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29章 火车上的怪人

第029章 火车上的怪人

  婷婷嘻嘻一笑,对我眨巴了一下水汪汪的大眼睛,尼玛,难道我身边这位平时看起来骚骚的妹子,竟然就是传说中的貂蝉转世?

  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面,顿觉有点hold不住,过了一会我说,那没啥事的话,我们就赶紧回去了,我妈喊我回家吃饭呢。

  张辽等人显得有点意犹未尽,看样子他们很想跟我继续聊天,但师傅坐在一旁显得很尴尬,齿三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

  临走的时候,我问张辽,青轮的墓在哪啊?

  冥殿十魂同时一愣,张辽说,青轮的墓不在这里,在天上,我说卧槽,他的墓怎么可能在天上?

  张辽点点头说,他的墓穴一般人是进不去的,而且他的墓穴一辈子只能开启一次,开启之后就再也无法关闭,所以说,将军要是想去拜会青轮的话,那真没办法。

  我脸上略有遗憾的说,哎,我这次千方百计来盗,哦不是,千方百计来拜会青轮,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不过遇上你们几个,心里倒还好受点。

  我心里好受?

  我好受他娘个脚趾头啊!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得到青轮胸前的玉璧,没有那块玉璧,我怎么跟婷婷畅谈‘人生理想’?

  又寒暄了几句,我带着几人准备离开,张辽半跪下对我振声说道,将军,若是他日有什么无法解决的难事,别忘了我们这帮兄弟,你可以随时回来找我们,末将必将赴汤蹈火!

  我懒洋洋的说了声好,以后有事就仰仗各位兄弟了,说完,我又问了一句,从哪出去啊?

  原路肯定是不能走的,妈蛋,光说那黄泉路就不好过,出了山洞还有蛙婴,就算躲过去了蛙婴,水下通道里还有阴兵,这他娘的绝逼天罗地网。

  张辽对我说,将军跟我来,说话间,张辽对其余九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回去了,当下他单独带着我们走在这地下溶洞中。

  他好像非常想念我,无时不刻的对我说着话,要搁在咱们这年代,绝对是模范好基友,师傅低下了头,一脸的不快,我知道这次来盗发青轮地宫的计划,发展到现在那绝对是很操蛋的。

  我倒无所谓,反而重新找到了当年的老兄弟,师傅就损失大了,或许他准备了几十年,就看这一次,齿三的脸上有些欣喜,毕竟没有真正的进入青轮地宫,没有遇上那些阴毒至极的咒术,他倒是捡了一条命。

  张辽带着我们,穿梭在地下溶洞中,七拐八拐之后,我们看到了溶洞口,我伸着脑袋一看,尼玛,这个山洞口外就是巫峡的水,这里距离水面只有五六米的高度,跳下去不会出现任何危险,天上的星辰还是非常明亮,此时估计也就是三四点钟。

  张辽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将军,若是你他日有事,或者想念兄弟们了,请随时回来,兄弟们永远都会在这里等着你。

  我说好兄弟,我记住了!

  张辽化作一道阴风,吹向了阎罗殿,我转头对师傅说,师傅,走吧,我们回去。

  师傅坐在山洞口,连连叹息,他说我祖祖辈辈都在寻找青轮地宫,怪不得我的先祖本领高强,却仍然无法盗发。

  青轮地宫的盗发难度,绝对不亚于秦陵,这里不但山穷水恶,还有邪物作祟,甚至还有冥殿十魂压阵,哎,我服气了。

  其实我心里也难过,我说师傅那我怎么办?师傅一愣,问我,什么你怎么办?

  我说得不到青轮的玉璧,我就不能…

  后边的话我没说,因为我总不能当着婷婷的面,说我想跟她OOXX吧?

  师傅说,没关系,我还有别的办法,除了青轮的玉璧,这世间的宝物多的是,我带你去盗发别的陵寝就可以了,到时照样可以让你和她在一起。

  卧槽,顿时我瞪大了眼珠子,这尼玛不是屁话吗?

  这一次盗墓,幸好这冥殿十魂是我前几世的部下,是我的好兄弟,这他妈要是不认识我,我们还有命站在这里说话?

