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68章 六甲六丁神

第068章 六甲六丁神

  师傅回头瞪了我一眼,随后也是与该隐怒目而视,那样子像是在比赛到底谁的眼睛能够瞪的更大,瞪的更圆。

  少顷,该隐的左肩膀处渐渐的从体内伸出了一只小手,犹如婴儿般大小,那小手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开始生长,不多时粗细程度已经与成人一般大小了。

  卧槽,果然是僵尸之祖!

  这种本事估计也就只有僵尸之祖能够做到了,换做寻常僵尸,断腿断胳膊就只能接受变为残疾僵尸的命运。

  老杂毛!拿命来!该隐咬着牙狠狠的说道,下一刻直奔师傅而来。

  师傅对我大喝一声,躲开!我急忙朝着师傅右侧滑行一步,顿时两人战在了一起,齿三比较聪明,还知道怕该隐偷袭我,此时就站在我的旁边。

  师傅与该隐对上招的一瞬间,他手中的铜钱剑每一次触碰到该隐,都会冒出兹啦兹啦的电光,而该隐虽然被铜钱剑击中之后略有痛苦,但这种痛苦却在他忍受范围之内。

  两人完全就是拼的功夫招式,不过看样子师傅有点拼不过该隐,师傅被该隐打的连连后退,慢慢的退到了那个杨树林,到了杨树林之后,师傅似乎再无顾忌,手中的符咒一张接一张的朝着该隐甩了过去。

  由于该隐被蚀骨草吞噬掉了一只手臂,虽然该隐还能再次利用尸气长出一只,但这对他来说是非常损耗尸气的,此时师傅手中扔出的符咒,打在该隐身上已经隐隐有了效果,尤其是定僵符,只要打在该隐的脸上,该隐的动作就会稍有迟疑,显然符咒的威力已经能够用上一部分了。

  而两人打斗之际,我眯眼看去,师傅好像做了一个小动作,他把食指伸进嘴里舔了一下,然后又把食指塞进了怀里,约有三秒钟左右才伸了出来,只是他从怀里抽出来的手指,变的鲜红胜血,但我知道那不是血,至少不是他自己的血。

  我小声对齿三说,齿三,上,你过去拖住僵尸王,让师傅有办法扔出法器!

  齿三知道我是师傅的宝贝疙瘩,他也很听我的话,虽然他很累,但还是倒提大刀虎吼一声朝着僵尸王冲了过去。

  僵尸王脸上的表情很是愤怒,跟刚见我们之时的轻蔑已经完全变成了两个模样,毕竟他现在尸气大伤,功力已不是如日中天。

  而齿三的加入,让师傅松了不少的气,毕竟师傅与僵尸王对阵的时候,师傅手中的万般法器能够伤到他的还是不多。

  找准了一个机会,齿三再次一刀砍下,僵尸王只顾着躲齿三的大刀了,没注意到师傅的一个小动作,而我,却注意到了!

  这一招,正是去巫峡之前,师傅教过我的盗天宫,就是用双腿上树,双手完全可以空在外边做任何事情。

  也就是在该隐躲掉齿三攻击的一瞬间,师傅已经利用盗天宫快速的倒爬到了树干上,一瞬间快速从怀里抽出了一支毛笔,没错,那应该就是我以前经常看到的狼毫!

  上边的血,是黑狗血,这一点师傅以前跟我说过的。

  该隐刚躲掉了齿三的攻击,根本还来不及扭转身子,下一刻被师傅沾有黑狗血的狼毫,猛的一下点在了额头上!

  这狼毫笔点在该隐额头上的瞬间,红光一闪,该隐顿时身形停顿了一下,如果是点在了普通僵尸的额头上,那绝逼就要被定身的!

  这狗血狼毫的作用就是为了定住威力强大的僵尸,但点在该隐的额头上之时,该隐仅仅是停顿了片刻的身子,他此时的动作就像是跳机械舞那样,不停的微微晃动身子。

  该隐是在强行冲破狗血狼毫笔的法力,此时他浑身的骨骼都在咔咔作响,毕竟僵尸的身体很硬,游尘师傅瞪大了眼睛,想来也是惊讶异常,这僵尸之祖的道行真的高深莫测,除了蚀骨草这种对付僵尸的天敌,师傅可能再没办法能够制服他了。

  突然间,师傅大喊一声,齿三退后!

