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53章 嗜魂鲲

第053章 嗜魂鲲

  我噌的一下就站直了身子,举起夏人剑,警惕的看着四周,婷婷和蕊儿姐不由得捂住了鼻子,这种血腥味最是让女人反感。

  师傅对我们说,继续走吧,快要到血池了,大家小心点。

  我连忙跟上师傅问,师傅,血池是什么东西?

  师傅没有说别的,只是淡淡的对我说了一句,一会你就知道了。

  众人顺着小路继续往前走,师傅毕竟是来过一次,他对这里还是有点印象的,我们也不用担心师傅会带错路,说的难听点,这座山巴掌大,他就是想带错路,估计都难。

  没走多远,就从树林深处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喝水,又像是凉水被烧开之后的声音。

  拨开杂草,当我们走进这片树林之后...

  呕——!

  我掐住自己的脖子,不由自主的干呕了一声,众人也是瞬间愣在了原地,似乎全被吓到了。

  在这密林当中,竟然有一处半个篮球场大小的血池!

  那血池的形状呈椭圆形,里边浓浓的鲜血正在咕噜咕噜的翻滚着,池水中不断的冒出泡泡,好像这血池被煮沸了一样。

  我们都难以忍受这浓重的血腥味,当下都是捂紧了鼻子,一个个皱着眉头,等候着师傅的发话。

  师傅看着血池,小声喃喃道,这么多年没见,这血池的威力更大了。

  我凑身到师傅后边,小声问,师傅,我们必须得走过血池吗?

  师傅点了点头,此时从地上捡起了一颗小石子,朝着血池的上空,平行扔了出去,就像小时候打水漂一样。

  那颗小石子脱手之后,顺着血池上方一尺处,朝着前边快速飞去,不巧刚飞到血池正中间之时,忽然从沸腾的血水中伸出了一把黑色的幻影战斧,这横空一斧劈下,将那颗小石子顿时劈的粉碎!

  师傅重重的叹了口气说,怎么会这样...

  我说怎么了?我们过不去吗?实在不行用九云莲吧?

  师傅转过身来对我们说,这次九云莲也没用了,刚才血水中伸出来的那柄战斧,你们可都看到了?

  宇哥蕊儿姐还有我和婷婷同时点头,师傅继续说,那战斧如幻影般存在,刚才那惊鸿一瞥,我已然知晓,这战斧是由戾气凝聚而成,而单单一把斧头还不可能做到如此通神的本领,说明血水中还有别的东西操控着战斧。

  我朝着这血红色的池水中伸头看了一眼,因为这池水都是深红色的,根本看不到池底,而且还不停的往外冒泡,所以可视度非常低,但就在这时候,我愣是看到了一条鱼,没错,我这在不断翻滚的血池中,竟然看到了一条鱼,而且很像很像红鲤鱼。

  我指着那条鱼,惊讶的赶紧回头喊师傅,还没来得及说话,师傅就叹了口气说,那不是鱼。

  我疑惑道,不是鱼?我明明看到是红鲤鱼啊!

  师傅有点生气,抬手刷了我一巴掌,呵斥道,日他先人板板的,你家的鱼能在血水中养活?

  我揉了揉后脑勺,没再吭声,宇哥问师傅,老先生,我们能不能绕行过去?

  师傅看了一眼宇哥,随后摇了摇头,他说,我敢肯定,在这血池两边的树林中,还会有更多危险的东西等着我们,不信的话,你们看看池水边上有什么不同。

  师傅这么一说,我们赶紧朝着池水边上看去,看了好半天也没发现什么。

  过了一会,师傅指着血池的右边对我们说,你们看血池边上的土壤,全部呈现暗红色,在这血池两侧的树林里,这些树木花草这么多年来被这血池中的血水所灌溉,而这血水中充满了杀戮之气,以及暴戾之气,恐怕这附近树林中的花草树木,皆非善类。

  师傅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不能轻易绕行,万一血池两侧的树林中长满了鬼母妖花怎么办?那可真是羊入虎口,等我们刚走进树林的一刹那,立马会有上千根触手抓住我们。

  而如果不绕行走两侧树林的话,我们就必须想办法走过这个血池,这血池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半个篮球场的面积,足够我们在这里费上好半天功夫了。

  我问师傅,那血水中的鱼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非要走过这血池吗?

