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43章 骑毛驴的老太太

第043章 骑毛驴的老太太

  我赶紧打车回到了家,等我走进卧室的时候,发现屋里七零八落的,好像被人洗劫过似的,我吓的魂不守舍,赶紧大喊,婷婷你在哪,婷婷!

  突然间,门后窜过来一个黑色影子将我扑倒在床上,没等我细看,那黑色影子直接朝着我的面部袭来,下一刻竟然是直接亲在了我的脸上。

  尼玛,仔细一看,原来是婷婷躲在门口,故意给我来了这一下。

  我让她推开,略微生气的说,婷婷,你在骗我?

  婷婷嘻嘻一笑说,人家想你了嘛,给你发短信你也不回,只要用这个办法咯。

  哎,我叹了口气,悬着的心脏终于放了下来,同时也在心里责备婷婷的不懂事,我说有个成语典故叫做烽火戏诸侯,你知道吧?

  婷婷乖巧的点点头,我又说还有个成语叫做狼来了,你知道吗?

  婷婷再次点头,我说,乖,以后听话,如果你一直这么骗我,万一哪天你真的出事了,如果我还以为你在骗我,那岂不是很危险?没了你,我该怎么活?

  我这番话于情于理,婷婷没有无理取闹,当下认真的点了点头,恩了一声,乖巧的像个小孩子。

  宇哥从新疆特种部队归来,他对蕊儿的思念真是望穿秋水,所以我想了想,也没再去打扰他,先让他好好的跟蕊儿姐过一下二人世界吧。

  此后的几天里,日子过的倒也平淡,偶尔我也会去看望一下游尘师傅,自从盗发青轮地宫失败以后,这货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几岁,我知道他心有不甘,但我也没有办法,人家张辽不干掉我们,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而俗话说,平静的背后则是隐藏着无穷无尽的杀机,就在我整天思索如何才能与婷婷发生那种非常不纯洁的关系的时候,宇哥一个电话,打破了我们现在宁静的生活。

  宇哥说,他跟蕊儿一起出去游山玩水的时候,在风景区看到了一个骑着毛驴的老太太,那个老太太穿了一身白衣,头发也是花白花白的,蕊儿看到那小毛驴真心可爱,就伸手摸了一下,不巧回来之后就开始发高烧,宇哥此刻心急如焚,打电话让我过去。

  对于最近市区里出现的这么多阴魂,我想宇哥可能不知道,同样的我也不打算现在告诉他,去宇哥家里的时候,我特意找上了游尘师傅,原因很简单,宇哥跟我说那个骑着毛驴的老太太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了。

  因为风景区里边,一般不会有这种人,谁会骑着毛驴去风景区?我估计是风景区中的山妖野兽吞吐日月精华的时间久了,有了灵气。

  我带着游尘师傅来到了宇哥家,宇哥打开门的时候,猛的一愣,显然不知道旁边这个乞丐打扮的人是谁。

  我说这是我师傅,医术高明,祖传十八代老中医,宇哥哦了一声,赶紧列开身子请我们进去。

  蕊儿姐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看起来体质很虚,游尘师傅刚走到旁边看了一眼,回头就大大咧咧的说,三魂七魄,少了一魄。

  宇哥一愣,忙说我靠,这怎么回事?

  我连忙问师傅,我说师傅你讲清楚点。

  师傅慢悠悠的坐在了沙发上,他说,你们所看到的骑毛驴的老太太,那只是山精,没什么大本事,但却能勾人魂魄,被勾掉一魄倒还好点,如果找不回来,顶多少活十年,如果被勾掉一魂的话,以后不傻也得变痴呆。

  我特么当场就愣住了,我实在想不明白我们市区为什么突然之间涌出了这么多的鬼魂妖物,还有什么山精。

  宇哥一听游尘师傅的话,然后看了看我,我坚定的点了点头,示意这个人信得过,宇哥连忙跑到师傅旁边,振声道,老先生,请问有什么办法找回那一魄?

  师傅重重的叹了口气,他说年轻人啊,找回她的魂魄很简单,你们在哪里旅游的,把地址告诉我,我让齿三去收了那骑毛驴的山精,夺回魂魄,可是...

  师傅前边的话让我和宇哥都听得面漏喜色,但这可是两个字,却是让我俩的心脏全部提了起来。

  宇哥忙问,可是什么?

