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32章 冥币

第032章 冥币

  她说,我没有害她,我只是附身在她的身上了,我这就出来,这就出来。

  我连忙伸手阻拦,我说别!你现在先别出来,你去我妈的卧室里,让我妈想办法睡觉,睡到晚上醒就行,然后你再出来!

  她连忙点头说好,我跟着她走进了我妈的卧室,婷婷此刻也从床上起来了,跟在了我的身后,既然知道慑魂铃能收拾她,就说明这个鬼魂没有太高的法力。

  她躺在了我妈的床上,随后我看见了一个人影又从我妈的身上起床了,那是一个女子,一个约莫二十四五岁的女子,我说刚开始看到我老妈的时候,怎么感觉我老妈年轻了许多,原来鬼上身的时候,是个年轻的女鬼。

  那个女鬼跟着我来到了客厅,婷婷坐在一边小心翼翼的,那个女鬼出来之后又跪在了我的面前,她苦苦求饶道,大人有大量,求您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造次了。

  我刚开始很奇怪,现在想明白了为什么我妈包里有钥匙,但回来的时候还要喊我开门,因为我妈出去的时候没有被鬼上身,而在我妈买菜的时候,鬼上身了,但这个女鬼却不知道我妈带的有钥匙,更不知道包里的钥匙哪一个才是。

  所以就问儿子在不在家,正巧我跟婷婷刚从巫峡回来,而她不知道我的名字,更不知道我妈平时叫我什么,不过大多数母亲喊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都喜欢喊宝贝,或者宝贝儿子。

  还有几个疑问,我得弄清楚,我问她,你一直让我吃饭,是什么意思?这饭菜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我怕这些饭菜是她用什么死尸的肉或者毒蛇毒蝎变出来的,所以一直不敢吃,那个女鬼说,这都是普通的饭菜,只不过里边加了安眠药。

  我说你放安眠药干什么?给我说清楚!

  那个女鬼的头发很长,披头散发的,让脸都挡住了,她说话时,好像嘴都没动,我很好奇她长什么模样,但我不敢伸手掀开她的头发,我怕她的脸会吓到我。

  没等她回答为什么在饭菜里放安眠药,我继续说,你把头发掀开,慢慢的掀!

  她抬起了头,按照我的指示,慢慢的掀开了头发。

  卧槽尼玛!

  当时真让我给吓尿了,这货竟然长的这么漂亮!跟婷婷有的一拼,婷婷发现我的眼睛都直了,她冷哼一声,用力的掐了一下我的大腿。

  我哎哟一声痛吟,赶紧言归正传的问她,你为什么放安眠药?

  她说,我想等你睡着之后,借你一滴血。

  什么?

  我和婷婷同时愣住了,在我们回来的时候,火车上曾经有个人想要借我一滴血,说是用来开光他的法器,现在又有个女鬼,附身在我妈身上,也想得到我的一滴血。

  我连忙伸着脑袋问她,我的血到底有什么作用?

  她一愣,连忙问我,大人不知道自己的体质吗?

  这次倒是换我发愣了,我还真不知道自己的体质,当下摇了摇头对她说,你别跪着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不流行跪着说话,你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吧,但你记住了,你要是敢图谋不轨,我照样可以收拾你。

  女鬼点点头,这才悄然起身,坐在了我的对面,而且她不是飘的,就是正儿八经跟婷婷一样,用腿走路的。

  她说,大人你体内有至阳之物,你的一滴鲜血,可比的上万人的精气,如果得到你的一滴鲜血,我的修为就能日进万里,一方面不怕冥府的追杀,另一方面也能快速崛起,不被别的鬼魂所欺负。

  我问,经常有别的人欺负你吗?哦不是,经常有别的鬼欺负你吗?

  她点了点头说,我们这些孤魂野鬼,无依无靠,遇上法力高深的,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吞噬,所以…

  她后边的话没说,我倒是接着说,所以你附身到我妈身上,想得到我的一滴鲜血是吧?

