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67章 蚀骨草

第067章 蚀骨草

  而这黑风,只有我将太岁力量注入到双眼之中才能看到,如果用肉眼看去,天空中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如往常一样。

  我知道,该隐来了!

  周围的煞气越来越重,这些煞气肯定就是那些黑风了,师傅握紧了文法照天镜对我说,宝贝徒弟,一会你站我后边,让我会会这僵尸之祖!

  说话间,空中传来一阵古怪的笑声,那声音响起嗓子眼里塞了棉花似的难受,下一刻从远处的树林中飞出来了一个略微秃顶的中年男子。

  没错,正是该隐。

  他落到我们身前九尺左右,满脸贪婪之色的看着我,那样子真是恨不得现在就窜过来把我一口吃掉,我站在师傅的身后,将收魂戒摘了下来,攒在手心里,万一师傅敌不过该隐,在我被吃掉的那一刻,我得赶紧让收魂戒扔出去,不然婷婷和心妍就的跟着我一起死了。

  师傅从怀中抽出了铜钱剑,没等师傅有所动作,该隐像是看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他指着师傅说道,老杂毛,就凭你那支玩具剑,也想杀我?

  游尘师傅并不作声,在拔出铜钱剑之时,抬手从怀中甩出一枚符咒,那符咒上边的符文,鲜红胜血,我记得这个应该是破魔咒,威力是非常大的,如果是贴在寻常僵尸的脸上,瞬间能让僵尸的头颅炸开。

  我满是期待的看着破魔咒一瞬间贴到了该隐的脸上,心里正期盼着该隐的脑袋会像个气球一样炸开之时,该隐却哈哈大笑一声,抬手摘下了符咒,随手就塞进了嘴里,用力的嚼了几下,咽进了肚子里。

  卧槽!

  这特么还能行事吗?这完全是一个最强王者段位的操作,来虐一个青铜段位的菜比,破魔符这种威力巨大的符咒竟然被他塞进嘴里当糖吃,我去尼玛这还怎么打?

  该隐似乎感觉今天必定能够杀死我,此刻也不着急动手,反而是笑哈哈的站在原地对师傅说,老杂毛,来,让我见识见识后世中的道人,让我看看你们的本事如何。

  师傅从太乙铃中放出了齿三,一张武神符贴了上去,振声道,齿三,给我上!

  卧槽,这语气听起来怎么有种放狗咬人的感觉,齿三已经化身骷髅将军,此刻倒提大刀浑身冒光朝着该隐冲去。

  还别说,这一招倒是挺有用,齿三一把大刀砍下,该隐还是该躲就躲,没有伸着脑袋去接,这一刻我似乎想明白了一件事。

  凡人体内催发出来的法力,对于僵尸的伤害可能不是那么高,但齿三身为鬼魂,加之武神符的催化,他体内的鬼神之力应该很是墙筋,而鬼神之力与僵尸的巫术道行相比,从原始角度上讲,应该是差不多的,所以齿三虽然修为尚浅,但还是能和该隐对上两招的。

  我站在师傅的身后,悄悄的说,师傅,赶紧亮出文法照天镜啊,弄死他!

  师傅嘘了一声,然后小声说,文法照天镜肯定能将他吓走,问题是我得看看这僵尸之祖到底有什么本事,最好是让他的看家本领都拿出来,以后想要对付他,也方便寻找他的弱点。

  我点了点头,心说这个挺有道理。

  化身武神的齿三与该隐拼的你死我活,幸好这是在青石桥附近的小树林旁边,这里行人车辆都很少,这会也没人路过,要不然还真以为是在拍特技电影。

  一鬼一僵尸,拼了三十多个回合的时候,渐渐的齿三就落了下风,师傅眯眼观看着两人的争斗,小声喃喃道,这万年僵尸王的实力果然厉害,齿三虽然能和他过招,毕竟修为尚浅。

  刚开始是因为该隐不敢大意,遇到齿三的攻击他还能躲开,这一会齿三的大刀砍下来的时候,该隐已经敢伸手去接了。

  他手中黑光闪烁,齿三的大刀劈在他的手心里,像是劈在了钢铁上,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伤痕,我赶紧对师傅说,赶紧用文法照天镜吧,不然齿三必输啊,万一他要是把齿三给吃了,你不就少个得力助手了?

