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19章 女鬼和女人的区别

第019章 女鬼和女人的区别

  我当场一愣,然后说,我为什么要伤害他们?呵呵,你想多了,就是因为我的女朋友想要个花灯,别的事情我不会多管的。

  老头听我这么说,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浮出了笑容,看得出来老头刚才对我说话的时候,心情也是很紧张,或许他能感受到我体内的千年太岁,或许他认为我是一个降妖捉鬼的高人,或许他很惧怕我抓走他的小孙子。

  老头转身走进了屋里,屋内瞬间火光一片,我站在门口朝里边看了一眼,老头让一个扎好的纸花灯投入了火盆当中,大火燃起之后,没多时便重新熄灭。

  老头伸手在纸灰中摸索了一会,下一刻从火盆中提出了一个崭新的花灯,走到我的面前,笑眯眯的递给了我。

  婷婷有点不敢接,我说没事,拿着吧。

  临走时,老头又叫住了我,对我说,小伙子,我看你是个好人,我想提醒你一句,饮血太岁虽乃世间灵物,但它的副功效,你可知道?

  我一愣,心说这饮血太岁还有副功效?没听师傅说过啊。

  老头继续说,饮血太岁入体,能让你力能扛鼎,智谋无双,同样也会百毒不侵,但这饮血太岁在你身体里扎根多年之后,便会慢慢吞噬你的鲜血,直到最后,会被太岁反噬而死,你可知道?

  我靠!

  我特么腿一软,差点就倒下了。

  游尘师傅当初喂我服下千年太岁的时候,他怎么没跟我说这个?

  扎花灯的老头看到我的表情,显然也明白了我不懂这个饮血太岁的功效,我说这是真的假的?

  老头稍稍弯腰,略微恭敬的对我说,此话绝对当真,只是一般人并不知晓饮血太岁的副作用,世人只知这饮血太岁乃上古灵物,却不知它也有着阴毒的一面。

  我说那我将来该怎么办?说实话我有点担心,就算这次成功的盗发了青轮地宫,就算这次成功的得到了青轮胸前的玉璧,那我过几年仍然会死在太岁反噬之下,这还有个毛用?

  我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能和婷婷永远的在一起吗?

  想到了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在婷婷家里的时候,婷婷曾说过,道家从来不会去盗墓,这是先祖定下的规矩,其二,也是我突然想到的,师傅是个高人,他定然知晓这千年太岁的功效,如此神品为什么说送就送呢?他为什么不自己服用呢?

  难道他自己知道这饮血太岁的副作用?

  如果他知道的话,还特意让我把饮血太岁服用了,那岂不是要害我?想到了这里,可另外一个问题又出现了,如果他还害我,干嘛还教我风水秘术以及驱妖捉鬼等绝技?直接给我一瓶毒药干掉我不就行了?

  我的大脑中犹如一团乱蓬蓬的线团,我理不清头绪,扎花灯的老头看到我的表情,不再多说什么,转身领着几个提着花灯的小孩子走进了屋里。

  他临进屋的时候,我连忙伸手问他,老先生,有什么办法可以驱除饮血太岁?

  他淡淡的摇了摇头,口中轻声念叨,没有办法,随后继续朝着屋子里走去,而在我彻底绝望的那一刻,他已经走进了棺材铺,从里边传来了幽幽的一声,如果多年以后饮血太岁反噬你的肉体,届时你可以来找我,如果我还活着,我会帮你的。

  婷婷将走神的我拍醒,我俩顺着大街上昏黄的路灯继续往回走,婷婷说我这个师傅有点怪,我说他怪是怪,但跟他接触了这么长时间,他一直在帮我,还传授我绝技,我想他不可能害我的。

  婷婷说那不一定,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亮子你还是小心点吧。

  我无精打采的带着婷婷回到了旅馆,刚准备躺下睡觉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游尘师傅曾经说过,如果我跟女鬼发生那种事,太岁就会离体,想到了这里,我立马一个激灵,忽然就坐了起来。

  婷婷躺在我的旁边被我吓了一跳,她浑身上下只穿着内衣,因为这旅馆没有空调,屋里有点热,她也跟着我坐起来,拉着我的胳膊问我,亮子,怎么了?

  我当然不能直接说婷婷我想跟你XXOO,那样的话太直白了,我怕婷婷接受不了,同样的,我也说不出来。

  我点了一支烟,想了一会说,婷婷,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女人呢,要不…

  话刚说到这里,婷婷噗嗤一声就笑了,她说你妈不是女人啊?

  我连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还没有见过不穿衣服的女人,然后婷婷一撇嘴对我说,亮子你就满嘴跑火车吧,我那天打开你的电脑一看,里边全部都是那种电影,你还说你没见过?

  哎呀,我的意思是说,我还没在现实中见过不穿衣服的女人呢,我连忙解释,此刻真心感觉有点越说越乱了,其实我就是想和婷婷做那种事,但我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

  婷婷多聪明?鬼精鬼精的,她当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笑嘻嘻的看着我,还对我眨巴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颇有种要勾引我的意思。

  她趴在我的肩膀上,红唇微动对我说,嘻嘻…亮子,你想看吗?

  咕咚一声,我明显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我不敢说是,但同样也不想说不是,我只得轻轻的点了点头。

  婷婷扑哧又笑了,她说亮子你到了关键时刻还会害羞呢,不就是想看看那里嘛,我让你看就是了,反正我早就是你的女人了。

  我感觉脸庞热乎乎的,不是因为婷婷说话时从嘴里喷出的热气,而是我自己的体温骤然上升,她却又对我说,不过嘛,你想看的话,得你亲自动手哦。

  卧槽,这尼玛绝对是天大的挑战啊有木有?

  任凭我这么机智的人才,也想不出什么机智的办法了,想看就伸手去脱,不伸手去脱就别想看。

  过了好久,婷婷好像都有点等了不耐烦了,她说亮子你真是个胆小鬼,快点嘛,我等着你动手哦。

  说完,她还故意分开两条腿看着我,让我浑身又是一阵悸动。

  我心说,我这是在办正事呢,和婷婷做了那种事,太岁就能离体,那我岂不是就不用担心太岁反噬了吗?这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啊。

  想到了这里,我一咬牙,颇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样子,当下就朝着婷婷伸出了狼爪。

  我说婷婷你把眼睛闭上吧,你一直盯着我看,我有点不好意思,婷婷闭上了眼,我这才敢动手。

  我感觉自己的双手都快要颤抖到极限了,好像得了帕金森综合症似的,我自己都控制不住,好不容易完成这一系列超艰难的‘工作’,婷婷就开始哈哈大笑了。

  我说你笑什么?

  婷婷还是一个劲的在笑,两条白嫩细长的美腿时而分开时而合并,真让我心生涟漪,久久不能平静。

  笑了好久,婷婷才说,亮子,你可真是个大笨蛋,你以为我闭上眼睛就看不到了吗?我跟你可不一样哦,我闭上眼睛,还是能够看的一清二楚,你刚才害羞的表情,我全部都看到了,哈哈哈,好可爱。

  我一阵窘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都说女人好骗,这真心不假,但女鬼好骗吗?这个答案一时半会还真不好回答。

  婷婷侧躺了下来,用一只白如莲藕的手臂支撑起脑袋,然后挑逗我说,亮子,来嘛,春宵一刻值千金,说完还对我勾了勾手指,挑逗的神情一览无遗,我当下一个熊扑就窜了上去,正准备让暴风雨来的猛烈一些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