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58章 无名

第058章 无名

  我提着皮箱子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婷婷由于一直在玩LOL,也没注意我在外边干什么,我让皮箱子放在了床底下,当下坐在床边静静的思索着最近发生的事。

  虬褫附身之前,我曾经喝了一大口血池里边的鲜血,当时浑身都要炸开了,而太岁在我体内,让那些鲜血全部吸收,而且我能感觉到,太岁的能量似乎更加精进了,因为我慢慢的发现,我已经有了感觉!

  感觉!

  没错,是感觉,严格来讲,应该说是第六感!在公交车上,我能感应到车里更阴凉了,在到金山公墓站牌的时候,我自己都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朝着车门口去看一眼,可能这就是我的第六感!因为我冥冥之中觉得当时下车的人,肯定要跟我发生什么事情。

  我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等候着师傅怎么想办法让我后背上的虬褫纹身弄掉,不然晚上婷婷都不让我摸她,这怎么能行?

  不能做那种事也就算了,我能忍,实在不行自己解决,要是连摸都不让我摸了,那岂不是不给活路了?

  等师傅想办法帮我解除死人记的诅咒之后,到时候再问问那老家伙有没有办法寻找到类似于青轮玉璧的东西,我快忍不住了,尼玛,整天有一个美娇娘在我身边晃来晃去,但我就像是个太监一样,根本不能做那种事,谁特么能忍?

  到了晚上,我打电话叫了外卖给婷婷吃,当下自己走了出去,打车去金山公墓,司机一听我要去那里,顿时愣了一下,大晚上去公墓的,可真少见。

  最后下车的时候,司机还少收了我几块钱,看他一脸怕怕的样子,我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上夜班呢?

  走进了金山公墓,这大晚上的放眼望去,全是一块块竖立起来的白色墓碑,上边刻的有那些死者的名字,以及生前的功绩,这金山公墓非常大,里边的墓碑至少上千块,夜晚站在这里,感觉阴风阵阵。

  突然间,我眼角余光忽然瞥见了一块墓碑后闪出了一个黑色人影,尼玛吓了我一跳!

  我心说这里不会闹鬼了吧?

  那黑色人影晃动了一下,就再没了动静,我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小石子,朝着黑影用力的抛了过去。

  下一刻...

  哎哟卧槽!他妈的谁啊!

  那黑影猛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我日尼玛,当时我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这是活脱脱的诈尸啊!

  没等我来得及跑,那家伙就窜到了我的跟前,动作之敏捷比起游尘师傅都牛逼!这不是鬼魂是什么?

  见我要跑,他一把拉住我的后脖领骂骂咧咧的说,他娘的,你个小子砸我干什么?老子睡个觉都不让睡安生?

  我连忙说,对不起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放过我吧,我不好吃啊,我有狐臭有脚臭还有口臭,你要是吃了我,你也会变的跟我一样。

  那人显然愣住了,过了一会他说,草,老子游历四方,从来不刷牙,从来不洗澡,从来不洗脚,我还怕你?

  尼玛,一听这话,敢情不是鬼?

  我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这货,这家伙头发不太长,而且略显凌乱,身上的皮肤果然脏兮兮的,我问他,我说你大半夜的在这里睡觉干什么,不怕鬼啊?

  他哈哈一笑说,怕鬼?老子就是抓鬼的!老子还能怕鬼?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的手触碰到了我的后脖颈,顿时咦了一声,过了一会他说,小家伙,你体内竟然埋有千年饮血太岁?牛逼轰轰啊,这东西我都没找到过,在哪买的?

  知道他是人之后,我彻底放下了心,当下一屁股坐在我身后的墓碑上,翘起二郎腿笑道,这东西能买吗?你以为是菜市场的大萝卜吗?两毛钱一斤吗?这是我师傅送给我的。

  他看起来很健谈,当下也是一屁股坐在了我对面的墓碑上,也翘起了二郎腿对我说,看来你师傅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啊,不过我怎么感觉你身上阴气很重,好像还有别的东西啊。

  然后我就说了我身上的死人记,那家伙点了点头说,死人记而已,南疆巫术中的雕虫小技,很容易解开的。

  卧槽,我一听他这话,急忙奔到他旁边,拉住他的胳膊说,哥们,该怎么解除啊?

