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44章 灵魂的模样

第044章 灵魂的模样

  回到了家,我思索了良久,最终还是决定问一下婷婷,看他知不知道三灾古树这东西,婷婷一听,立马竖直了耳朵说,什么三灾古树?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惊讶的难以置信,婷婷拥有以前的记忆,也就是说,早在几百年前,她对华夏大地上的事物了解肯定就比较丰富,而经过了这几百年后,她竟然还没说过三灾古树?

  是婷婷孤陋寡闻了?

  还是根本就没有三灾古树这东西?

  婷婷缠着我非要问清楚什么是三灾古树,最后我实在耐不住她的纠缠,就让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她说了一遍。

  我心想此事关系重大,不能马虎,下午我赶紧又去了一趟青石桥,找了游尘师傅,这货正乐悠悠的躺在小树林里乘凉,跟前几天我见他时候的表情反应完全不一样,好像心情突然高兴了许多。

  我走到他的身旁,盘腿坐了下来说,师傅,三灾古树在哪里?

  他虽然是眯着眼的,但我朝着他走过来的时候,他肯定早就感应到了,所以不用睁开眼睛看就知道是我。

  师傅说,三灾古树远在西南边陲,那是我多年以前游历云南之时偶然遇见的,啧啧,那是可神树啊。

  我想了一会,权衡利弊之下,我还是直接问了出来,我说师傅你跟我实话实说,到了三灾古树那里,真的能够帮助蕊儿姐魂魄归体吗?

  师傅一睁眼,坐了起来,他说当然可以了,我能骗你吗?

  卧槽,这话说的,我能骗你吗?好像对我多么坦诚似的,我体内的千年太岁,他只告诉我了所有一切的好处,却不告诉我,多少年后,我会被太岁反噬。

  我说既然确定能救蕊儿姐,那我也去!

  师傅一听,忙说,好啊好啊,宝贝徒弟要是一起去了,那成功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

  我想不明白师傅为了帮别人,自己却为什么这么高兴?

  正自说话间,树林中青光一闪,齿三出现在了师傅的面前,师傅问,齿三,事情办成了吗?

  齿三单膝跪地,将腰间一个青色葫芦递给了师傅。

  师傅掀开葫芦口看了看,随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重新将齿三收进太乙铃,我说师傅你这不太道义吧?整天让齿三给你办事,你也不给他点人身自由?

  师傅摆了摆手,嗨了一声笑道,没事,他是鬼,不怕累。

  我倒...

  师傅握紧了手中的青色葫芦,满脸之上净是激动的神情,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兴奋,但说实话,我看到师傅手中的青色葫芦,我也很好奇,我也很想看看魂魄是什么样的。

  我说师傅,你能让我看看蕊儿姐的魂魄吗?

  师傅想都没想,甩手让葫芦扔给了我,说,看吧,看完记得把口堵上,不然会自己飘出去的。

  掀开葫芦口,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发现传说中所谓的魂魄,其实就是...

  宝蓝色的光芒,约有一指长。

  那条光芒像是漆黑夜空中的一朵水晶羽毛,浑身上下散发着宝蓝色的微光,真是好看极了。

  但只看了一眼,我就赶紧合上了葫芦口,毕竟这是蕊儿姐的魂魄,我可不能大意。

  我将青色葫芦交给了师傅,就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去云南找三灾古树?

  师傅说,这个就看你那位朋友了,他什么时候搞来重型武器,我们什么时候去云南,我点了点头,但下一刻问题立马就出现了。

  我说搞到重型武器之后,我们还怎么去?我日,你让宇哥肩膀上扛着火箭筒去做火车吗?你想让我怀里抱一门加特林机关枪去火车站吗?

  师傅说,到时候我们打车去,最好是自己开车去,那个小宇子不是有车吗?到时候武器放在后备箱,咱们一行人坐车去。

  我说好吧,话音刚落,宇哥就给我打电话了,我从怀里拿出手机刚一接通,就听到宇哥说,亮子,你师傅在哪?蕊儿的魂魄找回来了没?重型武器我已经弄回来了,你问问老先生什么时候走?