  我说,师傅啊,盗墓这事,我是真心没胆干了,要干你自己干去吧,打死我,我也再不进来了,这一次运气好,捡了一条命,下一次还能会这样?

  师傅双手一摊说,那我也没有办法帮你了。

  我说,无所谓,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当下就是赶紧离开这里,我正要往水里跳的时候,对婷婷说,你先回阴阳伞,等上了岸,我放你出来,行不?

  婷婷嘻嘻一笑,挽住我的胳膊说,我也会游泳啊,说话间,她倒是一马当先跳了下去,现在估计就是夜晚三四点钟,巫峡的水面黑漆漆的,我怕婷婷有危险,当下也是赶紧跟着跳了下去,游在婷婷的身后。

  婷婷我俩一起,在水里偎依着往前游,不多时来到了河对岸的树林里,我说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吧,等天亮了,咱们赶回大宁河县,到时候坐车回家。

  婷婷说好,然后就趴在了我的身上,享受着我胸膛的温暖,我后背靠着一棵粗壮的柏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一番折腾下来,什么都没得到,草!

  师傅在水里不知游向了什么地方,齿三估计是跟随着师傅一起去了,寂静的树林中,只剩下了我和婷婷,不一会,我困意上涌,躺在了草地上。

  毕竟操劳了一晚上,我的神经紧绷绷的,仔细想想这经历,真他妈吓死爹了。

  婷婷见我不住的叹息,就问我怎么回事,我说其实这次来青轮的墓穴,我就是为了得到青轮胸前的玉璧,有了那块玉璧,我才能和你在一起。

  婷婷一愣,对我说,我们现在就在一起了呀。

  我有点脸红,但树林里光线很暗,天上的月亮虽说明亮,但有树叶的遮挡,照射不进来,婷婷可能也看不到我的脸色,我说,我说的在一起不是这个意思。

  婷婷想了一会,忽然嘻嘻一笑,拉长了声音哦了一声,她趴在我的耳边坏笑道,你是不是想跟我弄那个…嘻嘻,说话的时候,还伸出玉手不停的摸我。

  这一刻,我也不隐瞒什么了,毕竟跟婷婷都这么熟了,我说是,我也是个正常男人,我需要过上一个正常男人该过的生活,我也需要释放自己。

  婷婷点点头,问我,亮子,你要是憋得慌,你就跟我说,我可以帮你解决,嘻嘻,说完,她又开始坏笑了。

  此时的我,已经困的眼皮开始打架了,我说好吧,等我以后忍不住了就找你,看你怎么给我解决,目前的问题是,睡觉…

  我躺在地上打起了呼噜,婷婷抬起雪白的玉腿,压在了我的身上,像一个八爪鱼似的把我抱得紧紧的。

  翌日醒来,我们在大山中走了他妈的整整一天,这才走到大宁河县,坐车临走前,我特意去了一趟棺材铺,拜访了一下那个扎花灯的老头,并且给他买了几斤香蕉,老年人牙口不好,苹果菠萝咬不动,但香蕉可以。

  他笑眯眯的对我说,如果以后千年太岁反噬,可以让我回去找他,他不敢保证彻底帮我驱逐太岁,至少能帮我减轻痛苦,我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从棺材铺出来时,我又看到了他那几个穿着红肚兜的小孙子,在房间里提着花灯有说有笑的打闹着。

  我和婷婷这才坐上赶回老家的火车,说实话,其实这一趟也不算白来,就算师傅交给我的盗天宫,还有龟息术都没派上用场,至少我也算是学会了这些绝技,驱妖抓鬼我也会,问题是我没有材料,没有法器。

  由于这时候不是春运,火车上人不多,婷婷坐在我的旁边,挽着我的胳膊,将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不敢抱她,因为别人是看不见她的。

  我的对面坐了一个中年人,脸上留了一撮黑色的山羊须,目光如炬的看着我,而且时不时的朝着我的旁边看上一眼,而他看的那个位置,正是婷婷所坐的地方!

  难不成,这个人能看到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