颤抖的更厉害了,我下意识抓紧了她的小手,示意她不要怕。

  老头在这一刻突然转头对着棺材铺里边喊道,你们都出来吧。

  老头话音一落,棺材铺里顿时跑出了五六个穿着红肚兜,提着花灯的小孩子,我仔细一看,原来这几个就是刚才我和婷婷在夜市摊看到的那几个小孩。

  我渐渐的明白,这个老头并非凡人,他是正是邪,我也不太清楚,只得静观其变。

  老头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放的很柔和,他说你不要害怕,这些都是我的小孙子,他们无家可归,我就收养它们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出去害人的。

  我哦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头又对我说,也算是我老头子求你一件事,我今晚送你一个花灯,求你高抬贵手,不要伤害我这些小孙子,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