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六章 过桥

第六章 过桥

  我想要是再晚上那么半分钟,我今天肯定得交代在这老杂毛手里。

  和田甜一起从三楼走下来的还有一个男的,年纪四十多岁,梳着大背头,穿着名牌西服,带着金丝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

  我留意了一下,他的脸色挺红润的,比那脸又黑又丑的保安老头,顺眼多了。

  你下去!金丝眼镜男对那老头挥手道。

  老头冲着我不甘心的舔了舔舌头,发出一声低沉的怪笑,直挺挺的走下了楼梯。

  “沈浩,疼吗?”田甜从背包里,拿出纸巾给我抹着脖子上的血,温柔的问我。

  我心想要不是来找你个骚娘们,老子也不至于险些被掐死,气就不打一处,“你说呢,这什么鬼地方,他妈哪是保安,分明就是杀手,你再来晚点,我就死在他手里了。”

  因为愤怒,我的声音很高,田甜低着头,歉然说,“沈浩,我,我真没想到你会找到这来的。”

  吼了几嗓子,我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我这人就这样,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算了!”我站起身,捂着脖子说。

  “沈浩,这是我们电台台长,李子文。”田甜见我气消,给我介绍。

  李子文伸出手与我握了握,“听说我们的台花田甜谈恋爱了,看来是真的,你可得好好珍惜啊,追她的人可不少呢。”

  李子文声音很柔和,完全没有架子,厚厚、温热的手心,很是稳重。

  我微微有些惊讶,往田甜看去,她正甜蜜的看着我,看起来很温柔,就像是多年的恋人,完全不像是只认识一晚上。

  李子文又对田甜说,“田甜,我看小沈人挺实在的,你可也得把握好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看田甜的眼神有些怪异,虽然只是一瞬息,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难道这家伙也对田甜有觊觎之心?

  “台长放心,我会把握好的。”田甜恭敬的回答。

  李子文欣然一笑,“好,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

  李子文一走,我问田甜:“你们台长也真够认真的,这么晚了,还在盯班?”在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有些酸溜,天知道他跟田甜之间有没有猫腻。

  不过话说回来,田甜跟我现在连最起码的炮友都算不上,我在这吃瞎醋,是挺无聊的。

  田甜立刻明白了我话里的意思,在我腰上掐了一把,笑问:“你吃醋了?”

  我不说话,她从后面搂着我的腰说,“沈浩,能遇到你真好,我喜欢看你吃醋的样子。”

  “小丫头,我才不吃你醋呢。”我转过身,捏了捏她的鼻子,“饿了吧,请你吃东西。”

  田甜说好丫,吃西餐吧。我一想到昨晚那血淋淋的牛排,脸都绿了,她就说,嗯,西餐腻了,今晚你安排吧。

  我突然有点喜欢这善解人意的丫头了,就说,那吃烧烤吧,你身子凉,吃点热的好。

  田甜犹豫了一下,“好吧,反正很久没吃烧烤了,去试试。”

  在下楼的时候,我就问田甜,他们单位是不是真闹鬼。田甜对我扮了个鬼脸说,你猜呢,然后学女鬼的叫声吓我。甭提这丫头不愧是做鬼故事专栏的,学的有模有样,还真挺唬人。

  我就挠她咯吱窝,说,“跟你说正经的呢,我咋瞅着这地有点渗的慌。”

  田甜这才不笑了,点了点头说,“原来听说是闹过鬼,老广播大楼的人都撤了,后来李总又重新开了台,时间也不长,这不还没来得及打理呢。”

  然后她又说,“刚刚你喊我的时候,我正在做节目呢,没听着。这边是重新开台,做晚间节目的也少,所以,有点冷清。”

  我听她这么一说,所有的疑虑都打消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到了楼下,田甜说,你等着啊,我去开车。

  很快,她开来了一辆红色的小车,我一看嘿,好家伙,居然是奔驰,看来这小妞还真是有钱人。

  上车吧,浩哥,她摇下车窗喊我。

  我一愣说:“你还是别叫我哥,我听着心里发憷,感觉好没戏了似的。”田甜就说,“那我叫你浩哥哥,这样跟哥就能区分出来了。”

  “浩哥哥,上车吧。”

  她声音本来就甜,这一声喊的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很爽。

  上了车,快到西门桥的时候,车子突然就死火了,怎么打都无法启动。田甜一拍额头,尖叫道:“哎呀,差点忘了。”

  我说咋了,她打开后备箱,从后面拿出白色的车罩,“沈浩,过来帮我。”

