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63章 僵尸始祖之该隐

第063章 僵尸始祖之该隐

  到了晚上,我来到了金山公墓,我不知道赢勾会在哪,我也不知道呼喊他有没有用,我只好来到了小雅的墓碑前,小声的喊,赢勾老大,你在不?

  我心想,既然要拜人家为师了,嘴当然要甜点,不然人家心里一个不爽,就不教我巫术了。

  过了一会,我的后背突然被别人拍了一下,卧槽,差点给我吓尿,不要说我胆小,这特么的可是在墓地,公墓有木有?这大半夜的被人在后背拍一下,那真叫一个刺激。

  我转头一看,正是赢勾,没等我说话,赢勾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自信的笑容,他说,怎么,你想通了?要拜我为师了?

  我说恩,为了能让我女朋友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我决定拜你为师。

  其实我说完这句话,就感觉心里不太爽,毕竟我现在的师傅是游尘,然后我瞒着他又拜了一个师傅,这多少有点不道义,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无所谓,就好比我跟着游尘是学做工艺品的,跟赢勾是学开汽车的,两者的学习意义不同,这也就不存在背信弃义之说了。

  赢勾说,昨天是可以的,但今天不行了。

  我说我靠,你这...

  我停顿了一下,后边的话我没说出来,因为我后边的话是,你这不是裤裆里拉二胡,扯淡呢!妈的,昨天跟我说的好好的,想学就找你拜师,今天老子做了一天的思想工作,想通了,来找你了,你却说今天不行了,我日,这不是扯淡是什么。

  赢勾笑眯眯的说,我如今不想让你拜我为师,其实是为了你好,知道今天中午我为什么装作不认识你吗?

  我一愣,忙问,为什么?

  赢勾说,因为坐在我对面的人,正是五大僵尸始祖中的该隐,他来找我,是有事求我,想让我帮助他,但我们五个人的实力均衡,谁也打不死对方,我不想帮他,但怕他要挟你,来让我帮他,所以,我只能装作不认识你,还好你反应机灵,不然你就等着收尸吧,该隐虽然没有将臣那般噬血,但他也不是好惹的人。

  我说,今天那个瘸腿秃头就是大名鼎鼎的该隐?我靠你没搞错吧,我还以为是哪个落马的高官呢。

  赢勾说,我们五人的最初形态并非这样,这只是借尸还魂而已,我这个人还是比较注重外表的,所以用了我自己的真实面目,该隐就不会想那么多了,他们一心追求力量,长相对他们来说,无所谓。

  我不想听赢勾继续跟我扯这些没用的,当下就说,你要是不让我拜师的话,不教我巫术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对了,不用送了。

  我没好气的摆了摆手,当下就要走出金山公墓,赢勾挑起了嘴角说,我是不会让你做我徒弟的,严格来讲,我是不敢让你做我徒弟,之前跟你说的话,都是我在开玩笑,如果你想学这种巫术,我会教给你,甚至你想学更厉害的,我都可以教给你。

  尼玛,我顿时又被赢勾给说傻眼了,我心说这特娘的到底是哪一出啊?

  我说,你别跟我扯别的了,那都没用,我就一句话,你教不教我复活灵魂的巫术吧。

  赢勾哈哈一笑,振声道,我刚才说了,我可以教你,而且还可以教你更厉害的,你想学吗?

  更厉害的?我心念一动就问赢勾,什么更厉害的?比如...

  赢勾单手负于身后走到了我的旁边说,比如,战神刑天身上最强大的巫术,在当时被称作是无头控身术,而后世弟子为了纪念创造这一巫术的刑天,便让此巫术改名为战神之术。

  我说战神之术是干什么用的?

  赢勾一愣,他说,你不知道刑天的特点吗?

  我仔细想了想,刑天身上最大的特点就是头砍掉了之后,双乳变成双眼,肚脐变成嘴,然后还能继续战斗,还能继续存活,可谓是战意滔滔。

  我说刑天不是神话中的人物吗?怎么可能会真的有?