  师傅厉声回道,格老子的!你想让我说多少遍?那不是鱼!

  好好好,不是鱼不是鱼,那你得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吧?

  我话音刚落,师傅从怀中掏出了两张符咒,先甩手扔出去了一张,那符咒飘到池水上空,登时有条浑身血红色鳞片的鱼窜了出来,一口咬住符咒,没等落到下方的血水当中,师傅抬手又扔出了第二张符咒,将那条鱼定在了空中,随后念动咒语,控制着那条鱼,缓缓的飞了过来。

  等这条鱼上了岸,被扔到我们脚边的时候,我不由得大惊失色!

  这尼玛是什么玩意!

  在水里我看着它挺像鱼的,可上了岸却真心吓我一跳,这条鱼浑身上下的鳞片上,竟然全部都是人脸!

  它的每一片鱼鳞,都是一张人脸,就这一尺多长的身子上,竟然布满了人脸模样的鳞片,而且那些人脸的表情各不相同,男女老少,喜怒哀乐各种表情都有,而且还有的人脸竟然表现的很痛苦。

  宇哥常年在部队,很少接触到这种神秘的东西,他问师傅,为什么这条鱼的身上竟然长满了人脸?

  师傅指着血池说,这血池中的血水,并非他物,而是真真正正的鲜血!如此面积的血池,你们想想,得杀掉多少人才能弄到这一池子的鲜血?

  我突然间想起了刚才路过的幽魂阵,我心想,难道刚才那成百上千个鬼魂的真身,就是死在了这里吗?

  师傅又说,这种东西不是鱼,荒兽图志上曾有记载,冥府有兽,鲜红胜血,其常年生在在血池当中,鳞片如脸,大小如甲,是为钟馗手下行刑鬼之一,名为嗜魂鲲。

  我们全部惊讶的愣在了原地,这东西竟然还不是人间的?

  师傅继续说道,钟馗是捉鬼天师,他能奴役鬼仆来帮助他,在冥府的十八层地狱中,每一层地狱都是用来折磨鬼的,那些生前穷凶极恶之辈,死后都会下地狱,而这嗜魂鲲正是第六层,罗刹血狱的行刑鬼,被扔进第六层地狱中的人,生前多是谋害亲人,或者作出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死后被扔进罗刹血狱的血池中,整日遭受上万只嗜魂鲲的吞咬。

  我说我靠,地狱里的东西,怎么会在人间出现?

  师傅冷哼一声说,这东西,顶多算是邪恶之人用巫术加以鲜血,最后杀死上万人来培养出来的,跟冥府里真正的嗜魂鲲相差甚远!

  我说咱们别扯那些没用的了,师傅你倒是赶紧想想办法怎么过去啊,难道一直在这里耗着?这也不是事啊。

  其实说实话,我是有点饿了,但我现在吃不下东西,尤其是在血池附近,能忍住不呕吐就算不错了,更别说吃东西了,谁要是能吃的下去,那得多大的忍耐力?

  众人都默不作声了,师傅也是连连叹气,看样子不知道该怎么渡过去,突然间,宇哥说了一句话。

  他说,老先生,你不是说你以前来过一次吗?上次你来的时候,是怎么渡过血池的?

  师傅侧头看了一眼宇哥,随后说,那年我来寻找三灾古树,也正是走到了血池这里,因为没有办法渡过血池,所以我只得原路返回。

  突然间,我像是明白了什么,我心说师傅以身犯险,为了别人的事情赴汤蹈火,看起来就有点不对劲,说不好他来这里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办,上一次,他也是来到血池前,因为无法渡过血池,这才原路返回,而这一次,难道还要无功而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