  我帮着把车罩上,才发现白布最前头,写着个大大的灵字。我很好奇,就问,“好好的一辆车,被这么一整,跟灵车似的,怪渗人的。”

  她冲我眨了眨眼说,“这边闹鬼,我防鬼呢。”

  我大晚上的一听这个,也就不敢再多问了,心里却在想,田甜要是和瞎子凑成一对,肯定是完美组合。

  田甜上了车,重新打火,也怪事,盖上了这白布,车就能走了。

  过了西门桥,到了开发区,田甜摘下了车罩,说是怕被交警罚款。我带着她到了烧烤街,虽然这时候快一点多了,但人坐的满满的,我和田甜就站在边上等位置。

  边等,她就咳,咳的很厉害。

  我问她,没事吧,要不咱们还是去吃西餐吧。田甜说,没事,就是受不得烟熏和太多的人味儿。

  过了会儿,等了个位置,我大马金刀的坐下,冲着老板喊道:“羊腰子、羊鞭、串儿、板筋、鱼豆腐可劲的上,辣椒粉、香葱多来点。”

  那老板喊了一声:“得叻,你稍等。”

  烧烤上了后,田甜捂着鼻子说,“要这么补吗?”

  我就冲她眨眼坏笑,“张爱玲说过,拴住男人的心要满足食道,拴住女人的心要满足……嗯,哼。”

  田甜噗嗤一笑,抓起根羊鞭塞在我嘴里,“真坏,就你嘴贫。”

  她似乎不怎么喜欢吃烧烤,坐在用手杵着下巴,温柔的看着我,好像永远看不够一样。。

  我就极力的劝说她吃,在我的劝说下,她勉勉强强的吃了几串烤肉。

  “老板,再来盘韭菜!”张爱玲说那话绝对是经验之谈,作为一个情场老手,我很清楚男人雄风的重要性。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留住田甜,虽然认识她只有短短不到一天,可我俩就像是相识了很久,从她身上我看到了对我的真,她身上有我想要的温暖。这是酒吧女,微信炮友,永远无法给予的。

  田甜你也吃点吧,这个对暖身有点好处,我试着给她夹了一筷子。

  田甜不想拂我的意,吃了一筷子,刚吃下去,哇的一声就吐了起来。

  我连忙扶着她走到了一边,发现她嘴巴、鼻子呼呼的流血,很是吓人。

  我就急了,田甜怎么回事啊?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她摇了摇头,示意上车。

  我结了帐,到了车上,田甜拿出一个小瓶子,也不知道里面装了啥,稍微泯了两口,就没事了。

  “对不起,沈浩,我对韭菜过敏。”田甜歉然道。我有些生气的抽了自己一巴掌,心疼的抱住她,“下次你不能吃的东西,得提前告诉我好吗?”

  她笑着点了点头,拢着我的脖子,“沈浩,你前世肯定是欠了我的,不然怎么对我这么好呢?”

  我摸了摸鼻梁,有些尴尬,“好吗?我怎么不觉得呢。”

  “咱们现在去哪?要不去宾馆吧。”田甜说。

  我现在身上的钱不是很多,好的宾馆也去不起,再说,还没有回家的打算,干脆就找了个便宜的,一天百来块的那种先凑合着住几天。

  到了宾馆,我就对田甜摊白,把我的窘况直说了。

  若是以前,我会把开房的女孩蒙的团团转,但对田甜,我不想。

  这只是一种信任,我觉得她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否则也不可能看上我了。

  果然,田甜一点也没介意,反而欣喜的抱着我:“浩哥,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

  在那一刹那,我的心都快融化了,忘情的跟她热吻了起来,她的嘴还是那么的血腥,那么的冰冷,可是我一点都不在乎,真的。

  一番热吻下来,田甜有些气喘吁吁了,而我也是情绪高涨,将她压倒在床上。

  这丫头今晚穿着水蓝色的裙子,包裹着她火辣的身躯,妖艳的勾人心魂。我开始有些不自觉的对她上下其手,而田甜也积极努力的回应我,妩媚、动情的媚眼,低沉的喘息,一切都是这么的迷人。

  当我俩赤诚相见,大振男人雄风时。田甜突然发出一声尖叫,猛的推我,她的力气很大,我正激动着准备勇闯龙潭,哪料到这出,直接飞了出去,摔了个七荤八素。

  “姑奶奶,你搞什么飞机,想玩死我啊?”我从地上爬起来,一股无名火起。

  田甜用被单捂着胸口,满脸的无奈与不安,低声向我道歉:“沈浩,对不起,不,不可以的。”

  我听她这么一说,更有脾气了,还以为她看不起我,“啥意思,跟我玩纯情,装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