  赢勾哈哈大笑,拍了拍我的肩膀,他说,那我呢?在这个年代里,也早已成为了传说吧?你为什么就能看到我呢?我告诉你吧,刑天是真真实实存在的,蚩尤大王和黄帝也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没有你们传的那么神乎其神,在我们的部落里,崇尚巫术,在黄帝的部落里,崇尚修仙之术,所以,后来我们败了。

  我似乎明白了一点,当下点了点头说,那什么战神之术,我没兴趣学,单单是头被砍掉,我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老爹老妈了,所以我对那个没兴趣,你倒是教教我复活鬼魂的巫术吧。

  赢勾叹了口气,眯着眼盯着我看了良久,最后喃喃自语说了一句,不应该啊...

  我说你教不教吧?你要教的话,让我喊你师傅喊你老大喊你大哥都行,你要想砍人,小弟绝对举着开山刀帮你去砍,我就想学那个复活鬼魂的巫术,你看行不?

  赢勾说没问题,复活鬼魂的巫术叫做启天返魂术,意思就是逆天而行,将真正的魂魄从冥府之中召唤而来,加上活人的躯体,便能让鬼魂成为活人,你要真想学,我这两天就教你。

  我一听,连忙说,等会等会,你的意思是说,魂魄召集回来之后,我还得去杀个人?然后利用人家的肉体,让灵魂复活?

  赢勾点头,我说我靠,在我们这个民主共和的年代里,杀人是犯法的,我不会去干的。

  赢勾一愣,忙对我说,那你知道你当年杀了多少人吗?他对我说话的语气非常恭敬,像是小弟对老大说话那样的感觉。

  我说我靠,当年我杀多少人,我特么哪知道?赢勾刚说出这句话,立马感觉到自己像是说错了什么,他的面色有些尴尬,同时双手有些无措,一个拥有大智慧的人,不应该有这样的表现。

  而我刚说完话的时候,也感觉出了不对劲,我前三世,一世是在三国时期,二世是在明朝时期,三世是在民国时期,按照赢勾说过的故事,以及民间记载,他应该是商周以前,黄帝对阵蚩尤之时的人物,那我前三世杀了多少人,他怎么可能知道?

  难道我前三世的上一世,跟赢勾有关系吗?尼玛,越想越糊涂了,本来我就是个屌丝男,整天在家打游戏,自从在游戏上认识了婷婷,从那一刻开始,我的生活变的乱七八糟,到如今,尼玛传说中的僵尸始祖都让我遇上了,这真比好莱坞大片刺激。

  我说咱也别扯别的了,扯多了蛋疼,你就告诉我,什么时候教我启天返魂术吧。

  赢勾点点头说,明天下午,你来金山公墓找我,到时候我就教你,很简单很容易的,但是等你学会了,想要让你女朋友变成活人的话,你就必须杀掉一个女人,借助别的女人鲜活的肉体,这才可以彻底成功。

  我说这样吧,我今晚回去好好想想,不管我学不学,明天下午我来找你,到时候给你个答复,你看行不?

  赢勾点了点头对我说,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吧,如果你再遇上该隐,记住一定不要主动理他,那家伙是个丧心病狂的人,他会为了自己的计划不惜一切代价,你千万不要被他抓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恩了一声,当下走出了金山公墓,我心说该隐再怎么丧心病狂也比不上将臣吧,至少我不去惹他的情况下,他也不会看见我就收拾我吧?我俩之间又没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回到了家里,我心想要不要跟婷婷商量一下,做人和做鬼肯定是有区别的,婷婷做鬼能够永生存在,做人就要经历生老病死,而且如果我要帮她做人,还得去杀害一个活人,这让我多少有点不能接受。

  而就在我刚回到家的时候,却感觉不对劲了,家里的阴气更重了!像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来到了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