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七章 怪斑

第七章 怪斑

  田甜下床抱着我,温柔的看着我的眼睛说:“沈浩,我,我来事了,那样会给你带来霉运的。”

  我一听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合着这七八天,是没戏了。不过,这事确实没法勉强,却也怪不了她。

  “算了,睡觉吧。”

  我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憋的很是难受,田甜用她冰冷的身躯,紧紧的缠着我,在我耳边轻声说:“浩哥,从现在起,你必须得克制这方面的欲望,那对你有好处。”

  我说,我今年才二十七,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你总不能让我当和尚吧。

  你听我的,我绝不会再害你,田甜抚摸我的脸庞,温柔说。

  我也想修心养性,可是有你这么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我忍的住才怪。

  然后,我咬着她的耳垂,坏笑说:“你那真大,压的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田甜就笑的花枝乱颤说,“你那才大呢,顶的人家肚子疼。”

  被这丫头一逗,我的感觉就又上来了,刚想动歪心思,让她给我来一箫,脖子突然痒了起来。

  这一痒,我就觉得全身像是有虫子在爬,痒的离奇。

  “哎哟,咋这么痒呢,脖子,田甜给我挠挠,快,快。”我坐起身,边抓边喊。

  田甜趴在我的背上一看,捂着嘴,眼睛睁的大大的,仿若跟见了鬼似的。

  “我说美女,你看啥啊,快给我挠挠,痒死我了。”我催促她。

  田甜用力抓着我的手,她的手颤抖的厉害,看起来比我还紧张,我就问咋了。

  她眼泪哗哗就流了下来,哭着说:“沈浩,你千万别再抓了,忍着,忍一会儿就好了。”

  我正痒的想跳楼,哪里控制的住,有点发疯似的挣脱了她的手,“不就是个皮肤过敏吗?你哭什么啊。”

  说完,我用手往脖子上挠了起来,挠了几下,我就感觉不对劲了,脖子后面原来只有两块小疙瘩,但现在好像有……

  我怪叫一声,冲进了洗手间,对着镜子一照,差点没把自己给吓死。

  我的后背,连着脖子,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像铜钱似的斑块,而且这些斑块的颜色发绿,绿的发渗。

  我突然想起好像在哪见过,对,就是那广播大楼的保安老头,他脸上就是这种绿色的斑点,只不过比我的小而已。

  我越来越痒,手抓已经完全不过瘾了,顺手捞起马桶刷子,照着后背就搓了起来。

  一搓,倍儿爽,爽的我全身发麻。

  “别,别挠了,求求你,别挠了。”田甜冲进了洗手间,泪流满面的哀求我。我这时候哪里还听的进话,她见我不搭理她,反而挠的更来劲,就生气了,夺过我的马桶刷,从后面死死的抱住我。

  别看她只是个女人,但力气却大的惊人,抱着我丢在床上,用身子压着我,我百般挣扎,却也无用。那种奇痒,让我变的疯狂,我就在她怀里怒吼,在她胸口上乱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股奇痒终于慢慢的消退,我渐渐清醒了过来。

  “我没事了,放开我吧。”我全身无力,疲惫说。田甜放开我,扑在我怀里,痛哭了起来,一个劲的向我道歉。

  我说:“这不管你的事,可能是我在外面被毒虫咬了,改天我去医院看看就好。”

  然后,我温柔的抚摸着她胸口上被我牙齿刮伤的血痕,心中火辣辣的疼。其实她做的对,像这种痒病,越抓只会蔓延的越厉害。

  “田甜,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吧,这样下次我去接你,也就方便了。”我说。田甜想了片刻说:“我可以给你,但你答应我,我接不到电话的时候,千万不要生气。”

  然后,她给了我一个号码。

  我存入手机,抱着她安然入睡。

  我醒来的时候,田甜已经离开了。

  接下来与田甜同居的日子,我俩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乐。

  我依然会时不时犯病,全身的斑点也越来越多,开始从后背蔓延到了胸口,每次一犯痒,田甜就会哭,向我道歉,让我有些莫名其妙。

  还有,田甜怪异的作息时间让我很是不满,她每天都是凌晨才回宾馆,清早四点多就离开了。

  每次我问她,她都说电台正在重建,单位人少,她抽不开身。我就纳闷了,再上班忙,也不至于每天忙二十个小时吧,难怪她卸了妆后,脸色那么难看。

  白天,我永远都打不通她的电话,大多数时候是关机。偶尔开着,也是无人接听,也至于我都怀疑她手机带着根本是个摆设。

  我向她发过几次火,但都被她搪塞了,她还是那么的一如既往。

  更可恼的是,每次我想欢好,她不是来事就是肚子疼,一次次的敷衍我,让我很是不爽。

  我有时候觉得,或许是我真对她动情了。指不定,在她眼里,我屁都不是,一切都是我自以为是罢了。

  跟我在一起后,她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哭,好几次,大半夜,我听到她在洗手间里哭。

