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40章 白陀寺

第040章 白陀寺

  回到了家里,婷婷不知何时醒来,正坐在电脑前孜孜不倦的玩着LOL,话说她可真心坑,只会玩阿狸,每次都让队友坑的吐血。

  婷婷一看我回来了,转头问我,亮子,你的号呢,来,告诉我。

  我说我靠,大姐你别逗了,我不会让你去报复社会的,你还是慢慢玩那人机吧。

  我做到了床边,婷婷笑嘻嘻的跟了过来,偎依在我的怀里,她说,亮子啊,你去哪了?

  我惊讶的差点把下巴都扔到了地上,我说你就直接让队友仍在那里不管?

  谁知婷婷说了一句,切,他们比我还坑呢,懒得玩了,挂机吧。

  我终于知道游戏里边那些动不动退游戏,动不动就挂机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了,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我面前的这种!

  又跟婷婷闹了一会,我脱掉鞋子上床,打开了电子书,还没来得及看最近火到爆表的《出魂记》,就看到了程伟给我打过来的电话。

  喂,伟子干啥呢?

  电话那头的程伟,说话声音飘忽不定,显然有些底气不足,我说你丫的最近是不是天天大保健?虚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程伟说,卧槽扯淡呢,亮子,不开玩笑啊,我最近看到了许多...许多...

  我说,许多啥?许多大胸妹子?哈哈哈。

  程伟我俩就这样,没事喜欢瞎贫嘴,程伟打断了我YD的笑声,他说亮子别闹了,我真的看到了很多不干净的东西,亮子,你说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我说那怎么可能?你多虑了,明天我陪你去白陀寺烧把香,回来咱俩喝一顿,啥事都没了,行不?

  程伟是我铁子,从小玩到大的那种,毫不夸张的说,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要是搁在古时封建社会,一个媳妇俩人玩都没问题。

  电话那头的程伟恩了一句,说也只有这样了,随后挂了电话。

  其实我知道,程伟看到的那些,绝对是鬼魂,绝对是邪物,但我不能跟他说实话,或许这样做,欺骗了兄弟,但这怎么说也算得上是善意的谎言。

  婷婷问我,咱们这有白陀寺?

  我说有啊,出了市区往东二十里有座太尊山,山顶上有个白陀寺,据说挺灵的,明天我跟伟子一起去烧把香,你去不?

  婷婷嘻嘻一笑说,好呀好呀,明天我也去。

  临睡觉时,婷婷趴在我的身上,犹如一只可爱的小花猫一样蹭着我的胸膛,我说婷婷你真可爱,然后婷婷就对我说,亮子,如果我做错了事情,你会不会跟我分手?

  我哈哈一笑,当即回道,怎么可能?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怎么可能跟你分手?

  婷婷忽然皎洁一笑,平时一副女神模样的她,忽然显得很猥琐,我说你这表情啥意思,笑的这么YD。

  婷婷伸着芊芊玉指,在我裸露的胸膛上不断的画着圈圈,她说,亮子,我把你的LOL符文融了。

  我笑眯眯的说,恩,好,没事。

  等等...

  卧槽!!!

  那一刻,我从床上一跃而起,由于我体内有千年太岁,体质不同于常人,尼玛这一跳,差点把头都撞在天花板上。

  我惊魂未定,看着婷婷,婷婷撅着小嘴一脸委屈的模样,她可能想说点什么,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强行忍住自己拿刀捅死她的心情问道,亲爱的,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融掉我的符文?

  婷婷低着头,双手不停的抠弄着衣角,一副小鸟依人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我,水汪汪的大眼睛时不时的看我一下。

  我真是哭笑不得,我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说,宝贝,你得先告诉我,为啥要融掉我的符文,可以吗?

  婷婷点了点头说,我追到这里的时候,刚认识你的时候,观察你了很久,发现你天天喜欢玩一款叫做LOL的游戏,为了不让你沉迷,我那天就勾引了你的魂魄,让你灵魂出窍去融掉自己的符文。

  我靠!

  我突然联想到了那天网吧中的监控录像,原来监控录像中的另外一个我,并不是别人,而是我的魂魄!

  可能也是由于被监控录像拍到的,但常人看不到,所以那天网吧收银员也没在意,毕竟以前我跟程伟经常去风暴上网,如果她们见到我了,肯定要跟我打招呼。

  我说,那你当初在游戏上给我扣扣号,然后给我开视频,这一切都是你已经准备好的?

  婷婷嘻嘻一笑,显得俏皮可爱,她点点头说,是呀,我就以约pao的名义,约你出来,然后慢慢的唤醒你的记忆,知道我为什么要偷偷的跟着你去青轮地宫吗?

  我没有吭声,婷婷笑道,因为我知道,如果你真的盗发了青轮地宫,那说不好你还有可能与青轮见面,没想到,青轮没见到,却见到了你昔日的好兄弟,张辽。

  我说,那你怎么会玩LOL的?

  婷婷说,我根本不会玩啊,我是为了你才玩的,不然我可能会有那么坑吗?

  呃,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原来婷婷早就在暗中注意我了,估计她也知道我喜欢看岛国动作片,估计还知道什么女上位这种姿势,她摸清了我所有的习惯,这才开始在游戏上故意玩偶遇,然后故意约我。

  我特么的还以为当初是因为我人品好,玩游戏遇上傻逼不喷人,这才博得了妹子的好感,原来是婷婷故意演的这一出,尼玛,有点失望的赶脚。

  不过为了唤醒我的记忆,婷婷也算是用心良苦,同样的一种甜蜜感涌上心头。

  我说婷婷你真好,婷婷像是一个得意的小女孩一样,理所当然的说,那当然了,我多好。

  我借坡下驴的说,你要是今晚给我来个口活,那就更好了。

  婷婷一愣,随后拿起抱枕就砸我,嘴里还一直说,去死,你去死吧!

  嬉笑打闹了一会,我再次搂着婷婷昏昏睡去,解决了小丽的事情,至少我心里过的去了,不然让她就这么一直杀人,我内心有愧,毕竟是我放出来了她,而且还增强了她的修为。

  不过,也就是从小丽那件事上,我深刻认识到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心无杂念的人,要么往死里信,要不打死也别信。

  像小丽这种一心只为报仇的女鬼,我真不该信她,当然了,如果换做是人,估计也不能信。

  第二天,婷婷穿了一身新衣服,我对她说,这次你显形吧,让我哥们看到你,不然我怎么牵着你的手,是不是?

  当我带着婷婷赶到程伟家的时候,这货一脸的憔悴,也不知道遇上什么恐怖的东西了,能给这货吓成这样。

  我开玩笑的说,伟子,没事吧?看你这模样都快被吓阳痿了吧?卧槽还能行事不?

  程伟摆了摆手,叼在了嘴里一支烟说,卧槽别闹了,兄弟最近整天提心吊胆的,一会咱俩说啥也得去一趟白陀寺,我得求个平安符去。

  我拉着婷婷坐了下来,程伟看到了婷婷,俩眼都直了,他说行啊铁子,什么时候弄到手的?

  我哈哈笑了笑,同时又抱了一下婷婷,一种拥有女朋友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尼玛,暮然间又想起了那句话。

  女人,真是个好东西,女鬼,也他妈真是个好东西!

  跟程伟一起去白陀寺的路上,程伟对我说,亮子,你知不知道,咱们铁子当兵快要回来了。

  我说卧槽,那货要回来了?说实话,听到这个铁子要回来的消息,我真是兴奋的大屌乱颤,当然了,我们不搞基,我们乃是过命的兄弟。

  我问程伟,他不是在特种部队服役吗?怎么突然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