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64章 再次复活的虬褫

第064章 再次复活的虬褫

  我不敢大意,当下赶紧走到屋里拿出慑魂铃,师傅曾经给过我几张驱魔咒,我整天塞在裤兜里都快磨烂了,这一会也是赶紧拿出来伸展。

  婷婷还在乐此不疲的玩着LOL,嘴里喊着,卧槽,你们是哪个小学的?四十分钟了补了十三个小兵?妈的剑圣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进了野区就再也找不到你了,专注打野三十年啊。

  我心想,婷婷迷恋上了LOL,其实也挺好,至少她不会整天感觉无聊了,在鬼的世界里是没有时间观念的,只要不碰到天灾人祸,他们就是永生的存在。

  等我来到客厅,我坐在沙发上眯眼感受着四周的阴气,说实话,自从我喝了血池中的血水之后,虽然身上浮现出了一个虬褫的纹身,但太岁将我腹中的鲜血吸收之后,我感觉太岁的能量更加精进了,而此刻我已经隐隐能够感受到屋中阴气最重的地方就在房间的西南角。

  我睁开眼睛朝着西南角看去,屋里西南角摆放着一盆兰花,那是我老妈种的,她喜欢花,我走到兰花面前,镇静自若的说,出来吧,我不会伤害你。

  我之所以这么说,不是因为我在装逼,而是我真不怕这个鬼魂,我能感受到他的修为非常浅,浅的我能随时用慑魂铃镇住他,然后用收魂戒来收拾他。

  顷刻间,屋里西南角白光一闪,一个穿着白色长纱的女子显露了真身,原来这个女的就是当初附身到我老妈身上,想求我一滴鲜血的那个。

  我说你怎么又来我家了?不会还是想要我的鲜血吧?

  她连忙摇头说,不是不是,我之所以逃到你家,是因为最近这里出现了三个僵尸王,他们的煞气太重,十几公里以外我都能感受到,而且还有一个僵尸王正在到处捕捉鬼魂,然后杀掉鬼魂,吸收能量来壮大自己。

  我说我靠,三个僵尸王?

  这尼玛真给我吓了一跳,赢勾我知道,该隐也见了,尼玛怎么还有一个?不会是将臣那货在云南来了吧?

  不过我仔细想想,应该不是将臣,如果是将臣的话,现在市区不知道死多少人了,赢勾说那家伙见人就杀,这要是敢在万魔山放出来,尼玛绝壁后果不堪设想。

  我问那个女子,我说你逃到我这里,就是为了避难?

  她眨了眨眼睛,认真的点了点头,这可爱的表情让我想起了当初她吸吮我手指的感受,那香滑的小舌头,还有那柔滑的小嘴唇,咳咳...尼玛,怎么说到这了。

  我说,那些僵尸王我也对付不了,不过你要是想避难,最近就留在我家里,哪里也不要去,陪着我女朋友就好。

  她点了点头,然后对我说,我叫陈心妍,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我叫张亮,走,我带你去见我女朋友,她也是鬼魂,你俩以后就做个伴吧。

  其实我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不是这样的,因为现在市区里不但出现了很多鬼魂,而且还出现了三个僵尸王,我想一直陪着婷婷,却又不得不因为一些事情而离开家里去奔波,有陈心妍在她身边,这样好很多。

  婷婷玩着LOL,还是大呼小叫的,看来那帮小学生没少坑她,我跟她说了一下心妍,她也欣喜的说,上次我们不就见过面吗?哇塞,太好了。

  婷婷说完这句话,就对我说,亮子,明天你再去买一台电脑,我要跟心妍双排。

  我差点趴在地上,我说我靠,没这么夸张吧?

