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魂记

返回首页出魂记 > 第072章 青铜双兽椁

第072章 青铜双兽椁

  难道马家的先祖都曾在朝廷为官?这些死后的僵尸都被该隐所控制了?卧槽这也太没有道义了吧,人家先祖都死一百多年了,现在全给人家整出来。

  那十几个穿着清朝官服,带着官帽的僵尸跳了出来,开始猛烈的嗅着周围的味道,低等僵尸看似有眼睛,但眼睛基本上是不能用的,他们全部靠的嗅觉,闻到了生人的气味,就立刻会朝着生人扑过去。

  而高等僵尸,比如该隐这种,那就跟正常人没区别了,甚至常年生存在阳光之下,也照样毫发无伤。

  看到那十几个穿着清朝官服的僵尸,师傅冷哼一声,笑道,这该隐真是越活越回旋了,竟然让这些徒子徒孙们出来送死!

  说罢,师傅举起铜钱剑,朝着天上的月亮比划了一个姿势,然后咬破手指在铜钱剑的剑刃上从头到尾抹了一下,顿时整个铜钱剑变的金光闪闪!

  师傅大喝一声,受死吧!随后一个箭步冲进了僵尸群。

  我蹲在坟丘后边,感觉自己整天跟着师傅就像是个打酱油的,既然师傅将太岁给了我,还传给我各种绝技,为什么每到关键时刻,他却总不让我上阵呢?

  难道真的是怕我出危险吗?冥冥之中我感觉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这个游尘师傅带给我的感觉,除了师恩浩荡之外,还有无尽的神秘。

  师傅独自一人面对十几个僵尸,尤其还有三个一品武官,那些武官僵尸,身材高大,想来身前也是独当一面的大将军,身体极其僵硬,力量也大,但师傅仍然是对付的游刃有余。

  每到僵尸快要扑到师傅面前之时,师傅一挥铜钱剑总能让他们吓退,但吓退并不是师傅的本意,如何将这些僵尸镇压的完全不能动,那才是关键。

  有几个修为低点的,已经被师傅的镇尸符定在了原地,而那些修为高的,还在跟师傅硬拼,师傅对我大叫一声,瓜娃子,阴阳伞扔过来!

  我连忙举起阴阳伞朝着师傅抛了过去,师傅将阴阳伞接在手中,退后一步,将阴阳伞撑开,大喝一声,天师之威,阴阳下界,尔等死僵之物,速速臣服!

  师傅念完咒语,顿时阴阳伞在师傅手中转动了起来,我心里大呼,卧槽真是太神奇了!

  那些一品文官和一品武官,顿时全部吸进了阴阳伞当中,等他们飞进了伞中,师傅赶紧合上了阴阳伞,但阴阳伞的伞骨开始剧烈的摇晃,师傅左手按住阴阳伞,用右手上还残留的鲜血在阴阳伞上边用力的画出了一个符咒,这才勉强镇压住阴阳伞的跳动。

  我蹲在坟丘后边,仔细的数着刚才的僵尸,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总共有十六个,而现在被定在原地的,只有十个!

  不对!一品武官和一品文官的功力比较深厚,师傅必须用阴阳伞才将他们收了起来,也就是说,这总共是五个,而面前被符咒定住的,有十个,加在一起总共十五个。

  可刚才明明跳出来了十六个!

  想到了这里,我赶紧站了起来,心说不好,如果这逃跑的僵尸跑到了市区,那可真是要闹出大祸了!

  就在我正要高呼师傅,让师傅去捉拿剩下那个僵尸的时候,我却突然感觉背后刮起了一阵阴风!

  呼哈...呼哈...

  我特么的能够闻到那股腥臭的味道!此刻就在我的脑后!而我站起身子的一瞬间,师傅也朝着我看了过来,我知道我的背后有东西,很可能就是那个僵尸,但我不敢回头,我怕这一回头,他直接一口咬到我的脖颈上,那样的话,我就裤裆里摸鱼,完蛋了。

  呼哈...呼哈...

  那声音还飘荡在我的脑后,我知道,他就等我回头了,因为人的后脖颈比较硬,咬起来不爽,还是前边的脖颈比较软,而且充满了动脉血管,一口咬下去,卧槽,嘎嘣脆,鸡肉味...