  看着她越来越不快活,我心里也很难受,我很想弄清楚是什么让她变的不快乐……

  我找到瞎子的时候,他正带着墨镜在给一个中年妇女算命。我走过去,瞎子给我比了个手势,让我在边上等着。

  换了以前,我早冲过去搅了他的局,不过现在我有求于他,还是低调些好。

  等那妇女心满意足的掏了钱,瞎子叼着中南海晃悠悠的走过来问我,“又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了?”

  我在他身上掏出香烟,点上吸了两口,“搞你妹,最近手头有些紧,拿点钱给我。”

  瞎子围着我转了一圈,皱眉说:“浩哥,我看你气色不太好,没事吧。”“少废话,给还是不给。”我说。

  瞎子摘下墨镜,虎目一眯,打量了我几眼说:“不行,你得告诉我才行,钱不是问题。”

  我对这孙子很无奈,就告诉他,我跟田甜同居了,缺钱花。

  瞎子听了后,笑的前俯后仰,差点没抽筋。我踢了他一脚,“草,有这么好笑吗?”

  “我们的花心大萝卜居然跟女人同居了,真是奇闻,你确定是认真的?”瞎子指着我,大笑问。

  我不耐烦的咂了咂嘴,“爱信不信,不借就拉倒。”

  说着,我就往回走。瞎子连忙追了上来,“生啥气,我就想知道是哪个绝世大美女,能勾住咱浩哥的心,不过,这可是个大好消息,你妈要知道了,得美死。”

  “你麻溜点成吗?老子还要去租房。”我说。

  天天住宾馆,虽然是比较次的房间,但也不是我这种无业游民住的起的,我觉的还是租房罚算,我和田甜之间虽然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我并不想就这么放弃,给她一个安稳点的家,是我要做的第一步。

  瞎子说,那我陪你去吧。

  我没有拒绝,瞎子这人嘴会来事,有他在,还能跟房东砍砍价。

  我看中的是解放路的一栋出租单元楼,虽说现在偏僻、冷清,但离田甜上班的地方是最近的了。

  到了单元楼,瞎子四下看了两眼,神情凝重的问我:“浩哥,你干嘛要选这个鬼地方?”

  我说,你嫂子就在老广播大楼上班,这边近。瞎子就疑惑了,怪叫道:“开什么玩笑,广播大楼荒废很久了,那边邪的厉害,谁去那上班,找死啊。”

  “你个乌鸦嘴,少几把瞎说,那边正重建,你嫂子在那边当电台主持呢。”

  瞎子点了根烟,吸了一口递给我,认真说:“嫂子?看来你是真喜欢这娘们了,不过,你还是劝她赶紧离开吧,那地方呆不长久,不是个发展的正地儿。”

  “赶紧租房吧,别唧唧歪歪了。”我接过烟催促说。瞎子扬起浓眉,打了个响指说:“走,我给你砍价去。”

  在租房前,我跟那房东私下电话联系过了,她的意向是一千块钱一个月,我琢磨着还是有些贵了,毕竟这边现在不是什么热闹地盘,不过有瞎子在,这小子嘴狠。

  房东是个妇女,长相一看就是那种很刻薄的,板着张脸,好像老子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见了我,她就问:“是你们要租房?”

  我点了点头,她直接开门见山说:“最便宜的十八楼,也就是顶楼,一千一个月,少一个子都不行。”

  我心想,妈的,果然是一个子都不肯少,这么小气,难怪胸这么小。

  瞎子嘿嘿的笑了两声,对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先回避一下。

  片刻后,我就看到那刻薄的房东,笑的满脸直掉粉,友好的跟瞎子握手。

  待房东走后,我问瞎子,“搞定了?啥时候签合同?”

  瞎子痞气的带上墨镜,斜着嘴咬着香烟,浪笑道:“签啥合同,就这老娘们,也敢跟老子装逼。给她三百一个月,水电全包,算是看的起她了。”

  “啥,三百一月,水电全包?”我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就这价位,我亲妈都未必会租给我啊。

  我感叹说,瞎子你小子够狠。

  瞎子咬着香烟在前面边走边说,“有啥好惊讶的,只有你这样的傻叉,才会租这房,还他妈十八层,你想找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