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23章 蛙婴

第023章 蛙婴

  这古道延伸到了半山腰的时候,竟然凭空折断了一节,大约有两丈多远,因为我们是贴着悬崖峭壁而行,右侧是山壁,左侧是悬崖,我们根本无法绕行,要不就想办法过去,要不就退回去。

  在场的两人两鬼当中,也就只有齿三能够飞过去了,其余我们三人是无法通过的,别看婷婷是鬼,可她却没有飞起来的本事。

  而如果让齿三背着我们过去,那也决然不行,齿三是阴灵,它只能带着婷婷过去,我和师傅就要留着这边干瞪眼。

  我说师傅怎么办?

  师傅叹了口气,对我说,我们还是先下去吧,等天亮之后再作打算,晚上行事,却有不便,说到这里,我们后队变前队,由婷婷领着我们原路返回,这次来巫峡,我来的时候买了一个临时帐篷。

  等回到了山脚下的时候,我搭建起帐篷,邀请师傅进里边睡,师傅说他常年露宿街头,还是让我进去睡比较好。

  其实我就是跟他客气客气,我当然想睡帐篷了,虽然这炎炎夏日躺在外边比较凉爽,但晚上的蚊虫也不是吃素的。

  我钻进了帐篷,婷婷也跟随我钻了进来,帐篷本来不大,这下更是塞的满满的,两个人并排躺下都显得拥挤。

  婷婷眨巴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说,亮子我趴你身上吧?

  这…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要是同意吧,显得我太不含蓄了,要是拒绝吧,那估计就太不给婷婷面子了。

  就在我思索之际,婷婷二话不说,已经笑嘻嘻的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本能的用力吸了一口气,因为我怕一会呼吸不畅通。

  但这次婷婷压在我身上之后,我却没有感觉到特别重,可能是婷婷在自己的身体上做了什么手脚。

  帐篷外传来了师傅的声音,他说让齿三今晚就站在我们的周围守夜,如果齿三敢逃跑,那他绝对不会轻饶。

  齿三用力的吼了一声,具体说的什么,我也不懂。

  过了一会,四周都静了下来,第一次在这山谷腹地扎帐篷宿营,感觉还挺新鲜,这跟以前出去旅游不同,旅游的话,至少有安全措施,而现在,如果跑出一头野兽,还得我们自己想办法对付。

  四周的山上不时传出狼吼之声,饶是这样也没有打消婷婷那调皮的想法。

  她趴在我的身上,先是亲我了一口,随后双手像是两条灵活的小蛇一样,不停在我身上游走,不停的抚摸着我的全身,说实话,这一刻我只感觉腹部热气上涌,快要忍不住了。

  我说婷婷你别这样,咱们是出来盗墓的,不是度假,这荒郊野岭的,万一出点啥事,那可怎么办?

  婷婷说怕啥啊,你师傅在外边呢,有什么邪物,他完全能抵挡,我说这话不假,可问题是我怎么抵挡你啊?

  婷婷要是这么一直摸下去,我真的担心我会擦枪走火,可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目前正在办正事,明天上山寻找古墓,说不好还会遇上别的东西,保存体力才是王道。

  可婷婷不依不挠,非要和我亲热亲热,到最后还非要让我摸她,我要是不摸的话,她今晚就一直给我捣乱,不让我安心睡觉。

  我可真算是举双手投降了,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让这罪恶的双手伸向了那高昂的山头。

  尼玛,想想我可真机智,得了便宜还卖乖,摸了婷婷还装好人。

  又跟婷婷嬉闹了许久,我困意上涌,渐渐的睡着了,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一阵毛骨悚然的哭声传入我的耳中,我吓得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那哭声像是女人们极为惨烈的叫喊声,又像是婴儿不停的啼哭声,而我旁边的婷婷,早就吓的捂住了耳朵,让脑袋埋进我的怀里。

  我伸手搂住了婷婷,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拍打她的后背说,婷婷别怕,有我在呢。

  安慰过了婷婷,我走出帐篷,正好看到师傅与齿三站在湖水边,朝着湖面不停的观望。

  我走了过去问师傅,这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婴儿的哭声?

