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57章 金山公墓

第057章 金山公墓

  师傅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宝贝徒弟,你也不要担心了,你身上有太岁护体,这虬褫是永远也伤害不了你的。

  我说这不是裤裆里拉二胡,扯淡吗?虬褫伤害不了我,这是小事,问题是特么的后背上盘着这条虬褫纹身,我心里发憷,婷婷不敢抱我了,也不让我亲她了,更不让我摸她了,我日,我就这么点爱好,还给我彻底剥夺了,你说怎么才能解除这个诅咒?

  师傅坐起了身子,想了一会说,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毕竟南疆的巫术种类繁多,一时半会我也想不出法子,你给我几天时间,让我思考一下该怎么办,反正只要你不会有生命危险就行了,这几天我一定给你想出办法,毕竟死人记并非什么歹毒至极的巫术,想要破解还是有办法的。

  我点了点头,又跟师傅扯皮了几句,最后坐公交车回到了家。

  而当我坐在14路公交车上回家的时候,突然感觉不对劲了,这大夏天的,公交车上也没空调,但是车内却是非常阴凉,阴凉的有点不正常,我转头仔细的看了看公交车的前后座位,这车上人不少,按理说应该很闷热才对。

  当下我一心都想着怎么才能让后背上的虬褫给弄掉,也没在意那么多,当14路公交车路过金山公墓的时候,公交车上的自动报站响起,说是金山公墓到了,在那一愣神的功夫,我眼角余光看到了一个人走下了车,手捧一束白色鲜花朝着公墓走了进去。

  猛然间,我脑中犹如划过一道闪电,刚才下车的那个人,我有种熟悉的感觉,但我没注意到他的脸,所以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公交车继续往前开,等我伸着脑袋往金山公墓看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那个人了。

  我回到了家,婷婷正坐在我的卧室里玩着LOL,老爸老妈又出差去了,哎,这个年代的父母,就是一心想赚钱,不过想想也是,他们不努力赚钱,将来拿什么给我娶老婆?

  这年头娶老婆没车子没房子,一切都免谈。

  哎,他奶奶的,还是女鬼好啊,不要任何物质,只求跟着我就满足,现在想想,女人,又不是个好东西了,真正的好东西,还他妈是女鬼!

  我走进了自己的卧室,问婷婷,你吃饭了没?

  婷婷正在打团呢,而且打的不亦乐乎,问题是她还开着小队语音,一边打一边跟队友说,卧槽卡牌你是猪啊,你的黄牌一次都没切出来过,妈的女警你大招呢,对面俩残血你没看到啊,德玛你傻屌啊,出个大帽干什么!

  对面一众渣渣被婷婷喷的体无完肤,我瞬间就给婷婷跪了,卧槽,当初她勾引我的灵魂,让我的灵魂去融掉我的符文,就是为了不想让我整天迷恋这款游戏,妈的,现在我不迷恋了,她倒是迷恋起来了。

  我心说,算了,还是先去做点饭吧,看婷婷的样子估计也没吃早餐。

  而就在我刚准备做饭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响了,我在屋里喊了一声谁啊。

  门外传来一阵浑厚的回声,小兄弟,是我,请开下门,好吗?

  我一听声音很熟悉,但想不起来是谁,当下就打开了房门,这一打开不要紧,我当场就吓的愣住了!

  我记得很清楚,在重庆巫峡回来的火车上,这货给我了一万块来买我的一滴鲜血,而等我回到家之后,那一万块却变成了冥钞!

  我特么到现在都不会忘!

  而且我今天一看他穿着打扮,就知道今天走下公交车,手捧鲜花的男子是谁了。

  没错,就是他!

  见我顿时咬牙切齿,那中年男子对我深深的鞠了一躬,他说,非常抱歉,上次骗了你,可当时的我,真的没钱,这次我是来赔偿你的。

  说话间,他递给我了一个提包,然后一脸真诚的微笑看着我。

  我没有伸手去接,他笑眯眯的对我说,小兄弟,不邀请我进去坐坐吗?