  师傅还是默不作声,一直眯眼看着齿三与该隐的争斗,我能感受到,该隐此刻就像猫捉老鼠似的在戏弄齿三,因为实力相差太大,齿三根本伤不了该隐。

  突然间,在齿三一刀朝着该隐脑门劈下的那一刻,该隐歪头躲了一下,也就是在这一刻,师傅一直藏在衣袖中的右手猛然甩出!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师傅扔出去的东西。

  那叫蚀骨草,是一种只能生长在死尸身上的植物,这种植物非常邪,它的生长不需要阳光,只需要尸气,有尸气的地方,它便能茁壮成长,早在元末明初,这种蚀骨草就已被广泛运用,当时战死沙场之人颇多,无法动用人力物力去埋葬,所以就在死人堆里扔下蚀骨草的种子,不消半个月,这蚀骨草就能让尸体吸收殆尽。

  而再往后来,有道家传人钻研蚀骨草的同时,发现此物能够镇压僵尸,尤其是蚀骨草这种吸收能力强,只要粘到尸体的身上便能快速繁衍生根的特性,导致僵尸非常害怕,因为僵尸就是死尸,死而不僵,胸中还有一口怨气,机缘巧合之下,诈尸之后就成了僵尸。

  师傅手中的蚀骨草模样,虽然只有一指多长,但看起来就像是一颗挺拔的苍松一样,当师傅甩出之后,蚀骨草瞬间朝着该隐的脸上飞去!

  该隐大惊!或许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或许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从他惊讶的神情上来看,他还是惧怕这种东西的,这就叫天敌,一物降一物。

  眼看蚀骨草就要飞到该隐的眼珠子上了,该隐大叫一声,猛然伸手左手去格挡,不巧这蚀骨草正好就种植到了该隐的左手上。

  那一瞬间,本来是青色的蚀骨草,瞬间变得乌黑发亮,似乎是在急速吸收该隐体内的尸气。

  该隐是僵尸之祖,体内的尸气那可真不是一般僵尸所能比拟的,所以这蚀骨草的颜色才会瞬间变黑,恐怕这个现象,就连游尘师傅都是第一次看见。

  该隐大惊,急忙伸手去拔掉左手手心中的蚀骨草,但草茎拔掉了,草根却早已深深的种植到了该隐的体内。

  本来该隐若是不拔掉这株蚀骨草,那还好点,他这么一拔,蚀骨草的草根更是加速吸收他体内的尸气,才促成自己的草茎再次生长出来,一瞬间,该隐的整个左手上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长出了许多一指长的小草,看起来别样恐怖。

  而且他左手的手心手背上长出许多蚀骨草之后,他整个左臂都开始慢慢的枯萎下去了!

  可见这蚀骨草凶猛至极,吸收尸气的厉害程度真不是盖的,怪不得当年军队的将领都让蚀骨草撒在战死士兵的身上,照这种吸收速度,那成千上万的尸体,三五天就得吸收的连渣都不剩。

  该隐是僵尸之祖,体内的尸气可谓是浩瀚无边,但就是这么浓厚的尸气,也愣是被蚀骨草给吸蔫了左臂!

  该隐的眼睛,瞬间变得血红血红的,卧槽,这是要吃人的节奏啊,他右手放到了自己的头顶,猛然把五根手指插进了脑袋里边,然后一把将自己的头给摘了下来!

  卧槽你大爷!这一幕给我吓的差点把心脏吐出来!

  而该隐用右手把自己的头颅摘下来之后,便把头颅放到了自己的左肩膀处,那头颅张开了血盆大口,朝着左臂的臂膀处狠狠的咬了下去!

  这一口直接将左臂咬断,掉落到地上的左臂,因为没有了源源不断输送的尸气,立刻被蚀骨草吸收殆尽,此刻只剩下了一截衣袖。

  该隐的右手重新提着脑袋放到了脖子上,一瞬间脑袋与脖子重新缝合,该隐瞪大了眼睛,怒视着游尘师傅,而且狠狠的咬着牙,牙齿缝中还挂着刚才咬断胳膊时的碎肉,满嘴的鲜血顺着下巴流了下来。

  我小心翼翼的说,师傅,你...你好像要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