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69章 第三个僵尸王

第069章 第三个僵尸王

  打走了该隐,我让婷婷和心妍放了出来,没想到两人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看的是一清二楚,我说僵尸王走了,你俩出来透透气吧。

  师傅坐在原地不停的喘气,我心想该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这次他尸气大伤,可能他回去后,更加想办法来增强自己的实力,或者恢复自己的实力,我们不能一直这么被动的等着僵尸王来寻仇,我们必须主动起来。

  想到这里,我对师傅说,要不我们这几天收拾一下,赶紧去寻找黄巢魔剑吧?

  师傅摆了摆手说,你个瓜娃子哟,我还没查清楚呢,等我借助祖师爷的本事,查清楚了黄巢墓穴所在,咱们再动身吧。

  这天下午,我带着师傅去吃了一顿全聚德烤鸭,总算是给师傅补了补元气,吃的这货满嘴流油,尼玛看的我真是蛋疼不已。

  本以为就这么平淡的过两天,我们就该去寻找黄巢魔剑了,谁知道下午我们路过一个广场的时候,在广场上播放的新闻,彻底的震惊了我和游尘师傅。

  新闻联播播音员说,今天下午在XX路有一个开出租车的司机,被人挖空了大脑,脑浆不翼而飞,浑身的鲜血一滴不剩,像是被某种仪器抽干了一样,这条新闻一播出,立马引出了全市的恐慌。

  然后那些爱造谣的就开始说了,这肯定是杀人狂啊。

  这肯定是什么XJ组织啊,大家最近别出门了。

  这估计是仇家所害吧,但是脑浆子都给人家偷走,这不太道义吧,杀了人就算了,怎么说也要留个全尸吧?

  最后有人说到了关键,他说这浑身的鲜血怎么也不见了?要说偷人家鲜血去卖,还不如偷器官呢,会不会是被吸血鬼给吸干了?

  一群人指着他哈哈大笑,说他电影看多了。

  其实我和师傅才明白,最后这个人说的一点不错,那个司机的血液和脑浆,绝对是被元气大伤的该隐给吸走的,可能该隐体内的尸气受损实在太严重,才迫使他不得不大白天动手来补充自己的力量。

  我对师傅说,看来我们不能一走了之,如果我们现在离开了市区去寻找黄巢魔剑,等我们回来的时候,这市区里都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了。

  师傅点点头说,后天吧,明天先让我好好休息一下,请神耗费了我太多的法力,后天晚上咱们寻找一下这个该隐藏匿的地方,找到之后,趁它病要它命!

  我这几天也不敢回家了,生怕连累了我的父母,不过他们出差在外,还得过一阵子才回来,这倒是让我放心不少。

  晚上,我和婷婷躺在那个小树林里,话说这里边还真凉快,比家里的空调屋舒服多了,这种凉爽跟开着空调的凉爽完全是两种区别。

  一种是人造的,另一种是自然的,还是自然的感觉最好。

  婷婷侧躺在我的旁边,让一条雪白的大腿压在我的身上,她搂住我的脖子说,小亮,你前两天要给我说一个惊喜,到底是什么惊喜?

  我突然想起来我要跟婷婷说一下启天返魂术的惊喜,让她变成活人,但现在看来,这是没戏了,至少目前没戏。

  赢勾不会让我拜师的,更不会传授我法力,启天返魂术我已经懂了,而且咒语我已经会念了,所有的操作手段,赢勾也都告诉我了,只要我拥有了法力,我自己就能做到。

  等等!

  想到了这里,我的大脑中突然像是划过了一道闪电!我噌的一下就坐直了身体,我心想,难道这就是赢勾故意为之?

  难道赢勾就是故意把一切所要做的步骤告诉我,只等我将来有法力了,自己来复活婷婷?

  说实话,这个想法不无可能!赢勾是个拥有大智慧的人,他很聪明,他看似做事颠三倒四,说好拜师又不让我拜,说好教我东西又不教,其实在冥冥之中,他已经教了!

  剩余的,就要看我自己的努力了,如何获得法力,那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等我有了法力之时,就是婷婷化作人形之日!