  我看他没有一丝要害我的样子,当下就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说,请进吧。

  到了屋里,他让手中的提包扔到了茶几上,随后坐在沙发上摸了摸自己的山羊须,看他的样子,这胡须应该蓄留了好多年,毕竟他的模样顶多就是四十岁。

  我说你这次找我干什么?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住的?

  他眯眼笑了笑对我说,其一,我找你,是为了赔罪,另外还想求你一件事,其二,我想知道谁住在哪,很简单,我自有寻找的办法。

  我说,赔罪就算了,冥钞我是不会再要了,我对那种钱币不感兴趣,你找我为了什么事,你尽管说吧,我能帮的话,一定帮。

  中年人眯眼一笑,先是爽朗的说了一声,OK。

  随后他又说,小兄弟,我叫秦义杰,这皮箱子里,有一百万现金,是我这几天刚赚的,这次不是冥钞,是真真正正的人民币。

  一百万软妹币?尼玛,顿时给我激动的大屌乱颤,卧槽,有这好事?妈的,这不就是彩票往我头上砸的节奏吗?

  我内心中激动的不行不行的了,但脸上还是要矜持一点,我故作镇定的说,你说说看,你这次找我是干什么?

  秦义杰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说,我想再用你一滴鲜血,可以吗?

  卧槽!

  当场我就蹦了起来,当初我特么就是个山炮,我不知道自己的鲜血到底有什么作用,就一叠冥币轻而易举的给我骗走了,师傅说,若是正道人士得到了我的鲜血,那还好点,若是邪门歪道得到了,那可就出大事了。

  这秦义杰第一次用冥钞骗我,我怎么还能相信他是正道人士?

  我对他摆了摆手说,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要干什么,总之我不会再给你我的鲜血。

  秦义杰一愣,他连忙打开了皮箱子,顿时一叠又一叠整齐的人民币摆在我的面前,这尼玛是赤裸裸的诱惑啊,我咕咚一声咽了口吐沫,差点就忍不住伸手了。

  他说,这些钱都是真真正正的人民币,我只求再用你一滴鲜血。

  我有点动心了,一百万啊,别说我贪钱,别说我现实,生活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我能不现实吗?这都是社会逼迫的啊。

  上学的时候,我追过一个妹子,那妹子张口就说,送我个钻戒咱俩再深入交往,尼玛,送你个钻戒再深入交往?一个钻戒我都能深入到别的女人喉咙中了!有钻戒老子还追你啊?一脸的茄瓜样!有个B就了不起啊?

  要是这一百万在这一刻全部都姓张,那我的老爹老妈该少奋斗多少年?

  我小声的问秦义杰,我说,你找我有什么事?你说说看,要是出于人道主义,我会帮你的。

  秦义杰眯眼笑了笑,那是一种自信的笑容,那是一种相信人民币的威力比他法力更强大的笑容,他说,是这样的,我想再用你一滴鲜血,去救我的女人,你看行吗?

  我说,救人?

  秦义杰用力的点了点头,他刀切斧劈般的面庞上显出了认真的神情,我说这样吧,你要救的人在哪?我跟你一起去,行不?

  我的想法很简单,我不可能轻易的把鲜血给他,万一给了他之后,他不是去救人而是害人呢?那我岂不是成了罪魁祸首?

  秦义杰的脸上露出了难堪的表情,他想了良久,这才略微不情愿的对我说,那好吧,今晚你到金山公墓找我,我在那里等着你。

  秦义杰走了,茶几上的一百万倒是给我留了下来,摸着那响亮的票子,我心里真是安逸极了,都说富贵险中求,老子犯了这么多危险事,终于也算是有得其所了。

  但下一刻问题突然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说要跟秦义杰一起去救人,可他却让我今晚去金山公墓找他,莫非他要救的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