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71章 清朝僵尸

第071章 清朝僵尸

  该隐竟然隐藏在了市郊的一处坟地里!那处坟地是出了名的邪,说是有人走在附近,会莫名其妙的遇上鬼打墙,还有的说三更半夜听到坟地里有响器的声音传来。

  响器这东西,学名叫做唢呐,农村一般称呼为响器,在偏远的农村,每当家里有人离去,总有请上一批师傅,来吹吹打打,闹腾一宿,城市里就不这样了。

  而这处坟地,此刻离我们很远,就算是打车,也得坐上一个钟头,我看现在都凌晨了,然后就对师傅说,师傅啊,你看这么晚了,要不咱们先睡上一觉,休养生息之后,等精神饱满了,咱们再慢慢收拾该隐,你看怎么样?

  师傅抬手刷我了一巴掌,叫骂道,你个瓜娃子,等咱们休息好了,该隐的体力早就恢复如初了,到时候就不是咱们收拾他了!

  说完,师傅将面前的法器全部收了起来,随后开始往包裹里收拾东西,墨斗线,狼毫,黑狗血,太乙铃,还有祖师爷的真身。

  关于这个祖师爷的真身,我一直不太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要说这就是祖师爷本人吧,那祖师爷也不可能只有一根手指那么长吧?要说是祖师爷的灵魂吧,灵魂不是像羽毛一样吗?

  关于这个,我不敢问师傅,毕竟那是祖师爷,不是隔壁家整天光着屁股的二狗,我不能没大没小。

  师傅收拾好了东西,然后对我说,你去让那两个女娃娃收进阴阳伞,我们现在就在,趁着该隐还没恢复过来,赶紧镇压住他,封印住他,等我们取回了黄巢魔剑,必然斩杀该隐!

  我说好,当下抬手接过了阴阳伞,但走到婷婷身边的时候,我却用收魂戒让她们收了起来,毕竟我感觉收魂戒才是离我身体最近的东西,让婷婷收进收魂戒中,我才比较安心。

  办妥了一切之后,师傅我俩走到了大公路上,我今天没睡好,严格来说是根本没怎么睡着,我一边走一边打瞌睡,师傅看的直摇头,过了一会,终于遇上了一辆出租车。

  等我们上了出租车之后,师傅对我说,宝贝徒弟,你先睡会吧,等到了之后我叫你。

  我一听师傅这么说,连头都没点,直接歪下脑袋躺在后座上开始猛睡。

  睡梦中,我看到该隐站在一处坟丘的土堆上,满嘴鲜血的对我们哈哈大笑,我和师傅正要举起文法照天镜让他压制住之时,忽然我却发现该隐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将婷婷抓在了手中,此时掐住了婷婷的脖子。

  我吓的大喊,不要!

  这一声叫喊,我几乎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司机吓的差点把车开到旁边的路沟里,师傅也是一脸迷茫的看着我,他问我说,瓜娃子,你叫个锤子哟?

  我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个梦,但我仍然握紧了手指上的收魂戒,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所梦见的情景,说不好下一刻就会发生,我真的很担心。

  当下正在思索到时候怎么对付该隐之时,司机对师傅说,到了,前边不远就是马家坟,你们自己过去吧。

  马家坟,就是那片坟堆的统称,因为很多埋进去的人,都是姓马的,所以被称作了马家坟。

  我和师傅下了车,凌晨有些寒冷,我下意识的抱紧了双臂,等师傅我俩走下了公路,顺着小土路来到那片马家坟之时,我赫然震惊!

  这马家坟可真心不小,放眼望去,足有几百处坟丘!我们在祖师爷的帮助下,曾经窥探到该隐在这一块,但具体是哪座坟丘下边,这个还真没看清。

  我们站在这坟场的外边,我小声问师傅,师傅啊,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师傅也是眯着眼,思索了良久后,对我说,起灯!

  起灯,这个词的意思师傅教过我,起灯就是点燃一盏孔明灯,孔明灯的灯罩是用黄纸做成的,黄纸上写满了符咒,据说都是张天师传下来的符咒,在孔明灯的正上方写出需要寻找的鬼魂或者僵尸,更或者走散的人口,孔明灯就会自动飘到空中开始朝着目标人物飘去。

  我一喜,说道,这个倒是好办法,当下赶紧从师傅的包裹中拿出黄纸狼毫朱砂,起灯的符咒师傅教过我,这个比镇尸符和破魔符要简单的多,没用多久,一盏写满符咒的孔明灯就已经做好了。

  点燃了灯芯,孔明灯渐渐的飘到了我们的头顶,当下师傅念动咒语,前边念的什么,我也没听懂,就听到了后边一句,急急如律令!

  随后孔明灯开始朝着坟场里边飘去,我和师傅赶紧跟在后边,这次师傅更是不敢大意,直接将文法照天镜放在了怀里,若有不测,随手就能取出。

  这马家坟的坟丘实在太多,孔明灯在上空是直线飘动,而我们在下边则是加快脚步绕开坟丘,那些坟丘都是一人多高的土堆,遇上埋葬小孩子的,那坟丘还小点,年纪越大,坟丘上边埋的土也就越多。

  终于,孔明灯飘飘悠悠的落到了一处巨大的坟丘上方,我心想这个坟丘应该是马家坟里边埋藏了一个重要的人物,或者是死去已久的人物,更或者已经变为僵尸的人物。

  师傅对我说,你小心点,我寻找入口,想办法让该隐勾引出来,只要他出来了,你切记站在我的身后!

  我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师傅围绕着这个最大的坟丘开始寻找入口,毕竟该隐是藏在坟堆下边的,所以这里肯定要有入口,终于在我们绕道坟丘后边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人工堆砌的大墓碑,这墓碑一般都是用来歌颂功德的,但在墓碑的后边,却发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

  想来该隐肯定是从这里进去的。

  我看着那黑漆漆的大洞,还时不时的往里灌着阴风,小腿有些颤抖,我说,师傅,您老人家神通广大,天神下凡,这种事就交给你了,我在外边给你把风吧?

  师傅白了我一眼,我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怕死呗。

  师傅说,你个瓜娃子在这里等着我,等我下去把该隐勾引出来,在这空旷的地方,我们才能收拾他,我说好,师傅你快下去呀。

  师傅再次从怀中抽出了那柄铜钱剑,剑尖处布置了一枚张士诚当年在苏州铸造的铜钱,这把剑的威力我一直没怎么见识过,不知道师傅用它来对付僵尸王到底有没有用。

  等师傅跳了下去,我抬手举起了手腕上的四象魔轮,赢勾说过这东西乃是四只魔象的灵魂,我心想有这东西护体,应该不用惧怕什么鬼打墙吧?

  没等我再胡思乱想,忽然墓穴洞口一阵阴风刮起,下一刻师傅就从里边窜了出来,他从墓穴中跳出来的一刹那间,连忙对我喊,回避!快!

  我不明白师傅为什么这么紧张,但当下也是赶紧往后逃窜,跑到了一处坟丘后边,蹲下了身子。

  我刚蹲下不久,只见洞口黑光一闪,竟然从里边整整齐齐的跳出了十几具僵尸!而且都是穿着清朝的官服!

  我仔细的看了一眼他们官服上的补子,卧槽,竟然有三个都是一品武官,他们的补子上绣的是麒麟,这正是清朝时期官服上特有的标志,文官的补子上绣的是飞禽,武官的补子上绣的是走兽,而只有皇帝的龙袍上才是绣的真龙。

  一看这十几个僵尸,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卧槽,三个一品武官,两个一品文官,其余的也都是三四品官员,我心想该隐是把大清朝的祖坟给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