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52章 鬼母妖花

第052章 鬼母妖花

  我心说完蛋,当下就要打开阴阳伞,不管能收多少,至少先收进去再说,谁知就在我拿出阴阳伞,还没来得及打开之时,师傅突然说,不要紧张!

  那些鬼魂虽然都停在了原地,而且都看向了我,此时全部朝着我涌了过来,但却仅仅只是围绕着我不停的转来转去,而且伸着鼻子嗅着味道。

  师傅说不要紧张,他们闻不到我们身上的人气,不必动手,我赶紧推开婷婷,让婷婷小心翼翼的走到宇哥跟蕊儿姐的旁边。

  尼玛此刻那些鬼魂围绕着我,摸着我的头,摸着我的胳膊,摸着我的身子,竟然还有个大妈模样的鬼魂在我摸下边,卧槽你大爷的,做鬼了还这么不检点?

  我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只得让他们好好的摸,我感觉自己就好像一个日本女优,此时正被成百上千的男人围在中间。

  幸好师傅的金针阻挡住了我体内的阳气,不然像我这种体内阳气十足的人,基本上要被这群鬼魂吸成肉干。

  我看着周围这些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幽魂,心里祈祷着他们赶紧闻,赶紧摸,摸完了赶紧滚蛋吧。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不知道哪个犯贱的鬼魂,竟然对我脖颈后边的金针产生了兴趣,当下就要伸手来拔。

  师傅猛一瞪眼,大喝一声,找死!

  瞬间漂浮在师傅四周的符咒飞过来了一张,那符咒犹如一把飞刀,在击中那只鬼魂的刹那,将他瞬间剿灭,魂飞魄散。

  我估计这个要拔我金针的鬼魂,生前可能就是个地主老财,看到金子或者值钱的东西就忍不住想要据为己有。

  师傅击杀掉这个鬼魂,我很担心其余的鬼魂群起而攻之,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那些鬼魂竟然没人在意同伴的死去,仍然是继续朝着我这里围过来。

  看着周围那些鬼魂,脸上挂着眼球的,缺胳膊少大腿的,还有一些嘴角流着血的,尼玛要多寒颤有多寒颤,终于不知熬了多久,那些鬼魂终究是没闻到生人的气息,这才缓缓的走回了原地,渐渐的化作一点星光,重新飘回了空中。

  呼!

  我听到众人几乎是同时长出了一口气,我连忙跑到师傅旁边问他,师傅,我们身上没有生气,路过将臣的时候,将臣没有复活,可这些游魂野鬼是怎么复活的?

  师傅将符咒收进怀里,皱着眉头说,这个我也不清楚,可能是会移动的活物,就有可能触动某些机关,而触动机关之后,这些鬼魂全部就被放了出来。

  我抬头朝着树林上空看了一眼,这一眼不打紧,差点给我吓尿。

  这森林上空的枝头上,竟然挂满了骷髅头,而那些星光都是慢慢的漂浮到了骷髅头里,从脖颈处的洞口重新飘回骷髅头内部,此时树枝上那些骷髅头中的双眼,鼻孔,以及嘴巴中闪烁着淡淡的光芒,别样渗人。

  师傅说,没事了,我们赶紧走吧,这座山不大,我们赶紧寻找骨魔洞,三灾古树就在那个山洞里边。

  啊?

  我特么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传说中的三灾古树,竟然长在山洞里?

  按照现代科学来讲,树木一般在阳光充足的地方,才能长势良好,难道在漆黑的山洞中,也能生长的非常良好,生存几乎万年?

  我们刚走过幽魂阵,便听到后边传来嗖的一声响,当时我也没在意,但又走了两步之后,突然感觉不对劲了!

  我回头一看,瞬间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宇哥去哪了?!!!

  蕊儿姐看到我惊恐的眼神,连忙也是回头一看,这一看不打紧,也是吓了她一跳,宇哥竟然无声无息的就这么找不到了?

  我赶紧喊住师傅,让他停下来,师傅从包裹中抽出浮尘,同时让夏人剑扔给我,此时夏人剑的剑身上,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光芒,那是附近有邪物才会出现的征兆!

  蕊儿姐双手捂在嘴边大声喊道,宇,你在哪啊!

