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50章 三世英豪,一世屌丝。

第050章 三世英豪,一世屌丝。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封神榜中所演绎出来的万魔洞,在现实中不可能存在,要是真的存在的话,那特么的会有多少妖魔鬼怪?

  万一窜出了这座山,那还了得?

  我和宇哥又各自钻回了帐篷,临进帐篷之前,游尘师傅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明天不管你们看到什么,千万不要惊讶。

  我们点了点头,随后钻进了帐篷里,我刚一进帐篷,婷婷笑嘻嘻的就搂住了我,她说,亮子啊,今晚你可别睡,等着跟我一起看月亮,好不好?

  我说别闹了,那应该都是传说中杜撰的,在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能让自己看到前三世的东西呢?

  可婷婷不依不挠,拉着我的胳膊摇来摇去,那意思就是非要去看看,我说好好好,先躺下休息吧,如果今晚是个满月,咱们就去看看。

  其实我也想去看,问题是刚才听了师傅最后那句话,我的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躺在了帐篷里,双手垫在脑后,不停的思索着自从认识师傅之后所发生的事情,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什么头绪,就在我昏昏欲睡之时,婷婷突然晃了晃我,小声对我说,亮子快出来,你看天上的月亮多圆。

  我朦胧着睡眼从帐篷里钻了出来,朝着夜空中看了过去,浩瀚的星空中,一轮明亮的圆月悬挂当中,今晚竟然正是满月!

  婷婷拉着我往三世桥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对我说,亮子,你赶紧上去看看,然后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过一会你要讲给我听哦。

  我淡淡的笑了笑,跟随着婷婷走上了三世桥,说实话,刚走到桥梁上的时候,我突然有种窒息的感觉,就好像灵魂突然离体,只剩下了躯壳一般。

  走到了三世桥正中间之时,我们停了下来,婷婷蹦着跳着说,亮子快看看呀。

  我捏了一下婷婷的白皙软滑的小脸蛋,当下抬头朝着那一轮明亮的圆月看去,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吧?

  月亮还是以前那个月亮,只不过此时身处西南边陲,在这里看到的月亮似乎更大了。

  婷婷小声问我,亮子,看到什么了?

  我没有理她。

  婷婷又问我,亮子,你到底看到什么?

  我还是没有理她。

  婷婷疑惑的问我,亮子,到底看到什么了?

  这一次,我听到了婷婷的声音,但不知为何,她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却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我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了一样。

  世界好像突然就这么安静了下来,我听不到鸟兽虫鱼的任何叫声,也听不到脚下这条小河的流水声,整个大脑好像在这一瞬间变的空白。

  而我再次朝着月亮看去,这一看不打紧,我惊讶的张开了嘴!

  那轮满月之上,赫然浮现出了当初我第一次亲吻婷婷时所出现的画面,还是那个金甲武士,只不过这一次是他带领着千军万马冲锋,勇猛杀敌,身上的金甲战袍已经被染成血红色,与头顶上的两条鲜红色的翎羽遥相呼应,真乃血色战神。

  过了一会,我又看到了当初那个进京赶考的书生,他在朝中颇受赏识,受到皇帝的各种恩宠,他很想早点回家看看自己的娘子,但无奈朝中事务繁忙,根本没时间回家,直到几年以后,他位极人臣,终于有时间回家了。

  可回家后看到的却是一番凄凉破败的景象。

  这应该是我的第二世,而当我听到皇帝喊那书生名字之时,我彻底震惊。

  那书生模样的人,竟然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张居正!

  而此时画面一转,再次浮现出了民国时期的那种打扮风格,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绅士坐在舞厅里,眯眼欣赏着舞台上最中间那个女郎,看到了这里,我突然想起婷婷家里一楼挂着的那副壁画。

  我曾经问过婷婷那副照片是谁,婷婷说是她父母。

  其实那照片中的人,正是我和婷婷的上一世!原来让我一直感觉很好奇的照片,竟然就是我本人!

