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42章 老男孩

第042章 老男孩

  老道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朝着山下走去,同时嘴里还嘀咕了一句,朽木不可雕也。

  我耸了耸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反正吧,婷婷我肯定是要跟他在一起的,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抛弃她。

  回到白陀寺的时候,程伟和婷婷已经在庙门口等我了,回到家之后,婷婷跟我一直抢电脑玩,我说,好好好,你玩吧,我出去跟伟子双排打人机去。

  打人机,是程伟的人生一大爱好,尤其这货喜欢在打人机的时候大喝一声,瓦萨Q,妈的,还有谁?

  打了一下午人机,第二天,我和程伟早早的去火车站迎接我们从小玩到大的铁子,陈宇!

  话说这话从小就狠,打起架来连伟子都怕他,不过他也最是讲义气,临到火车站之前,我悄然问程伟,咱要不要先去通知蕊儿姐一声?

  程伟一愣,脸上也是浮现出了纠结的神情,想了一会,他说,还是算了吧,等接了宇哥,咱们一起买点礼物再去找蕊儿姐吧。

  我说行,那就这么定了。

  我俩坐在火车站外边的台阶上,香烟一根接一根的抽,说实话,内心中真的很高兴,当年宇哥被选进特种部队的时候,我们兄弟真为他感到骄傲,如今回来了,那可得看看他现在有多大的本事。

  终于,火车进站,我俩静静等候在出口,不一会,一个英俊潇洒,二十四五岁模样的人走了出来,他手提两个大包,却丝毫不感觉任何吃力,整个人神情抖擞。

  我和程伟连忙伸手大喊,宇哥,宇哥,我们在这呢。

  等宇哥走了出来,我和程伟连忙跑过去一人帮他提一个包袱,谁知宇哥哈哈一笑说,不用你们,我自己来就行。

  打了一辆车,将东西放回家之后,我说宇哥你在部队里憋了两年了吧?走,今天兄弟请你大保健去。

  宇哥抬手刷我了一巴掌,笑道,亮子你现在还是天天玩啊?不小了,该成家立业了。

  我说这不是最近刚找一个女朋友嘛,可漂亮了,跟貂蝉一模一样!嘿嘿。

  宇哥微微一笑,从怀里抽出了一支烟,静静的点燃,片刻后问我,她还好吗?

  屋里顿时静了下来,我和程伟谁也没有吭声,过了一会,宇哥抬头看我了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询问的意思。

  我点了点头说,恩,蕊儿姐一切都好。

  宇哥说,你们等我一下,我换身西装,一会你们跟我一起去一趟她家。

  不等我们答应,宇哥直接进了里屋开始换衣服,说实话,宇哥就是这样的人,在我们面前永远像个大哥。

  等宇哥换完了衣服,我们一行人打车来到了蕊儿姐家里,蕊儿姐是宇哥的老婆,两人早就结婚了,三年前,宇哥为了进入特种部队,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去考试,当时蕊儿姐都哭红了眼,希望他留下来,一直陪着自己。

  如今宇哥回来了,首先想到的,自然是蕊儿姐,毕竟他觉得自己有愧于她。

  到了蕊儿姐的家门口,向来雷厉风行牛逼轰轰的宇哥却有点胆小了,他伸手了好几次,但仍然是没敢敲门,过了一会,他把我拉到前边说,亮子你来。

  我说我靠,宇哥你这就不太好了,真的,不是兄弟乱说,蕊儿姐这几年心里可是一直都是想的你,三年后,你这好不容易回来了,你让我敲门,宇哥你好意思不?

  程伟也在旁边添油加醋的说,就是啊宇哥,这得你亲自来。

  宇哥叹了口气说,好吧,我来!那表情好像上战场似的纠结,但我保证,如果宇哥真的上了战场,他要是敢皱一下眉头,他就绝对不是我的宇哥。

  砰砰砰,敲了三下之后,里边传来了蕊儿姐的声音,那声音还是如此的甜美,如此的熟悉,她说,谁啊?

  宇哥尴尬至极,他不敢说话,只得故意咳嗽了一声,蕊儿姐在屋里又问,到底是谁啊?

