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28章 兄弟再聚!昔年再回!

第028章 兄弟再聚!昔年再回!

  我当时都快吓傻了,那个阴风组成的人影,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我愣了一下,此时并没有说话。

  旁边几人开始交头接耳,山洞内的阴风也逐渐的停止了下来,师傅也是满脸惊讶的看着我。

  待到那十个人影商量好了之后,最后一个体型略大,披甲持戟的人影再次问我,将军,你还记得我吗?当年我随你一起征战天下的啊。

  当年?卧槽,这个当年的概念有点模糊,谁知道是哪一年?

  我说你们认错人了吧?我可能长的很像你们所说的将军,但我真的不是啊,哦,对了,要不这样吧,你们把我放了,我出去之后呢,帮你们寻思寻思该怎么找你们口中所说的将军,怎么样?

  我心里一直在暗暗的叫着,放了我,放了我,放了我…

  披甲持戟的黑色人影飘到了我的面前,仔细的看着我,过了片刻后,他对我低下头恭敬的说,将军,恕罪了。

  说话间,他整个人影都钻进了我的身体,那一刻我瞪大了眼睛,只感觉掉进了冰窟窿,我甚至能够感觉体内的千年太岁都他妈的被冻僵了。

  浑身的血液似乎在这一刻凝聚了,心脏好像也突然停止了跳动,我大脑中又痒又疼,我难受的恨不得让头盖骨掀开,把手伸进去挠痒。

  片刻后,手持长戟的人影从我体内窜出,立马跪倒在我的面前,大喝一声,属下不知将军到访,还望赎罪!

  其余的人显然也都以这个披甲持戟的黑色人影马首是瞻,可能他就是这十个人中的老大,其余的人连忙也是跪倒在地,使得山洞中再次阴风四起。

  我特么差点吓尿,我连忙说,没事没事,咱啥也别说了,你先把石门打开,先让我放出去,行不?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高等鬼魂的把戏,先喊我将军让我心里爽爽,等我真的认定自己非常牛逼的时候,再猛地一下弄死我,这种巨大的落差感,会让一个人真正的从天堂掉到地狱。

  披甲持戟的人影双手作揖,对我说,得令,将军稍等,我们这就启动机关。

  说话间,十人化作一道风,山洞里立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当龙卷风飘到石门前的时候,转动的更快了,片刻就将石门抬了起来。

  尼玛我暗暗震惊,估计也就是这鬼魂之力能够撼动如此宽厚的石门了。

  石门一开,我赶紧给师傅以及齿三眨了眨眼,意思是赶紧跑吧,我左手拉齿三,右手拉师傅,正要转头就跑的时候,那十个黑色人影又落在了我的身后。

  披甲持戟之人对我说,青轮将军说的话果然没错,几百年后,将军一定会来到这里,将军,既然来了,何不坐下来聊上几句?兄弟们都很想你啊。

  我特么都快吓尿了,哪还有心情跟他们聊天?

  我说,呃…是这样的,今天不太方便,家里有点事,要不下次?我带上两瓶茅台,咱们喝两杯?

  披甲持戟之人哈哈大笑说,一别几百年,不知将军酒量如何?

  师傅在这时候悄悄对我说,你还是留下来吧,听听他们说什么,我一愣,转头看向师傅的时候,却迎来了他坚定的目光。

  师傅继续小声说,冥殿十魂的力量,凌驾于任何鬼魂之上,可以算是鬼魂的祖先了,他们可以随意出入冥界,随时可以来到人间,如果他们想杀我们,就算有一百条命,也早就扔这了,既然没有恶意,那就留下来听听他们的话。

  当下我就坐在山洞外,席地而坐对他们说,那好,咱们几百年不见,还是聊聊吧。

  特么打死我,我也不会再走进山洞里边,万一大石门再掉下来呢?那不就嗝屁着凉了?

  披甲持戟之人坐在我的旁边,他还没说话之时,就听得耳中风声阵阵,可想而知他身上的鬼气有多浓!