  两个女人在一起,叽叽喳喳很快聊热乎了,我走出自己的房间,当下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陈心妍和婷婷睡在一起,我就不方便再回屋里睡觉了,毕竟陈心妍跟我没什么关系,我不可能脱光衣服给她看,同样也不可能让她脱光了衣服被我看。

  躺在客厅沙发上,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三个僵尸王全部来到了这里,这个市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我真的跟着赢勾学会了启天返魂术,那我该不该杀人?如果决定要杀,我该杀谁?我没有仇人,任何人对我而言都是无辜的。

  还有就是该隐那家伙找赢勾商量什么事?据赢勾所言,该隐有一个大计划,这会是什么计划?杀光全市的人吗?这不可能,该隐还没将臣那么丧心病狂。

  我把双手垫在脑后,一直不停的思索着问题,突然间,我感觉后背上有点痒,当下就伸手去挠,没想到刚把手掌伸到后背,我就摸到了虬褫。

  摸到了虬褫这没什么,问题是他妈的这虬褫纹身竟然在我后背上变活了!

  此刻虬褫在我身上缓缓的爬动着,我能感受到我的皮肤表层有东西在动,脱掉衣服一看,卧槽,虬褫正从我后背往我心脏处开始爬,而且这次仍然是张开了大嘴准备撕咬我的心脏。

  但也就是在这一刻,我感觉心脏跳动的更加猛烈了,似乎身上所有的鲜血在这一刻立马灌入心脏,使心脏机能更加厉害了。

  我知道这肯定是太岁护住了我的心脏,果不其然,虬褫纹身撕咬了几下我的心脏,无功而返,最后干脆直接身子挪动到我的后背上,而头部却一直停留在我心脏的上方,这才重新睡眠过去。

  此时的虬褫图案,看起来很像一条抗肩龙纹身,但这真不是,这是一个蛇头,而不是龙头,尼玛我感觉更加恶寒了,当初无名知道怎么解开死人记,而且还说要想解开死人记很简单,本来我打算仔细问他,可是当时赢勾过来了。

  如今无名离开了,师傅没办法解掉死人记,唯一的希望就落在了赢勾的身上,这货存活了万年,希望他能懂得如何破解死人记吧,要不然婷婷如果看到现在的虬褫纹身,我保证她不会再让我摸她。

  躺在沙发上,我喃喃自语,希望赢勾能有办法解除我的死人记吧。

  第二天中午,我买了一束鲜花再次来到了金山公墓,尼玛蛋的,来金山公墓找赢勾N次了,海洋公园我都没摸的这么熟过!

  二话不说我来到了小雅的墓碑前,正要打算把手中的鲜花放到小雅墓碑前的时候,忽然后边一个声音传来,呵呵,小兄弟,你为什么要送我的女人玫瑰花?

  我一愣,看了一眼手中鲜红的玫瑰花,然后说,我说我要给女孩子送一束花,结果花店老板娘就给我这种花了啊,怎么了?不能送吗?

  赢勾笑了笑说,当然可以送,无所谓,一束鲜花而已。

  麻痹的,后来我才知道,送玫瑰花的意思是示爱,也就是赢勾脾气这么好了,要是换做其余的僵尸王,估计早飞起一脚给我有多远踹多远了。

  让玫瑰花放在了小雅的墓碑前,我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问赢勾,我说你知道死人记吗?

  赢勾一愣,他问我,死人记是什么?

  我靠,我心说完蛋,当下连忙继续说,死人记是一种巫术啊,就是中了这种巫术之后,会有虬褫上身,然后撕咬心脏,我有饮血太岁护体,不然早就挂了。

  赢勾长长的哦了一声,最后淡淡的说,没听说过。

  我差点趴在地上,尼玛这不科学啊,无名那种六十岁老者都知道死人记这种巫术,赢勾这种万年僵尸王竟然没听说过?

  我说,你确定你没听说过吗?

  赢勾哈哈一笑说,我刚才听你一说,就知道这是小儿科,在我们那个时代,巫术算是最鼎盛的,死人记这种巫术,绝对搬不上台面,战神之术,雷击之术,借命之术才是我们那个年代最强的巫术。

  赢勾这么一说,我倒是想通了,可能这死人记是后来某个朝代才出现的,赢勾当时根本不知道,而他被封印了万年,可能根本没听说过。

  不过既然他是僵尸始祖,懂那么多巫术,想必他应该知道怎么解开吧?

  如果解不开死人记,就算婷婷变成了人,她也照样不让我摸她,那有毛用是不是?

  我试探性的问赢勾,那你有办法解开死人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