  眼看所看到的一幕,正是当初我亲吻婷婷时所看到的,而后我继续看了下去,舞台上最中间那女郎慢慢的走了下来,与穿中山装的男子坐在了一起,有说有笑的聊起天来。

  最后两人同到一间房子的时候,那女郎说出的一句话,让我差点吓的蹲坐在地上。

  女郎坐在中山装男子面前,小心谨慎的问,松坡将军可有脱困之计?若是还没想到,小妹这里,倒是有一计。

  我的天啊,我的第三世竟然就是蔡锷,蔡松坡?

  众所周知,当年孙中山推翻满清,袁世凯却窃夺了革命的果实,后来还想登基称帝,复辟旧制,当时所有的军阀,张作霖孙传芳等人都是袁世凯的心腹,也都算是袁世凯一手提拔上去的。

  唯独滇军将领,蔡锷与袁世凯没有什么大关系,而且袁世凯想要登基称帝,蔡锷心里可不认同,后来袁世凯让蔡锷软禁在北京,不管出入任何地方,都有人严密监视。

  也就是这样的条件下,促成了后来的千古佳话,小凤仙帮助蔡锷脱逃北京的事迹。

  蔡锷逃出北京,最后举兵讨袁,再创共和。

  这三世看完,我的听觉再次恢复,我能听到婷婷的说话声了,也能听到脚下小河的流水声了,也能听到远处原始森林里的狼叫兽吼了。

  婷婷问我,亮子你看到什么了?赶紧告诉我呀,快牙快呀。

  我拉着婷婷走下了三世桥,回到帐篷里之后,我让自己所看的全部告诉了婷婷。

  婷婷满意的点了点头说,这三世桥的传说原来是真的啊,你看到的一点都没错,你的前三世都是大人物。

  我默不作声点了点头,然后心说,怪不得我这一世是个屌丝男,我的福气运气在前三世已经用光了,所以到这一世,我不是政府的高官,也不是商界的大佬,我就是个屌丝男,整天打游戏,一事无成。

  我这一会,两腮有点疼,因为我很想哭,我自己也说不上什么感觉,反正就是想哭,婷婷竟然追随我了整整三世,而且前三世都是最终没有在一起。

  吕布那一世,最终我的灵魂死在了河边。

  张居正那一世,等我拥有了所有的功名,自己的妻子却在一场爆发的瘟疫中死去。

  蔡锷那一世,更是千古佳话,小凤仙帮助蔡锷逃出了北京,最后自己却落个坐牢的下场。

  我轻轻的抱住了婷婷,我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才好,婷婷,我...

  我哽咽了很久,愣是没说出那句我爱你,或许一个大老爷们说出这句话有点煽情。

  过了一会,我问婷婷,我说我前三世都是大人物,这一世就是个小屌丝,你还愿意跟着我吗?

  婷婷嘻嘻一笑,躺在我旁边抱住了我,还把大腿放到我的身上,她说,一个女人爱上了另外一个男人,是从来不会介意他有没有钱或者有多大本事的,这就是爱情。

  我点了点头,默不作声,心想在这个拜金的年代里,我能找到婷婷这样的女神级还不图金钱地位的女朋友,那可真是我前三世修来的福气。

  这一晚,我抱着婷婷睡的很香,那感觉就好像小时候躺在草丛里看着天上的星星一样。

  第二天,等我和宇哥醒来的时候,师傅还坐在河边盘腿打坐,齿三无精打采的坐在他的旁边,一会拿一颗小石头扔进河里。

  等我走出帐篷,我问师傅,我们什么时候上山?

  师傅睁开眼睛笑道,先吃点东西吧,一会就上山,记住我昨晚说的话,到了山上之后,不管你们见到什么东西,都不要吃惊,一切听我的,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我们就能顺利上山。

  听师傅说有可能能顺利上山,宇哥在一旁也是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一切都愿意听师傅的指挥。

  等我们几人吃过了早饭,当下齐齐的抽着西南方那座山看了过去,那座山上绿意葱葱,古木参天,单站在这里,还是无法看清哪棵才是三灾古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