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24章 女鬼救了我

第024章 女鬼救了我

  我让婷婷趴在我的后背上,在后边抱住我,当下一个猛窜抓住了藤蔓,朝着山顶上爬去,师傅也是将浮尘咬在嘴里,赶紧往上爬。

  最轻松的莫过于齿三了,他振动双翅,缓缓的飞行在我们的后边,看样子像是在保驾护航,那些蛙婴中不乏爬的快一些,此时已经趴到了藤蔓的根部,顺着藤蔓爬了上来。

  我低头看了一眼,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你大爷啊!

  这些蛙婴不但会攀爬,而且他们的手心脚心当中,好像还长有类似于吸盘一样的东西,抓在藤蔓上非常牢固。

  而在他们爬过的藤蔓上,已经开始滋滋冒烟了,那肯定是蛙婴身上的剧毒,在腐蚀着藤蔓。

  我说我靠,这蛙婴当真是阴毒无比,若是不小心被咬上一口,那说不好可就真的完蛋了。

  婷婷有些害怕,她趴在我的后背上有些瑟瑟发抖,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后背上有两团柔软的东西在来回轻微蹭着我,当然,此时我并没有心情去享受这些东西。

  现在想想,婷婷肚子疼可能是吓的了,猛的一下看见这些恐怖的蛙婴,比如大脑可能会反应萧条。

  有几个爬行速度非常快的蛙婴已经爬了上来,师傅一瞪眼,当下一手抓着藤蔓,另一手从嘴中取下浮尘,右手一甩,本来柔软的浮尘竟然甩成了一把刀的形状。

  师傅朝着即将攀爬到脚下的蛙婴脑袋上猛砍一刀,只听噗嗤一声,蛙婴脑袋被削成了两段,黑色的粘液溅的到处都是。

  眼看朝上攀爬了许久,我浑身都是酸的,但面对存亡之际,每个人都能爆发出更高的动力。

  我说婷婷你抱紧我,千万不要松手。说完,我低头看了一下旁边藤蔓上渐渐爬上来的蛙婴,当下从腰间皮带上抽出了师傅给我的那把夏人剑,待到蛙婴爬到与我平行的位置之时,待到蛙婴从空中窜起想要狠狠咬我一口之时。

  我猛然一剑,朝着它的口腔刺去!

  这一剑直接给蛙婴的口腔刺了个穿,夏人剑的剑尖从蛙婴的后脑勺插了出来,顿时蛙婴的眼珠开始翻滚,我一把甩掉蛙婴的尸体,继续朝着山顶上爬去。

  但刚才击杀蛙婴之时,不小心让它嘴里的黑色粘液甩到我手上了两滴,此刻那两滴粘液所侵蚀的位置,火辣辣的疼,感觉就好像一颗钉子,正在缓缓的插进肉里。

  饶是我有千年太岁护体,仍然也会被这蛙婴的毒液腐蚀到剧痛,想想这蛙婴究竟该有多毒?

  我一边爬,一边大骂,草他姥姥的,这都什么鬼东西。

  师傅没有吭声,只是在攀爬之际,一直在左顾右看,寻找着落脚点,师傅说得赶紧找个地方停下来,要是就这么一直往上爬,我们迟早会被这蛙婴追上。

  我点头称是,当下也抬着头朝着山壁四周观看,心里急切的想要遇上一个大山洞,哪怕是仅容下我们四人的山洞也行。

  啊——

  我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寻找山洞上,也没有注意脚下,此刻一只悄悄爬上来的蛙婴,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下一刻狠狠的咬在了我的小腿上。

  我一声尖叫之后,握起夏人剑,直接砍掉了那个蛙婴的脑袋,而它的口腔里已经充满了鲜血!

  我知道,那是它在咬到我的一瞬间,吸了一大口鲜血,因为当时我明显感觉到了小腿上传来的一阵冰凉,那是鲜血迅速流失的感应。

  蛙婴这一口,给我腿上咬的鲜血淋淋,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大脑开始眩晕,浑身的肌肉也开始用不上劲,如果不是婷婷的身体非常轻的话,我想我们可能已经掉下去了。

  而在这长满藤蔓的山壁下,放眼望去,那是黑压压的一大片,也不知到底有多少蛙婴,反正借着明亮的月色看去,整个山谷的地面,都被这种蛙婴所占据,如果掉下去,那可比掉油锅里更恐怖。

  我爬行的速度越来越慢,感觉快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了,师傅瞪大了眼睛对我说,徒儿,别睡!给我提起精神!你有太岁护体,只需要忍上两分钟,毒液自然会消除!

