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48章 沼泽鳄鱼

第048章 沼泽鳄鱼

  一条成人胳膊粗细的蟒蛇跃然而起,朝着婷婷快速袭去!

  那蟒蛇上半身弹射在空中,张开血盆大口,眼看就要朝着婷婷咬过来的刹那,只听嗒嗒嗒几声枪响,蟒蛇的脑袋瞬间被打的稀巴烂。

  仔细一看,原来是宇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直接用M60干掉了这条蟒蛇!

  这枪法之准,出手之快,真让人暗暗乍舌!

  蟒蛇的脑袋被打穿,整个头颅骨基本上是碎了,此刻躺在草地里,还在不停的颤抖着身子,毕竟它的神经还未完全停止运作。

  宇哥淡淡的说,没事了,我们走吧,说完这句话,他回过头来轻声问蕊儿姐,蕊儿,没吓到你吧?

  蕊儿姐很是善解人意,她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我们一行人再次朝着原始森林的内部走去,虽说南方天气炎热,但走在这终年不见阳光的森林里,阵阵阴凉不断涌现。

  我们谁也不敢大意,刚才是条蟒蛇窜起伤人,如果没有宇哥在,那我和师傅真的难以对付,毕竟蟒蛇这种东西,他并非是邪物,并非是鬼魂,青乌之术对它没用。

  而就在我们继续前行没多久之时,前方茂密的树木,忽然变得十分稀少,地面上的杂草也没有刚才那么高了,师傅正要往前走,宇哥猛然大吼一声,别动!

  这一声狂吼,让师傅吓了一跳,婷婷也是赶紧抓住了我的胳膊,师傅转过头问,怎么了?

  宇哥指了指东南角的一处非常不明显的牌子,那牌子上画着骷髅头已经炸弹的模样,显然,这是雷区!

  他妈的,在这原始森林中竟然还有雷区?按理说雷区一般都是两军对战之时给布下的,再说了,哪支部队会在这里设下雷区?他们的目的何在?

  宇哥走到师傅面前,急切的问,老先生,去三灾古树,非要走这条路吗?

  师傅先是一愣,随后看了看前方说,恩,没错,确实要走这里,师傅的话音刚落,我就想不明白了,既然去三灾古树必定要路过这里,既然师傅当年去过,那我很想不明白,这货当年是怎么走过雷区的?

  难道是飞过去的吗?难道也是用的九云莲吗?

  但看师傅今天的反应,如果宇哥不在,他肯定就一脚踩进去了,按理说他肯定不知道这里是雷区,也就是说,难道师傅上次来的时候,这里还没有埋下地雷吗?

  可是指示雷区的牌子,却是年代久远,看起来就像是七八十年代的,我心说这会不会是打越战之时留下的?

  79年越战,越南人在老山前线埋下了很多炸弹,那里可谓是真正的雷区,从来没人敢进去,多少年过后,专门有军队在山中爆破,将雷区中的炸弹地雷全部引爆,来保证过路人的安全。

  目前,唯一的可能性,那就是师傅要不没来过,要不就是几十年前来过,而他来的那时候,这里并没有雷区!

  想到这里,我眯眼朝着游尘师傅看了一眼,这货到底多少岁,我真的看不出来,他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就算他说了,我也不会信,我估计他就是个老骗子。

  当下众人都站在雷区外边,谁也不敢进去,宇哥看起来有点着急,他问师傅,那有没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

  师傅想了想说,地雷炸弹我不太懂,这个我应该问你,有没有别的办法?

  宇哥一怔,随后忙说,如果我带的有扫描仪,那我们可以绕开地雷,问题是我来之前,根本不会料想到会经过雷区,如果老先生没有办法,我们就只有绕行。

  头顶上的阳光慢慢的消弱,现在已经下午四五点钟,如果我们不尽快绕过雷区,那晚上如果停留在这原始森林里休息的话,那会是很危险的。

  师傅说,绕行的话,距离太远,天黑之前根本不会到达一个安全的地方,也罢,我再次施展一次九云莲吧。

  说话间,师傅将挎包放下,从里边掏出黄纸狼毫朱砂,再次折叠起了莲花,而这一次,他竟然折叠了整整二十九朵!

