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70章 四象魔轮

第070章 四象魔轮

  我赶紧问赢勾,后卿这家伙的性格怎么样,赢勾说,后卿这个僵尸王,独一无二,他是唯一一个能长时间飞行的。

  我说我靠,会飞的僵尸?而且还是长时间的?那他妈的要是见了我,我还跑个毛?站着不动等着他来咬我好了。

  赢勾说,后卿与我关系还行,他会不会与该隐一起对付你,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你自己小心点,我来这里找你,并没有别的事情,只是告诉你,你得罪了该隐,你就要想办法逃跑,或者想办法来面对。

  我说这话什么意思?

  赢勾说,如果你选择逃跑,那你这一生注定漂泊,永远不要停下来,不然该隐迟早会找到你,如果你选择面对,那么你就想办法杀死僵尸王,但这个办法,微乎其微。

  我说怎么可能微乎其微?今天下午师傅用文法照天镜让该隐打的重伤,而且之前还用蚀骨草毁掉了该隐的一支胳膊,虽然后来又长出来了新的。

  赢勾眯眼笑了笑,此刻单手负于身后,他对我说,你可知道当年蚩尤大王传下一种巫术,叫做九转还魂术,我们五大僵尸王当年皆是蚩尤大王的部下,万年以来,我们不死不灭,你可知这是为何?

  我傻傻的摇了摇头,他们不死不灭的原因是不是天天喝三鹿,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他们确实很牛逼。

  赢勾说,蚩尤大王当年传下一部典籍,叫做洪荒巫典,里边记载了蚩尤大王自己独创的一百零九种绝世巫术,也就是靠着这些巫术,蚩尤大王险些将黄帝杀死,只是...

  说到这里,赢勾叹了口气,酝酿了一会情绪之后他才说,只是万天诸神同时来到凡间,集天下首山之铜,为黄帝铸造了一把轩辕剑,这把剑的威力,哎,只能说无可匹敌,蚩尤大王被黄帝杀死之前,他曾卜卦问吉凶,占卜出了自己的亡命之日,最后将典籍一分为五,传给了我们五个人。

  我说,你这意思也就是说,那一百零九种绝世巫术,你们每个人只懂得五分之一?

  赢勾点了点头,他说,这不是关键的,关键的是永生之法,也就是所谓的九转还魂术那一部分,落在了该隐的手中。

  赢勾这话里的意思,就是间接性的告诉我,该隐这货,就是不死不灭的存在,我对赢勾说,这不裤裆里拉二胡,扯淡吗?

  要是真有不死不灭之术,那蚩尤哪去了?他既然能够不死不灭,不早把黄帝干掉了?

  赢勾又叹了口气,他说,蚩尤大王的真身被黄帝所封印,他的灵魂为了躲避轩辕神威,早已投胎转世,哎。

  我一听赢勾说起轩辕剑,就赶紧问,我说那轩辕剑就是真实存在了?它在哪?我们找到轩辕剑不就可以干掉该隐了?

  赢勾朝着无尽的夜空看了一眼,他冷笑了一声随后说道,万年以来,我首次冲破人皇伏羲的封印,随后便开始寻找蚩尤大王的真身了,只是我搜寻了上百年,仍然找不到蛛丝马迹,我不知道黄帝用轩辕剑到底让蚩尤大王封印到了何处。

  我心中突然咯噔一下,我心想,赢勾跟我说这些干什么?蚩尤的事关我叼毛?跟我说这个有用吗?我现在只关心该隐!

  我说,那我该怎么对付该隐?

  目前我不打算告诉赢勾,我们打算去寻找黄巢魔剑,毕竟黄巢魔剑与轩辕剑一样,都是天下无双,不过一个代表了极端的正,一个代表了极端的恶,一把是神剑,一把是魔剑,不过对于我来说,不管神剑魔剑,只要能干掉该隐,那他妈的就是好剑!