  师傅对我吼的声音很大,但我感觉周围却是那么的寂静,那么静,静的能够听到我自己的呼吸声。

  忽然间,婷婷在背后用力的抱着我,她让脑袋从我肩膀上伸了过来,同时伸出玉臂,强行扭动我的脑袋,那一刻,她如两片花瓣的红唇,用力的贴在了我的嘴唇上。

  一条温软香滑的舌头塞进了我的嘴里,那香舌在我嘴里不停的搅拌,不停的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缓缓睁开了眼,看到婷婷正在充满希望的看着我,同时不断用力的亲我,不断用力的让舌头在我嘴里来回搅动。

  身后又有几只蛙婴追了上来,师傅眼疾手快,当下甩出浮尘,将我脚下的蛙婴击落,那蛙婴就像是从山顶上抛下去的石头一样,直勾勾的掉落在了下方蛙婴黑压压的大军中。

  而且更为诡异的是,凡是受了伤的蛙婴,在它们掉到蛙婴群当中的那一刻,立马就会被别的蛙婴所分食!

  妈的,连同伴都能吃的下去!太特么恶寒了!

  也就是婷婷用力的亲我,让我大脑尽量保持清醒的这十几秒钟,我体内的太岁发挥了功效,我明显感觉脸庞很热,不知道是婷婷用力亲的了,还是太岁在清除我体内的剧毒。

  我感觉自己的肌肉慢慢的恢复了当初的感觉,手脚都能用上力气了,耳朵的听觉和眼中的视觉也开始恢复了,当下赶紧背着婷婷再次往上爬。

  我知道,在这危急关头,是婷婷救了我,如果不是她亲上我的嘴,刺激我强行度过这毒液侵占心脏的几十秒,我可能就彻底挂了,等太岁洗净我的身体也没用了。

  有句话这么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走了这么多背运,也该是让我们走点狗屎运的时候了,又往上爬了没多久,便遇到了一个山洞,这洞口的直径有两丈左右,总的来说面积还是很宽裕的。

  师傅,大家赶紧爬进山洞,我让藤蔓砍断,防止鬼婴上山!

  说话间,我们几人已经从藤蔓上钻进了这峭壁上的山洞里,师傅站在山洞口,直接挥动浮尘,将洞口悬挂下去的藤蔓尽数砍断。

  只听到山洞外传来嗖嗖的破风声,我知道那是蛙婴往下掉落时发出的声音,看到有东西从上掉落,山谷腹地中的蛙婴更加刺激了,整个山谷中都弥漫着女人的哭声,我知道它们的哭声听起来越惨烈,就证明它们越高兴,越兴奋!

  到了山洞中,婷婷扶我坐下,我靠着洞壁刚坐下来的一瞬间,婷婷就掀起我的裤腿,摸了几下之后,心疼的问我,亮子,你还疼吗?

  我微微一笑,伸手捏了一下婷婷的脸蛋,这感觉是那么的真实,我说不疼了,完全没感觉了。

  借着从洞口照射进来的月光,我看了一下小腿上刚才被咬的地方,此时那两个被蛙婴犬齿咬出来的大洞,已经在缓缓愈合,而伤口处还在缓缓的往外边流着黑血,我知道,那肯定是蛙婴注射进我体内的剧毒。

  剧毒进入身体,在那一瞬间就猛然侵袭心脏,太岁没那么快的反应,所以我才会有头晕的症状,如果当时我扛不住睡了过去,那心脏停止了跳动,就算太岁将我血液里的毒素清除干净,那也没用了。

  多亏了婷婷那深情的,用力的,救命的一吻!

  太岁已经开始在身体里运转,相信用不了多久,剧毒就会被清洗干净,伤口也会自动愈合,大难之后,我从兜里掏出经常带在身上的小手电,朝着山洞内部照去,想要看清山洞内的情景。

  谁知,这山洞好像深不见底似的,手电的光芒根本照不到尽头。

  我说,师傅我们现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