  尼玛,不是叫九云莲吗?怎么可以弄这么多?

  师傅看到了我惊讶的神情,他心里很清楚我为什么会惊讶,当下他嘬了一下牙花子,笑眯眯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瓜娃子,你以为九云莲就只有九朵吗?

  我现在的功力,能够操控三十朵莲花同时运转!而九云莲,只是这道术的名称而已,名字中带九,并不一定就只能用九朵,懂了吗?

  哦,我点了点头,一副受教的样子,仔细想想,在中国古代,一般都是以九为尊,九为最大,也有九九归一之说。

  随后师傅念起咒语,掐起法决,将二十九朵莲花抛了出去,那二十九朵莲花在距离地面一尺左右的高度悬浮了起来,一朵挨着一朵,搭建起了一座莲花桥。

  每多莲花中间的间距也就是一尺半左右,正常人都能一步跨过,当下我们走上了莲花桥,还别说,师傅这玩意真他娘的好用,上一次去盗发青轮地宫,就是用的这种办法,使我们顺利渡过了黄泉,这一次还是同样的办法,让我们渡过雷区。

  二十九朵莲花,远远不够连接整个雷区的长度,师傅操控起后边的莲花,飞到前边,继续搭建莲花桥,就这么一直循环,最终我们走过了雷区。

  宇哥这一次对师傅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从军三年,接受的全部都是高科技武器,对于青乌之术,他肯定不懂,也没接触过,今天可谓是让他大开眼界了。

  从这一刻起,宇哥更加相信师傅了。

  转眼间,已经到了下午六点钟,此时的夕阳远在天边,将白色的云彩映得通红,婷婷笑嘻嘻的对我说,亮子快看,那就是火烧云。

  我说婷婷别闹,这会说不好有什么凶险的东西,我们还是得小心点。

  师傅笑了笑说,没事,危险还离我们远着呢,其实这次我们的运气非常好了,上一次我来这里的时候,有只眼镜王蛇猛的窜起来咬我了一口。

  我说我靠,眼镜王蛇咬你了一口?

  尼玛打死我,我也不信,眼镜王蛇,那可是世界十大毒蛇之一,这货要是被咬一口,今天还能站在这里悠闲的跟我们扯淡?

  师傅哈哈一笑说,它确实窜起来了,也确实打算咬我,但最后被我反咬死了!

  宇哥没有说什么,而是认真的点了点头,自从见识了师傅的九云莲之后,宇哥对于师傅非常盲目的信任。

  自从走出雷区之后,我们越往前走,树木就越少,直到我们来到一片平坦的沼泽地上,师傅说,大家小心点吧,我们五个人尽量挨的近一点,如果掉进沼泽里,千万不要挣扎,越挣扎,陷进去的越快。

  我以前没事喜欢看电视,而且经常看人与自然,话说沼泽地里鳄鱼最多,走在这沼泽地里边,我甚至感觉腿肚子一直在发抖。

  鳄鱼这种凶猛的生物最善于偷袭,他们往往喜欢埋伏在河边草丛里,等到猎物过来喝水的时候,猛的窜上去,咬住猎物的脖子就往水里拖,别看鳄鱼属于爬行动物,但力气却是大的惊人,只要猎物被拖进了河里,就算不被咬死,也得被淹死。

  想到这里,我不敢大意,急忙将AK47打开保险,子弹上膛,妈蛋的,只要有风吹草动,老子立马突突过去一梭子子弹!

  可是这事情往往总是怕啥来啥,本来我们走在草地里,就已经很担心了,结果还就偏偏给遇上了,不过幸好不是被偷袭,而是走在最前边的师傅先发现的。

  不等宇哥走上前来,我特么二话不说,直接抱着AK47让那只三米多长的鳄鱼射的冒烟,尼玛,这一梭子子弹突突完之后,我只感觉手腕都是发麻的,这枪的后坐力果然不同凡响!

  宇哥对我伸了一下大拇指,示意我做的好,我对着宇哥点了一下头,没等我转身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我就赶紧大喊,宇哥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