  可是找回魂魄容易,将魂魄送回体内却是难度不浅,哎,难办,难办啊。

  我说我靠,师傅你特么别卖关子了,有啥办法赶紧说啊,卧槽。

  说实话,蕊儿我应该称呼她为嫂子,但我总感觉叫蕊儿姐比较亲切,毕竟我们也认识好多年了,这时候她高烧不退,我也是急的一头汗。

  师傅放重了神情,他说办法倒也不是没有,只是过于凶险...

  啪!

  宇哥从腰间抽出手枪,狠狠的拍在了茶几上,那大理石桌子都差点被拍碎,宇哥振声道,我陈宇从来不知道凶险两个字怎么写,老子在特种部队里死过好几次了!

  师傅一听,立马双眼瞪的溜圆,他连忙拉住宇哥的手,着急忙慌的问,你小子在特种部队里服役过?那肯定对枪械了解很多,而且是个用枪的高手吧?

  宇哥重重的点了点头,师傅猛然一拍大腿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嘴中不停的说,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

  这次师傅没有卖关子,他继续说,相传在鸿蒙初开之时,天上掉落下一颗种子,这种子乃是盘古大神的心脏所化,落入凡间之后,生长了已有万年。

  这话听起来有点扯淡,但我没有打断师傅,毕竟在天朝,很多比较神秘的古迹都会被冠以传说,这已经见怪不怪了。

  师傅接着说,这树的名字,便是叫做三灾古树了,我说这树的名字咋这么奇怪?为毛叫三灾古树?

  师傅说,三灾,乃是指天地人三灾,这古树生长万年,早已具备灵性,天灾,特指打雷下雨,地灾特指流火岩浆,人灾便是人为破坏,此书躲过三灾,早已修得大道,如果我们取回了你老婆的魂魄,带她一起前往三灾古树那里,我自有办法使其魂魄归体。

  宇哥声如洪钟,振声道,老先生,那就劳烦你了!不管有多凶险,我都愿意跟你一同前往,蕊儿是我的命,我不会让她承受一丝一毫的痛苦。

  师傅拍了拍宇哥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年轻人啊,不是我怕死,我实话跟你说,三灾古树乃是上古灵物,三灾古树生长的那座山中,竟是邪物,你可要想清楚了。

  宇哥突然嘿嘿一笑说,老先生未免小看我的决心了,只要能治好蕊儿,就是森罗地狱,老子也敢闯他一闯。

  师傅哈哈一笑,说,好!老夫喜欢你这样的汉子,放心吧,你老婆的魂魄,我现在就驱使麾下幽魂追回,等追回之后,我带你去三灾古树,对了,记得要带上枪,最好是重型武器!

  宇哥停顿了片刻,他说,重型武器我现在搞不来,私自调动部队里的重型武器,那也是犯法,不过老先生如果说必须需要重型武器,老子就顶着杀头的罪,非要弄出来一两把不可!

  好好好,果然重情重义,既然这样,老夫更不应该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这对姻缘分散,放心吧,此事包在我的身上。

  忽然间,虚弱的蕊儿在床上伸手喊道,宇,别去!我熬几天就好,你千万不要拼命。

  蕊儿是我的大姐姐,向来善解人意,我想她宁愿自己多承受一些痛苦,也不会让宇哥冒险,毕竟听师傅所说的话,那三灾古树所在的山峰,净是妖魔鬼怪。

  宇哥连忙跑到床边握住蕊儿姐的手,此刻铁骨铮铮的他变的柔情似水,宇哥说,蕊儿你别担心了,我的命很硬,阎罗王不敢收我的。

  当下师傅问了一遍宇哥去旅游的地方,随后走进了厨房里,我知道,他要从太乙铃中放出齿三,让齿三干掉那个骑毛驴的山精老太太,寻回魂魄之后,我们就要前往三灾古树了。

  说实话,师傅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常人不易察觉的笑容。

  我心说,老家伙这次打的什么算盘?

  出了宇哥家,我连忙拉住师傅问他,我说你确定你没有乱说?你确定能够帮助宇哥吗?

  师傅朗声道,当然了,不过三灾古树所在的山峰之上,不但有邪魔,还有一些类似于青轮地宫那里的蛙婴,单凭我的青乌之术,还不足以到达三灾古树,这次有特种部队的神枪手同行,我们定能成功!

  冥冥之中,我感觉师傅不止是为了帮助宇哥,好像他自己去三灾古树那里也有事情要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