  陈心妍已经飘到了远处,自己坐在树下,看样子是在修炼,师傅则还是躺在他那破旧的人形帐篷里,我搂着婷婷柔软的肩膀说,这个惊喜我还是不告诉你了吧,等以后再说吧。

  婷婷哦了一声,显然有点失望,撅起了小嘴不太高兴。

  我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白皙嫩滑的小脸蛋,笑着说,别任性了,惊喜嘛,自然不能轻易说出来,如果我现在就告诉你,那也就不叫惊喜了,对不对,所以说,你还是等着吧,终有一天,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惊喜!

  就在我昏昏欲睡之际,我忽然感觉四周的煞气更重了,这种煞气与鬼魂身上的阴气不同,我很熟悉,因为赢勾该隐的身上,就充斥着这浓重的煞气,赢勾倒还好点,他能够控制自己的煞气,该隐不一样,走到哪里都不会隐藏实力。

  我赶紧拍了拍婷婷,婷婷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还没来得及说话,我便看到了远处树林里走出来了一位身穿西装,年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男子。

  正是赢勾!

  我心中奇怪,心说赢勾这时候来找我是干什么?不会是听说该隐受伤了,过来帮该隐报仇吧?毕竟他们并列五大僵尸,可能平时也是好基友。

  我坐了起来,赢勾大老远看到我,对我抬手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我不要吭声,我点了点头,轻轻的让婷婷放在了原地,当下蹑手蹑脚的来到了赢勾的面前。

  赢勾小声对我说,今天该隐来找你了?

  我点头。

  赢勾又说,你们把该隐打伤了?

  我又点头。

  赢勾疑惑道,不可能吧?万年僵尸的修为,你们凡人的符咒根本伤不了的。

  我说,师傅有蚀骨草,还有文法照天镜。

  赢勾突然瞪大了双眼,差点失声叫喊出来,片刻后他还是镇压住了自己心中的惊讶,他双手按住我的肩膀,连忙问,文法照天镜?周文王平定殷商妖魔鬼怪的那件上古法器?

  我点了点头,赢勾脸上的表情更加凝重了。

  夜很静,寂静的树林里,偶尔会传来几声知了的长鸣,偶尔也会传来几声蛐蛐的叫声,我能听到赢勾的呼吸,那是一种不自在的,紧张的呼吸。

  赢勾问我,这文法照天镜你们是从哪弄来的?

  我说是我们去云南,帮助我们朋友把灵魂全部归体的时候,在三灾古树下挖到的。

  赢勾一愣,嘴里嘀咕了两句说,三灾古树?随后转头问我,那棵古树上,是不是结满了灵魂?

  我又点头说,恩,整棵古树上,全部挂满了闪烁着微光的灵魂,怎么了?

  赢勾最后问,那你们取出文法照天镜多久了?这次倒是该我迷糊了,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取出文法照天镜多久了,因为这具体时间我还真的猛一下子说不上来。

  想了好久,我对赢勾说,大概有十几天吧。

  赢勾哼了一声说,你师傅有没有告诉你,文法照天镜取出之后,一百天之内一定要放回原处,不然群魔出山,这世间就大乱了。

  我说我靠,真的假的?怎么有种蛋蛋的忧桑,好像在看狗血电视剧一样。

  赢勾白了我一眼说,你去寻找三灾古树之时,可曾看见一个吊在树上的人?他嘴角流着鲜血。

  我说有啊,师傅说他是将臣,赢勾点头然后说,将臣就是被文法照天镜压制在了那座山上,你以为你们上山寻找文法照天镜的时候,路过将臣身边的时候,他会对你们不管不问吗?

  那是因为吊在他脖子上的那条绳子,是黄帝生前的御用腰带!加之文法照天镜镇压群魔,山上的妖魔鬼怪一个都别想出来,你们就这么大胆的把文法照天镜取了出来?

  一百天之内,如果不放回去,就等着万魔出世吧,到时候将臣也会挣脱脖子上的绳子,等将臣出来了,谁也拉不住,我虽然并非茹毛饮血,却也不是什么正义之士,将臣的事情,我是不会管的。

  还有就是,后卿也来到了这里!

  嘶,我倒吸一口凉气,心妍说市区来了三个僵尸王,那第三个就是后卿了?他来这里是干什么?不会也是为了找我吧?市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