  赢勾说,你们重伤了该隐,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最好利用文法照天镜让他封印起来,封印起来之后,再用上别的上古法器将其镇压,因为你们永远杀不死他的,所以只能封印,唯有此法!

  我说什么叫做上古法器?随后我从兜里掏出了慑魂铃,我说这东西能镇得住不?

  赢勾伸手从我手中拿了过来,两个手指就这么轻轻的一捏,慑魂铃就成了齑粉。

  我大叫一声,我靠,这特么可是师傅送给我的宝贝啊,你就这么给我毁了,我日你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赢勾也不说话,只是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手镯,看材质像是黑铁铸成,上边还有四个小铃铛,赢勾将手镯递给我了,他说,此物叫做四象魔轮,乃是我百余年前,游历南国之时,在丛林中屠杀四只魔象之后,用其四只魔象的灵魂所铸成的手镯,有此物护身,万鬼退避,比你那个小玩具铃铛实用多了。

  我接过了四象魔轮,当下也不在意这个东西,只是问他,你快告诉我,能用什么法器镇住该隐?

  赢勾说,据我所知能够镇住他的东西,除了轩辕剑,照天镜之外,还有东皇钟,伏羲琴,神农鼎,昊天塔,女娲石。

  我连忙打住,我说这些东西都是传说当中的,我要是有本事找到这玩意,我特么的还怕个鸟毛该隐啊,早就当他面抽他几个大嘴巴子了,你说这些没用。

  赢勾叹了口气说,好吧,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你这次真能躲过该隐的追杀,那么,以后我还是你忠实的弟子!不管如今的你有没有实力,我都会追随你。

  说完,赢勾消失在了黑夜,只是那句话一直飘荡在我的耳边,回声久久没有散去。

  我都会追随你...会追随你...追随你...随你...

  我心说赢勾这货真他妈怪,想做我小弟而已,没必要说的这么夸张,他现在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喊我一声大哥,我立马收了他就是,还得让我躲得过该隐这次的追杀。

  我将四象魔轮带到了胳膊上,顿时感觉胳膊上传来一阵凉意,尼玛,这玩意在夏天带着可真爽,空调钱都省了。

  我正要回头,却猛然发现师傅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大惊失色的问,师傅,您老人家啥时候醒来的?

  游尘师傅说,我也是在睡梦中感受到了极重的煞气,所以就醒来了,刚才你在跟谁说话?

  我说是以前的一个朋友,现在变成了鬼,游尘师傅双眼冒出精光,随后对我说,那你这位朋友可着实了不起啊,我刚才感受到了那股无匹的法力,但却有种时隐时现的感觉,这说明此人要不就是个已经达到万法归宗境界,能够自由控制自己体内煞气的程度,要不他就是个小鬼而已。

  我说他刚死没多久,可能就是个小鬼,师傅点了点头,随后对我说,宝贝徒弟,刚才我悄悄的请示过祖师爷了,祖师爷支持我去收服该隐,他说这也是为了主持人间正义,你跟我来。

  随后师傅拉着我走到了密林深处,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一掌多高的稻草人,然后拿出一张黄纸,在黄纸上写下该隐两个字,又围绕着该隐两个字画了很多符咒,最后将符咒贴到了稻草人的头顶上。

  然后他将稻草人放到了地上,在稻草人的双手以及双脚上,插上了银针,最后又点上了两根蜡烛,恭敬的对着北方的天空喊了一声,请祖师爷显身,为弟子查明该隐藏身之处。

  游尘师傅喊完了这句话,随后恭敬的跪在地上,稻草人前边的两根蜡烛的火光开始越少越亮,昏黄的烛光映照在我和师傅的脸上,好像镀上了一层金漆似的。

  不一会,在两根蜡烛的中间浮现出了一点亮光,那点亮光犹如黑夜中耀眼的星星,随后光芒越来越大,直到最后,变成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光圈,而光芒闪动之际,光圈中浮现出了类似于电影一样的画面。

  映入我眼中的,正是该隐,只是这家伙竟然藏身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