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46章 我的身后有个吊死鬼

第46章 我的身后有个吊死鬼

  我愣在原地,浑身都开始发抖了,此刻的我甚至一紧忘了逃跑,就这么傻乎乎的站在原地。

  那鬼火离我越来越近了,我突然感觉我不能动了,我大脑中好像有那种撒开腿就跑的想法,但我的身体却不受控制。

  我知道,这在农村叫做被鬼掩了。

  那点鬼火慢慢的飘了过来,慢慢的,慢慢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我靠!

  他妈的吓老子一跳,原来是一个人叼着一支烟卷在走夜路,真他妈快吓尿我了,我心里想想也是,鬼火都他妈绿色的,哪有红色的?

  安好了车链子,我赶紧骑走,离开了这条小路,终于在路过了两个村庄之后,我找到了那家卖水晶凉粉的摊位。

  买了两份水晶凉粉,我让凉粉挂在车子把上,当下顺着原路返回,我自己骑着车子走在这漆黑的乡间小道上,我不断的劝自己。

  草他吗的,这世界上哪有鬼?老子就不信鬼,老子体内有太岁,老子怕谁?

  然后我还点了一根烟,因为师傅说过,人在走夜路的时候,头顶以及两肩的三昧真火会灭其一火,所以最好还是点支烟来冒充一下,这样鬼魂不容易靠近。

  就这么一直壮胆,我重新路过刚才走的那条乡间小道,刚离开村子进入小路上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对劲了,这自行车越蹬越沉重,刚开始还好点,可是越往后,我就越吃力,慢慢的,我已经累的满头大汗了。

  我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车子的链条上堵了什么东西?

  小时候自行车走在泥地里,很容易塞进泥土,然后车子就走不动了,我停下了车,想要检查一下是不是自行车的问题,可当我下了车往后看过去的那一瞬间...

  我发誓我真的差点吓晕过去。

  尼玛,自行车的车后座上,坐了一个打扮妖艳,面色发白,穿着大红衣裳的姑娘,看样子是要出嫁,我的背后瞬间凝出了一身冷汗,我吓得差点把自行车都扔了,那姑娘掩嘴轻笑对我说,小兄弟,你怎么不走了呀?

  我...我...大姐...你...你什么时候坐在我车子上的?

  我说前边的话之时,一直在颤抖,后来想想,我身上有太岁护体,一般的鬼魂也是不敢轻易跟我干上的。

  穿着大红衣裳的姑娘笑了笑说,我就是刚才坐上的呀,我要去找我的丈夫,他今天刚回家呢,你赶紧走吧,快到了,我就是搭个顺风车。

  我此刻也不知该怎么办了,心想要是转头就跑,先不说这家伙会不会追我,单凭是弄丢了宾馆老板娘的28自行车,那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我说,你还是自己下车走吧,我带不动你,你太沉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特意往自行车的后轮胎上看了一眼,卧槽,那轱辘架子都他娘的快压变形了,我说骑着自行车怎么越来越重。

  她嘻嘻一笑说,哦,那这样吧,你骑上去继续走,这次肯定就不会重了,来吧,我还得赶快回家找我丈夫呢,嘻嘻,我都等他好几十年了。

  我颤颤巍巍的重新上了自行车,尼玛,我终于确定了这货的身份,看她的长相,顶多就是二十岁出头,超不过二十五,而且面相俊俏,顶多就是白了点,白的有点不自然,就像死人那种没有血色的皮肤一样。

  我怕惹恼了她,当下重新骑上了自行车,还别说,这一次真的还挺轻的,比刚才那会轻多了,我也不敢回头看她,就这么拼了命的往前骑。

  她在背后突然说了一句话,她说怎么样?是不是轻了很多啊?