  师傅朝着我大喊,瓜娃子低头!等师傅口中那个头字话音刚落,我已经闪电般的蹲到了地上,师傅甩出了铜钱剑,铜钱剑在空中金光一闪,狠狠的插在了我身后那个僵尸的脑门上,下一刻,竟然直接将这具僵尸的脑袋炸开!

  我心有余悸,赶紧捡起铜钱剑跑到了师傅的旁边,师傅看了我一眼知道我并无大碍,当下拉着我对我说,该隐恐怕马上就要出来,你先离开这座墓场,等我收拾了该隐,立马出去找你。

  说话间,突然墓穴的黑洞中传来一阵阴森的笑容,咯咯咯,都送上门了,看来这礼物我是不收也不行了,今晚谁都别想跑!

  话音刚落,那墓穴的洞口中,一股浓烈的煞气冲天而出,等我仔细看清冲上来的事物之时,不由得震惊万分!

  那竟然是一口青铜棺椁!

  那青铜棺椁从墓穴中冲了出来,当下落到了地面上,棺椁两头各有一个兽头,兽口中各衔有一个铜环,我曾经听师傅说过,这种双兽头的青铜棺材,不是为了装死人的,而是专门为了下葬僵尸用的。

  这种棺材叫做青铜双兽椁,那两个兽头并非他物,而是传说当中的睚眦,关于睚眦,有一个成语叫做睚眦必报,说明了这睚眦的复仇之心非常旺盛,而僵尸的形成,正是因为胸口处有一团气,凝而不散,故而成为僵尸。

  既然有气不散,说明心里憋屈,或者有冤屈,在下葬之时如果已经产生尸变,必然就要用这种纯青铜打造的双兽椁来装殓死尸,若是用平常树木制成的棺材来装殓,那僵尸用不了多久,还是能够破土而出,为祸世人。

  青铜双兽椁从墓穴中飞了出来,当下落到我们的面前,但不见该隐在何处,师傅小心翼翼的朝着那青铜棺材走了过去,我站在师傅身后有些发抖,其实这要是在大白天,在青石桥那里,我还很不怕该隐,毕竟这跟每个人的生活习惯有关系。

  在这黑夜当中,还没见到该隐,我就先怵了三分,毕竟电视剧中演绎的太多了,鬼魂僵尸,都是夜晚会出现的。

  等到师傅快走到青铜棺材前之时,忽然青铜棺材的棺盖砰的一声就炸开了,从里边窜出来一个黑色的物体,那东西浑身长满黑色的茸毛,看起来别样阴森!

  我仔细一看,这浑身长满黑毛的东西,竟然正是该隐!白天的他,还是一个四十岁模样,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这晚上已经变成了一个浑身长满黑色绒毛的东西。

  难道这就是传说当中的黑僵?

  众所周知,僵尸分为黑僵,白僵,红僵,绿僵,这里单说绿僵,绿僵的形成定然是因为僵尸体内有剧毒之物,比如生前服下了鹤顶红或者砒霜,比如死后被灌入水银,这些都有可能导致僵尸变化为绿僵。

  至于黑僵,那就更了不得了,据说黑僵身上的那层黑毛,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比他娘的防弹衣都先进,至少防弹衣还能用火烧坏,可黑僵那层黑毛,却是什么都不怕的。

  我知道,这应该就是该隐的初始形态了,在万年以前,他跟随蚩尤之时,可能就是这个模样,而在如今的世界中,如果他还保持这样的形态走在大街上,那难免会被大家当成神经病看待,所以,他需要伪装。

  而今晚我们打算来干掉他,他就必须要露出自己的真身了,只有这样他才能发挥最强大的力量。

  今晚,谁都得死!那浑身长满黑毛的该隐刚从喉咙眼中说出了这句话,此时我眯眼仔细看去,借着月光我看清了该隐的变成黑僵之后的面容,这一看不打紧,差点给我吓的蹲坐到地上!

  该隐的双眼之中,竟然没有眼球,而是从眼眶中伸出了两只小手!那两只小手只有一根烟的长度,但小手上仍然是长满了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