  我们几人也是赶紧往四周看去,但却不敢分开寻找,因为我们一旦分开,就有可能永远没办法聚到一起了。

  蕊儿姐话音刚落,我们就听到北边草丛里传来一阵动静,当下师傅带头,赶紧拨开杂草冲了进去,我握紧夏人剑,带着火箭筒,随后跟了过去,婷婷跟蕊儿姐一起在我们身后,以防不测。

  当我们拨开草丛冲进去的那一刻,我吓了一跳,一株成人身高的鲜艳的奇花上,伸出了无数的触手,此刻缠绕着宇哥,正往那花瓣里边塞。

  而那血红色的花瓣里边,竟然长满了黑色的倒刺!如果宇哥被送进花瓣嘴里,这一口咬下去,就永远别想再出来了!

  宇哥的双手双脚,以及嘴巴全部被花瓣的触手牢牢地捆绑着,他没办法发声,也没办法抽出肩头的特战匕首,师傅大喝一声甩动浮尘,顿时从浮尘中射出十几根银针!

  那银针上夹杂着血红色,我听师傅说过,那应该是黑狗血,而面前这株长相酷似牵牛花的奇花上,应该充满了剧毒,所以用沾染了黑狗血的银针,比带毒的银针更好用!

  果不其然,在银针击中了那朵奇花之后,缠绕在宇哥身上的触手突然松开了,宇哥直挺挺的掉在了地上,但宇哥还在空中未落地之时,噌的一下从肩头拔出了特战匕首,不等奇花的触手缩回,当下健步如飞,猛然窜上去,一刀斩下,砍断那奇花树根触手。

  而那触手竟然像壁虎的尾巴一样,被砍掉之后竟然还是活蹦乱跳的。

  师傅一击之下,将宇哥救回,但那多奇花不甘心到嘴里的食物就这么跑掉,花瓣在这一瞬间迅速绽放,从花心当中再次伸出几十根触手,这次的触手跟刚才缠绕宇哥的大不相同。

  刚才的那些,看起来就像藤蔓,但这次伸出来的触手,看起来就像舌头,上边还带有黏糊糊,黑漆漆的液体,估计就是毒液!

  师傅急忙挥动浮尘,挡在前边,尼玛我看这花如此之诡异,当下也不敢多想,直接从后背抬出了火箭筒,立马装上炮弹瞄准了那朵奇花,开炮前一秒,我对师傅大喝一声,师傅快趴下!

  师傅的反应相当神速,几乎是我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师傅就已经卧倒在地了。

  轰!

  一声巨响,那多奇花被轰的五马分尸,空气中弥漫着黑色的烟气,那鲜艳的花瓣被炸的飘散在空中,只是花瓣上的黑刺,还在不停的晃动。

  师傅说,赶紧走,这是传说中魔国的鬼母妖花!

  等我们跑到了安全的位置,众人惊魂未定,谁也不敢再往前走了,当下都坐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问师傅,那个鬼母妖花是什么东西?

  师傅将浮尘放在怀里,对我说,我曾经游历西藏之时,跟一个喇嘛交情非常深,我们经常交流经验,有一次他请我阅读上一任喇嘛留下来的典籍,我就曾在典籍中看到过,这种花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鬼母妖花。

  我们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说话,师傅继续说,相传这种妖花根本不存在于世间,没想到今天却在这座山上遇见了。

  我说师傅这妖花是不是带毒啊?还有它是怎么生长成这样的?我靠一人多高,我长这么大都么见过这么高的花。

  师傅说,那个喇嘛的典籍上是这样记载的,据说魔国的鬼母有一天看中了一个男人,那男人非常的帅气,随即她将那男人召到皇宫,与他夜夜笙歌,好不快活。

  但有一天,这个男人却下毒害死了鬼母,原因正是因为鬼母十几年前率领军队消灭了那男子所在的国家,而鬼母之所以遇上这个男子,并非偶然,而是这个男子故意设下的圈套。

  鬼母心中怨念极深,被毒死之时,将自己的灵魂寄托在了一株野花上,那朵野花就是最初的鬼母妖花,相传此花周围十丈之内,若是出现男人,必定会被花朵之上的藤蔓所缠住,然后被吞进花瓣之内,花瓣上全部都是毒刺,只要被吞进去,必死无疑!

  我说我靠,这鬼母妖花可真怪,还专门杀男人?妈的,全天下的男人又不是都想害死她,是她先灭了人家的国家,这事按理说是她的不对呀。

  师傅刷我了一巴掌,骂道,你个瓜娃子,人家是对是错,你管得着?你需要管的,就是保住你的小命。

  大家休息了一会,正要上路,却突然从森林深处飘来了一股浓烈的...

  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