  那家伙一愣,让他的脸伸到了我的旁边说,你叫我哥们?卧槽劳资都六十多岁了!不过这哥们听起来还蛮顺口,显得我也年轻,哈哈哈,爽快,以后你就做我小弟了!我就是你大哥,怎么样?

  我说你先告诉我怎样弄掉后背上的虬褫纹身啊。

  他点了点头,重新翘起了二郎腿,还没来得及说话,远处的黑暗中就传来了一阵声音。

  小兄弟,你来了啊,说话间,秦义杰从黑暗中走了过来,脸上还是挂着那自信的笑容。

  我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这位六十多岁的老大哥却是一脸惊恐的模样,他立马站直了身子,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我说,该怎么救人?你说吧,说好了啊,我就给你一滴鲜血,多了不行!

  秦义杰眯眼笑笑,他说没问题,一滴足够了,说完,他又看着我旁边这位老大哥说,先生,你是何人?

  老大哥说,老夫云游四海,无名无姓,你要是想称呼我,就叫我无名吧。

  秦义杰问我无名是不是我朋友,我正要说不是呢,无名大哥却突然抢先说道,嘿嘿,当然是好朋友了,他是我小弟,我是他大哥。

  秦义杰哦了一声,然后点点头说,你们跟我来吧,说完,秦义杰朝着公墓的深处走去,我们大晚上的走在在公墓中,感觉气氛怪怪的。

  突然间,无名老大哥悄悄的拉了一下我的手,等我看向他的时候,他指了一下秦义杰的后背,然后对我猛烈的摇了摇手,那意思好像是要告诉我,不要给他鲜血,更不要帮他救人。

  我有点莫名其妙了,我心说救人是好事,为什么不帮他呢?

  这金山公墓的墓碑有上千块之多,我们走在这墓碑之中,由秦义杰带路,不一会来到了一处普普通通的白色墓碑旁。

  秦义杰蹲了下来,摸着那块白色墓碑说,小雅,我来救你了。

  白色墓碑上贴着一张女人的照片,看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很是漂亮,很是艳丽,秦义杰抚摸了一会墓碑,随后站起了身子。

  看样子他是要打算让我动手救人了,旁边的无名大哥还在不停的对我挤眉弄眼,那意思就是不让我给他鲜血。

  说实话,我现在心里很慌,原本我以为今晚来这里帮秦义杰救个人就行了,就这么简单的事,没想到遇到了无名,而且看他的样子,对青乌之术似乎也颇有了解,此刻他一直暗示我不要救人,这倒是什么意思?

  秦义杰已经站直了身子,双手朝着墓碑上伸去,片刻后,掌心泛出黑光,在这漆黑的公墓里,竟然刮起了真真的阴风。

  呼...呼...

  一阵一阵的阴风拂过我的脸庞,我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我到底该不该救他的女人啊?

  不一会,从我们面前的墓碑上飘出一个白影,那是一位身着白色长裙的女人,她的头发很长,也就是所谓的长发及腰,而且那人影中的女人面色红润,除了看起来有点模糊以外,其余的跟真人几乎是一模一样。

  那白色人影从我们面前的墓碑上飘出来之后,不停的漂浮在空中,微微而笑,翩然起舞,我心中吓坏了,都说听鬼笑不如听鬼哭,这场景多少让我有点毛骨悚然。

  而秦义杰似乎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个白色人影,过了一会他对我说,小雅生前最喜欢这支舞蹈,在我们小时候,她就经常在半山坡上跳给我看,那时候还有很多蝴蝶飘在她的四周。

  我点了点头,没有吭声,无名大哥还是时不时的对我暗示,千万不要救她。

  秦义杰突然转过了头对我说,小兄弟,我们可以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