  须臾间师傅从怀中抽出文法照天镜,双手紧握镜边,待到该隐彻底将额头上狗血狼毫笔晃掉的一瞬间,师傅咬破手指,用鲜血在镜背上写下了一个勅字。

  这个东西师傅以前教过我,他说人体精血,那就算是一种至阳之物,而勅的意思与命令相同,而且是寓意帝王的命令,张天师传下来的很多符咒上,上方就是写的一个勅字,下方是一个鬼字,但这个鬼字的写法倒是繁杂不同。

  当狗血狼毫掉落的一瞬间,该隐再次瞪大了眼睛,张牙舞爪的朝着师傅奔了过来,师傅大喝道,左有六甲,右有六丁,前有雷电,后有风雨,急急如律令!

  这句话师傅以前对我解释过,他说着六丁六甲乃是两位神,与四值功曹、二十八宿、三十六天将、七十二地煞等同为道教的护法神将,经常在禳灾中被道士召请,历行风雷,制伏鬼神。

  六丁六甲为六丁神和六甲神的合称,其神十二位,道经中说他们最初是真武大帝的部将,真武大帝我知道,那自然是牛掰的不得了,看来师傅这次所做的事情,应该就是请神了。

  人,斗不过僵尸王,神,可以吗?

  转瞬间该隐就冲到了师傅的面前,师傅猛然朝着该隐举起了手中的文法照天镜,刹那间镜中青光闪耀,那青光像是强烈的紫外线一样,照射到该隐之时,该隐身上的尸气竟然化作黑色烟雾,从体内蒸腾了出去。

  该隐瞪大了眼睛,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可惜师傅的法器在刚才都用光了,不然在这一刻,在该隐体内尸气大大流失的一瞬间定住他,加上文法照天镜,今日必定除掉该隐!

  可问题就是师傅没法器了,倒是让该隐逃跑了,不过今日用这文法照天镜,倒也让该隐打的元气大伤。

  文法照天镜是上古法器,乃周文王所铸,此镜刚才散发出来的青光,比起蚀骨草要厉害万辈,该隐的模样本来是个中年男子,等他逃遁出文法照天镜的照射范围之后,脸上的皱纹已经密密麻麻,犹如枯槁老人。

  看来,这天地之间,生生相克的道理是永恒的,僵尸王再厉害,也终究有能收拾他的东西,如若不然,僵尸王为祸世间,那就屠戮苍生了。

  该隐被师傅打跑之后,师傅也是浑身一软,就瘫坐到了地上,嘴里念叨着,日他先人板板的,多少年没遇见过这么强的僵尸了,你个瓜娃子快来扶我一把。

  我赶紧让师傅扶了起来,坐到了一旁的空地上,师傅连连喘气,我说师傅你怎么了?

  师傅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跟十个妓女OX了一百多个小时似的,气喘的眼看就要接不上来了。

  师傅摆了摆手,一边喘气一边说,你个瓜娃子以为请神很容易啊?知不知道这有多消耗法力?格老子的,没弄死僵尸王,老子倒是差点去阎王殿报道。

  不过这老家伙喘气归喘气,眼中的精光似乎一点不减,他对我说,瓜娃子,等咱们找到了黄巢魔剑,干掉了这些僵尸王,你再陪我去一趟巫峡,怎么样?

  我说去巫峡干什么?

  师傅嘿嘿一笑,拍了拍手中的文法照天镜,他说,这玩意能对付僵尸王,说不好也能对付冥殿十魂,如果干掉了冥殿十魂,嘿嘿,青轮的宝藏,就归咱们了。

  我说我靠,师傅你别闹了,僵尸和鬼魂不一样,鬼魂能飞能隐身,就是偷袭你,你也不知道啊,再说了,那冥殿十魂以前都是我的好基友,你要是把他们干掉,你让我情何以堪?

  师傅不吭声了,表面上像是比较赞同我说的话,但他心里想的什么,我还不清楚,不过现在事态紧急,市区有三个僵尸王,师傅不可能随时咬破手指,不可能随时请神,那样的话,请不过三次,他自己就得嗝屁着凉,目前最保险的办法,就是赶紧找到黄巢魔剑。

  那把魔剑诛杀百万人,其煞气可谓是世间第一,利用魔剑中的煞气来压制僵尸体内的尸气,这就叫以暴制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