  她点了点头,我冷笑一声说,幸好我身上有太岁护体,百无禁忌,我要是没有太岁,你是不是就直接上我了。

  我这句话说的婷婷和那女鬼同时一愣,我连忙摆手说,不对不对,口误口误,我的意思是我要没太岁护体,你就直接强行抢夺了吧?

  女鬼连忙低下头说,小女子不敢。

  我又问她,你是鬼魂,你附身到我妈身上,我妈的身体会不会有危害?她说没事的,她附身到我妈身上的时候,刻意让自己的阴气不去侵袭我妈的肉体,并且女鬼附身到女人身上,比附身到男人身上的危害要小很多,毕竟都是女人,体质同为阴。

  我仔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就拿她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来说,这个女鬼做的就比较好,如果她强行侵占我老妈的大脑意识,强行的在我妈大脑里搜索关于我的记忆,那她一定能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也一定知道我老妈平时怎么喊我,更知道我老妈的习惯,如果她侵占了我老妈的大脑,那她就真正的成为了我的老妈。

  我说你要是得到了我的血,你修为大增之后,会不会出去害人?

  她说不会,你放心吧,我只求自保,倘若我日后害人,大人尽可除掉我,小女子绝无怨言。

  我听她说话的感觉,好像她就是个古代人,说话总有点雅韵,从刚才到现在,婷婷已经没有了惧意,而且婷婷好像很惋惜她。

  婷婷小声对我说,亮子,要不给她一滴血吧,我身为鬼魂,我知道被欺负的痛楚,被吞噬掉,那都是好事,有些法力高深的恶鬼就爱折磨人,不对,折磨鬼。

  既然婷婷发话了,我也就没什么可犹豫了,当下又从兜里拿出指甲刀,对那个漂亮女鬼说,我女朋友发话了,送你一滴血又何妨。

  说话间,我用指甲刀再次剪开一层皮肉,鲜血顿时流了出来,我说,你怎么收取?

  女鬼说,我直接喝下去就行了。

  我顿时一愣,但片刻后还是点了点头,她迈着小碎步,缓缓的走到了我的旁边,伸开樱桃小口,轻轻的含住了我的手指,当我的手指伸进她的嘴里之时,我还摸到了她柔软香滑的小舌头。

  她轻轻的一吸,手指肚上的那滴鲜血就吞食到了肚子里,这一刻,我真的多么希望她能告诉我,我的尿也能增加她的修为。

  如果真是那样,我情愿脱了裤子,让她吸个天荒地老。

  只那么一瞬间,她就松开了口,我不得不承认,她用樱桃小口吸了一下我的手指,我下边竟然有了反应,尼玛,太勾引人了有木有,感觉太有激情了。

  吸完了我的鲜血,她立刻跪在了地上,对我行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说,大恩不言谢,以后你就是我的主人,如果你有吩咐,可随时召唤我,不管你有什么要求,不管你要做什么事,我都会答应你。

  尼玛,这一瞬间,我差点激动的笑出来,但我还是忍住了,我心想,要是婷婷不在的话,那我召唤她来到我家,是不是就可以…

  念及此处,我想到了小智那YD的笑声,嘿嘿嘿嘿…

  虽然心里YY了一顿,但脸上还是很正派的样子,我对她说,没事的,你走吧,以后有需要你帮忙的话,我怎么找你?

  女鬼留下了一串木质风铃,她说那是她生前最喜欢的玩具,是她母亲做给她的,只要我摇动风铃,她就能快速的赶过来,我说好,你赶紧走吧。

  一场风波就这么化解了过去,我悄悄的走到了我妈的房间门前,伸头往里边看了一眼,发现我妈睡的很香,当下也就没有在意了。

  回到我的房间里,我对婷婷说,为了弥补我的女朋友受到惊吓,我决定带着你去买最漂亮的衣服,吃最贵的大餐。

  婷婷说,切,你有钱吗?

  我得意的从换下来的衣服兜中掏出了那个中年人递给我的一叠小红鱼,得意的笑道,你看这是什么。

  话刚说出口,我就愣住了,婷婷也是吓的面无血色!

  卧槽他吗的,兜里的那一万块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一叠冥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