  师傅摇了摇头说他也不知道,毕竟师傅牛逼归牛逼,但他也不是宇宙百科全书,这世界上肯定也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过了一会,大地开始颤抖,平静的水面上也开始荡起一波一波的涟漪,借着明亮的月光,我看清了师傅脸上的表情也是略微恐慌。

  我知道师傅应该不是害怕,而是担心这次又遇见了什么超乎常识的东西。

  我担心婷婷一个人在帐篷里会害怕,就让她喊了出来,牵着她的手让她一直呆在我的身边。

  过了一会,湖面上的水波越来越多,我心想该不会从湖里跳出一只大水怪吧?

  那些婴儿的哭声越来越大,听起来好像是在空中传来的,又像是在山林里传来的,师傅已经取出了浮尘,以备不时之需。

  我说师傅你还有武器不?给我一把。

  师傅一愣,从身后的包裹里摸索半天,最后给我了一把短剑,尼玛,剑刃只有二十多公分长,加上剑柄,整把剑也就是将近四十公分。

  我说,师傅你有没有大家伙?越大越好,师傅白了我一眼说,这可是西夏时期的宝剑,叫做夏人剑,当时被称作天下第一剑,享有很高的名誉,锋利无比,你可要小心点。

  我刚说一声好,顿时湖水的颜色开始变黑,不一会完全变的漆黑如墨,师傅说小心,可能有东西要出来了!

  话音刚落,在这湖水边上竟然爬上岸了许多…许多…

  那东西猛的一看像癞蛤蟆,但仔细一看却又像个婴儿,并且大小与婴儿相似,只是那些所谓的婴儿浑身漆黑如墨,背上还有一些类似于鳞片的东西,腹部雪白,脚掌之上还有鳍,应该是方便游泳。

  它们刚一上岸,就伸着脑袋猛吸鼻孔,我知道它们像动物一样,正在嗅觉气味,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可口的食物。

  当他们闻到了我和师傅这种大活人的味道时,那种哭声再次袭来,这次的哭声比之刚才更为尤甚,甚至有铺天盖地之势,整个山谷中都是那种像女人又像婴儿的哭声!凄惨无比。

  但我仔细一看,那些蛙婴的声音虽然听起来像是在哭,但狰狞的脸上却是露着笑容,尤其是露出来的几颗尖锐的牙齿上还挂着令人作恶的粘液。

  看那蛙婴浑身漆黑如墨,此物定然身含剧毒,如果被咬上一口,估计大罗金仙也难以招架,虽然我有太岁护体,但我真心不想那些蛙婴带有黏液的嘴巴亲密的给我来一口。

  刚上岸的蛙婴已经朝着我们爬来,而且速度不慢,后边陆陆续续继续从湖水中涌出大量的蛙婴,而且哭声更加惨烈,师傅大惊失色,连忙对我们说,快往山上走!

  师傅在降妖捉鬼上是个高人,但在对付这种并非是鬼魂的邪物之时,却有些无能为力,我一边跑一边后悔来到这里。

  后边的蛙婴紧紧的追赶着我们,我牵着婷婷的手一直跑,婷婷秀眉微蹙,跑的时候有点慢,她说肚子有点疼。

  我不敢发愣,只是心想她肚子为什么会疼?难道女鬼也会来大姨妈吗?如果真的会来,那么也是一个月一次吗?

  想来这青轮也真非凡人,他不但奴役阴灵为自己守墓,同样也不知道如何用巫术或者别的方术弄出这些蛙婴来守卫墓地。

  这个方法真心狠毒,这些蛙婴算不上鬼魂,所以青乌之术,降妖捉鬼的秘术对这种蛙婴根本不起作用,青轮这一招,可谓是保险加三级。

  眼看我们渐渐的跑出平坦的地区,马上要跑到山脚之下了,这里没有道路,只有密密麻麻的藤蔓从山顶上延伸下来。

  那些藤蔓也不知是何物种,更不知生长了多少年,师傅大声对我说,爬上去!快!

  我转头看了一眼后边的蛙婴,心里真是悔恨极了,下次如果还有机会盗墓的话,老子一定带上一杆加特林机关枪,他妈的再遇上这种不是鬼魂的邪物,老子一口气射的他们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