  我连忙圆场说,蕊儿姐,是我啊,亮子。

  哦,亮子啊,你等下,我马上给你开门。

  听到了这句话,宇哥赶紧拉了一下领带,又摆弄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帅点。

  当房门拉开的一瞬间,蕊儿姐愣住了,宇哥也愣住了。

  那一刻,我清晰的看到,蕊儿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常人难以察觉的欣喜,这一幕,使我忽然想起筷子兄弟那首老男孩中的一句歌词。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到底我该如何表达,她会接受我吗?

  宇哥略微哽咽的说了一句,蕊儿,我回来了。

  砰!

  一声巨响,蕊儿姐狠狠的把门给关上了,她在里边歇斯底里大喊道,你还回来干什么啊!回你的部队去吧!报效祖国去吧!别理我!

  我和程伟站在宇哥身后,一句话也不敢说,宇哥一边拍着门,一边说,蕊儿,你别生气了,当初我毅然决定去参军,那是我多年以前的梦想,我们在一起的几年里,你不是经常鼓励我吗?男儿要志在四方,对吗?蕊儿。

  宇哥这话不假,当年宇哥就是我们这一带的小混混,还爱赌博,爱赌博就不说了,问题的关键是逢赌必输,逢赌必输就不说了,输了还不服气,第二天接着赌。

  那时候蕊儿姐对宇哥,可谓是不离不弃,一直劝他戒赌,鼓励他好好奋斗,她对宇哥说,男儿要志在四方,说实话,我佩服宇哥就是因为这一点,宇哥在蕊儿姐的教导下不断努力,直到现在,他比我们这几个兄弟都牛逼,如今还在特种部队里服役过,那真叫我羡慕之极。

  宇哥说了半天,不管是承认错误,还是哄蕊儿姐开心,蕊儿姐就是铁定了心不开门,实在没办法了,我只有也跟着说,蕊儿姐啊,我今天是来给你送礼物的,没想到碰巧遇上宇哥了,你把门打开,你看看我给你送的啥礼物。

  其实以蕊儿姐的聪明才智,她肯定知道我是在瞎说,她知道我只是想骗她开门,但我就是在赌!

  我赌蕊儿姐一定会开门!

  因为我坚信她心里一直爱着宇哥,虽然她现在表漏出来的心态是非常恨宇哥,但女人是奇妙的动物,她们的恨意当中,往往夹藏着浓浓的爱意。

  记得有一天,新闻里播放XJ那里出现暴乱,出了很大的事情,那天晚上都十一点多了,蕊儿姐突然在QQ上给我说了一句话。

  他还好吗?最近那里暴乱,你告诉他,让他小心点。

  所以今天这一刻,我赌蕊儿姐一定会开门,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蕊儿姐在里边略带哭腔的问,亮子,你真的给我带礼物了吗?

  宇哥突然面露喜色,他知道可能有戏!门可能一会就会打开,然后给我递过来一个眼神,鼓励我赶紧继续撒谎...

  我说是啊,蕊儿姐,好久不见了,我特意带的礼物呢。

  说完这句话,我脸就红了,我的手上除了十根手指以外,别的东西就再也没有了。

  我们静静的等候在房门外,过了一会,门再次打开,能看的出来,蕊儿姐像是哭过,但我知道,她这种哭,一定是喜极而泣,毕竟在她梦中等候了三年的人,终于回来了。

  这次也不管蕊儿姐反对不反对,宇哥上去就是一个熊抱,用力让蕊儿姐揽入怀中,紧紧的抱着她,扶着她的秀发。

  程伟这货傻乎乎的站在原地,还起哄道,亲一个,亲一个。

  卧槽,我真恨不得一脚让这货踹到墙上,当下我拉着他赶紧离开了楼道,临走时我说,宇哥你慢慢忙哈,忙完了给兄弟打个电话,咱们一块出去玩玩啊。

  我和程伟等候在蕊儿姐家的楼下,正好这时候婷婷打电话了,我接通之后忽然婷婷大叫,亮子快回来,快啊,家里出大事了!

  我说我靠,伟子你跟宇哥说一声,我得赶紧回去了!

  一边打车我一边心想,难道婷婷家里卫生间里边的东西要解除封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