  不知道为什么,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听起来很模糊,就像是嘴里塞了什么东西,又好像是脖子被掐住,然后气管不通畅,说话有点不清楚。

  我还是不敢回头看她,只得拼了命的往前骑,路过那个插有引魂蟠的新坟之时,她那模糊的声音再次响起,她说,小兄弟啊,谢谢你了,我到家了。

  我忙不迭的点头说,好好好,没事没事,不用谢,你赶紧回家吧,赶紧回家吧。

  然后我继续朝前骑行了几十米,这才敢回头看,这一回头不打紧,我差点吓的从自行车上掉下来。

  在那新坟的引魂蟠旁边,半空中浮现出了一根白色的长长的丝巾,而刚才坐在我自行车后座上的姑娘,就在那白色丝巾上吊着脖子。

  由于她上吊的时候,脖子被勒,导致她舌头往外伸的很长,而且眼珠子也往外鼓着,她见我回头看她,便笑着对我摆了摆手说,小兄弟,再见了...

  这一刻,我终于知道她刚才跟我说话的时候,为什么语音模糊不清,因为她的脖子上勒着绳子,舌头一直在嘴外边伸着,而且拉的长长的,所以说出来的话,听起来非常模糊,非常怪。

  而她第一次坐我自行车的时候,我感觉很重,是因为她就是彻彻底底的在我的车后座上坐着,所以我感觉越来越重,毕竟这28大自行车已经算是很古老的东西了。

  而当我转过头看向她的之后,当我第二次带着她往前走的时候,却感觉非常轻,因为第二次她已经让自己的脖子吊起来了...

  我赶紧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宾馆,车把上挂着的两碗冰粉,已经被我晃的差不多要碎完了,不过我能跑回来,我已经很满足了。

  到了房间里,我也没让今天的事情告诉婷婷,不想让她为我担心,在婷婷高兴的吃着冰粉的时候,我走出了房间。

  因为那28自行车的后轱辘架子变形了,用我们这的话来说,就是聋了,我想了想,还是陪给老板娘一点钱吧。

  当我跟老板娘说起这事的时候,老板娘走出宾馆看了一眼自行车,然后说,是不是你路过南边那条小路的时候,感觉后边有人坐你的车子,但你回头看的时候,却什么都看不到?

  我一愣,仔细回想了一下,我回头的时候明明看到了啊。

  没等我说话,老板娘继续说,这种情况多的去了,尤其是南边那条小路,八十年代的时候,只要有人骑自行车路过那里,总会感觉后座上有人,但回头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

  据说是在当初文革的时候,有个姑娘被批斗,她忍受不了,就在晚上偷偷上吊了,幸好她丈夫及时发现,让她救了下来,但上吊的时间太长,眼看是救不活了,她临死之前,拉着她丈夫的手,说还想坐一下自行车,那年代,自行车可是个稀罕物,他丈夫根本借不来,所以到咽气的那一刻,她也没能坐上。

  所以啊,只要有人骑自行车路过那里,只要感觉车后座上有人,只要你别吭声,一直骑着往前走,她坐一会,自己就走了。

  哦——我长长的哦了一声,我说我还真不知道这个事,你这车子多少钱,我赔给你。

  老板娘说没事的,你就陪我一个轱辘钱吧。

  我甩手扔给老板娘了一百块,说不用找了,我再拿两瓶水就行,走在楼道里的时候,我才想明白,别人看不到那个女人,那是因为他们都是普通人,我不一样,我体内有太岁,而且跟师傅学过青乌之术,所以我能看得见。

  仔细想想,那个女鬼也没啥恶意,可能真的就是在等候她的丈夫吧。

  这个平静而又神秘的夜晚,就这么过去了,当晚搂着婷婷,她睡的很香甜,或许是因为吃了我跑几里地给她买回来的水晶凉粉吧。

  翌日清晨,我最早醒来,看了一眼即将赶到的云南省,我心中充满了期待,一方面能够帮助蕊儿姐魂魄归体,另一方面师傅说有办法让我跟婷婷在一起,如果真的是这么两全其美,那我就算被师傅利用一下,又如何?

  人生不就是这样吗?你利用我,我利用你,旧社会上海滩的青帮老大杜月笙,他曾经说过一句话。

  不要怕被别人利用,被别人利用说明你还有用。

  为了能和婷婷OX,拼了!三灾古树到底有多凶险,老子也要闯他一闯,实在不行,老子回巫峡,喊上冥殿十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