  我让手机递给了师傅,师傅笑嘻嘻的接过去直接说,小宇子啊,武器弄到了?都什么武器,你告我一声。

  宇哥振声道,德国铁拳肩扛火箭筒一门,炮弹四发,M60式7.62mm机枪一挺,AK47一把,子弹要多少有多少。

  师傅眼睛中精光一闪,猛拍一下大腿,笑道,我靠,太牛逼了!

  尼玛,这句话是我的口头禅,没想到师傅也学会了,师傅继续说,小宇子,你不是有车吗?你想啥时候走,咱就啥时候走,对了,记得带上你老婆。

  宇哥一听可以随时走,立马说,现在我就开车过去找你,老先生你在哪?

  我在青石桥呢,你赶紧来吧,说完,师傅挂了电话,听师傅的语气,他也是很想快点去云南,寻找三灾古树。

  我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因为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游尘这货不可能为了帮助别人,而选择挺身直入那么危险的境地。

  就像去盗发青轮地宫一样,表面上他告诉我,要帮我拿到青轮胸前的玉璧,实际上则是他为了得到青轮生前撰写的一本书,这本书上几乎记载了青轮所有的秘术,不但有青乌之术,风水堪舆,甚至还可能会有医术,因为婷婷每天晚上抱着我聊天的时候,他曾经说过,当年青轮盗发某一处皇陵,无意间吸食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烟,后来找到华佗,帮他开刀洗肺,这才活了下来。

  后来两人相见恨晚,在军营大帐中促膝长谈,可能华佗会教给青轮一些旷世医术。

  我站在原地回想着婷婷跟我说过的这些事情,而这些事情都是没有记载进史书的,其实说白了,关于青轮的故事,史书上一点都不会记载的,毕竟是偷坟掘墓的,曹操能让史官往里边写吗?

  所以,任何人都不知道青轮这个人的存在。

  师傅见我愣在原地,以为我临时怯场,不敢去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笑嘻嘻的说,宝贝徒弟,跟我一起去吧,我有办法让你和婷婷永远在一起,这个永远在一起的意思,嘿嘿,你懂的。

  尼玛,你懂的这三个字,也是我经常说的,我发现这货快让我的口头禅全部学走了。

  我浑身猛地一激动,赶紧拉住师傅问,你的意思是有办法让我和婷婷...弄那个?

  哈哈哈,对头对头,师傅笑的就跟吃屁了一样,我特么的感觉这货真是越来越神秘了,我快要捉摸不透他的意思了。

  我说行,那我现在回家让她喊过来。

  等我回家跟婷婷一说,要去寻找传说中盘古大神心脏所化的三灾古树之时,婷婷也是兴奋的不得了,她屁颠屁颠的跟着我来到了青石桥。

  宇哥蕊儿姐还有师傅已经准备妥当了,看到我们的到来,宇哥急忙挥手,示意我们上车。

  宇哥开车,师傅坐在副驾驶上,我和婷婷还有蕊儿姐坐在后边,婷婷这次显出了真身,她和蕊儿姐一见面,很快就叽叽喳喳的聊上了,尤其是婷婷这种活泼开朗型,很快就跟蕊儿姐聊的不亦乐乎。

  蕊儿姐的高烧基本上已经退了,但如果魂魄不归体,按照师傅所言,蕊儿姐会减少十年的寿命,我仔细一想,可能很多短命之人应该就是早年间被勾去了魂魄吧?

  我自己坐在最右边,索然无味之际,拿出了手机,继续追看最近快火到美国的《出魂记》,话说这作者丫的更新也太慢了,卧槽,这一天才三章,果断不够看啊。

  让最新章节看完之后,我在书评里留言让作者快点更,然后让手机塞进了兜里,心想,这三灾古树不知有多凶险,到了云南之后,一定要加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