  我说你们等会,我拿出阴阳伞让婷婷放了出来,既然没危险,倒不如让婷婷出来透透气,毕竟阴阳伞里边太闷。

  婷婷刚从伞中出来的时候,冥殿十魂突然个个瞪大了眼睛,而婷婷也是惊讶的合不拢嘴,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欣喜的说,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你们啊?

  手持双锤的一个人影连忙说,拜见…

  后边的话还没说完,婷婷赶紧说,别说出来!然后婷婷还刻意看我了一眼,好像有意隐瞒我什么东西。

  最终的结果,你们也当然猜到了,婷婷跟冥殿十魂聊的不亦乐乎,我跟师傅还有齿三一个个愣在原地,大眼瞪小眼,尤其是齿三,郁闷的他一会伸手摸一下头顶上的牛角。

  过了一会,大家的目光再次移到我的身上,披甲持戟之人问我,将军,近来可好?功夫是否更加高强了?

  我说卧槽,后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那冥殿十魂皆是一愣,披甲持戟的人影挠挠头,很疑惑的问我,将军,卧槽是什么意思?武功修为的级别吗?凌驾于战神之上吗?

  战神?这个名字听起来好牛逼的样子啊。

  披甲持戟之人哈哈大笑对我说,将军,难道你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当年的乱世战神就是你啊!

  我就是战神?尼玛,这话说的我心里一爽一爽的,就跟撸管差不多,你要明白,每一个屌丝都有逆袭的理想,被这天地间最厉害的鬼魂称作战神?尼玛,哥从今天起,就逆袭了?

  我哈哈一笑,赶紧问,我为啥叫战神啊?你们说给我听听。

  冥殿十魂同时朝着婷婷看了一眼,好像很惧怕婷婷似的,婷婷嘻嘻一笑,调皮的说,只许说一点点哦,他尘封的记忆需要他自己一点点的感悟,你们说多了,对他不好。

  披甲持戟之人点点头说,将军,当年你与关云长天下齐名,他被封为武神,你被封为战神,这你还记得吗?

  卧槽,这么牛逼?那我叫啥名啊?

  拿着大锤的两人差点趴在地上,他惊讶的说,将军,你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这时候婷婷噗嗤一声笑了,她指着披甲持戟之人,对我笑道,亮子,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一愣,摇了摇头,披甲持戟之人双手作揖,对我振声说道,末将张辽!

  卧槽你亲奶奶个粗壮的大胸毛啊!

  老子当年是吕布,吕奉先?我知道张辽跟吕布是一对好基友,哦不是,在咱们这个年代里叫基友,在他们那个年代里叫好兄弟,而他口口声声喊我将军,那我应该就是吕奉先了?

  如果他喊主公,那我岂不是曹操?

  我问,你们几个怎么在这里帮青轮守卫墓穴?

  张辽叹了口气对我说,当年将军肉身陨落于白门楼,青轮欣赏您的无双神力,悄悄的将您的魂魄召集而回,希望您能借助别人的肉身,重获新生,可将军不想苟且偷生,离开了曹军大营,后来,我们就不知道了。

  青轮临死前,用千年老龟的背甲占卜了一卦,他说几百年后,您会来找他的,这在冥冥之中叫做报恩,报答青轮的救魂之恩。

  草,救命之恩我听说过,救魂之恩从来不知道,再说了,我这次来巫峡是报答青轮的吗?我特么是跟着师傅来掘墓的啊!刨坟头的啊!想到这里,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时候婷婷插话了,她对我说,还记得你第一次亲我时候看到的画面吗?

  我点了点头,婷婷说,那就是你的魂魄离开了曹军大营,大家都在着急的寻找你,但却没有人知道你去了哪,唯独我知道,你肯定在老地方等着我。

  于是我就去了那条小河边,当我看到你的那一刻…

  婷婷的话说到了这里,便停止了,我知道,当那个红衣女子看到金甲武士的那一刻,金甲武士闭上了双眼,也就是说,金甲武士就是我!

  金甲武士是吕布的魂魄,也就是我,当时的红衣女子是婷婷,婷婷在当时的身份是…

  卧槽,想到了这里,我猛然转头看向了婷婷!

下一卷 http://www.shizongzui.cc/chuhunji/2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