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十章 冷艳女警

第十章 冷艳女警

  十七楼,我也不知道到底住了几户人,但透过走廊昏暗的灯光,我看到几具倒在血泊中的尸体。

  我心中一寒,田甜不会遇害了吧。

  我发誓,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血淋淋的尸体,当我颤抖着手查看他们血淋淋的面孔时,我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

  万幸,这些死难者中并没有田甜,我赶紧沿着楼梯往十六楼摸去!

  怕惊扰了女鬼,我轻轻的在楼道里喊着田甜的名字,但始终没有回应。

  我继续在昏暗的楼道中摸索着寻找,就在我走到十四楼的时候,我听到了有人在说话,其中一个声音特别的清晰,好像就是田甜。

  “你不觉得这么做太残忍了吗?还有沈浩,你最好不要打他的主意,否则……”

  田甜似乎特别的气愤,只是楼道里的风比较大,我听的断断续续,不甚真切。
  
然后,我又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现在手上正缺人手,这栋楼里的人,都别想逃……”

  “田甜!”我听那人语气冷冰冰的,还以为他要对田甜不利,连忙大呼了一声。

  待我急奔过去,田甜正独自站在楼梯间,浑身颤抖着,她的脸色很难看,眉头紧蹙,看起来又怕又惊。

  “人呢?”我四下扫了几眼,空荡荡的,哪有什么男人。

  田甜说,走了。我追问,那人是谁?

  “沈浩,别问了好吗?我心里很乱、很烦。”她幽幽的喊了我一声。

  见她没事,我也就放心了,舒了口气,握住她冰冷的手,急忙说道:“姑奶奶,你想吓死我啊,咱们得赶紧离开这,晚上那女人是鬼,我刚刚看到她杀……”

  我说了一大堆,发现田甜没什么反应,顿时就明白过来了,她早就提醒过我,显然,她是知道的。

  “田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身上有太多秘密,有些已经让我忍无可忍。

  她摇头叹了口气说:“你说的没错那女人确实是个厉鬼,她就是楼下那阿婆的细女,六天前新婚之日被害死了,怨气难平,她回来了……”

  她果然什么都知道,我咬牙点了点头,用力抓着她的手,沉声说:“田甜,我不想等以后,今天你必须给我讲清楚了,还有你的一切。”

  田甜有些生气了,挣脱我的手说:“沈浩,你不要逼我,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绝不会害你。”

  然后,她指着楼上,冷声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马上回到房间,老老实实的呆着。我可以告诉你,段平已经盯上了你,不过我会想办法解决。今天是第六天,是初七回魂,明天才是这死鬼女人真正的头七回魂,到时候会闹的更凶。”

  我有些呆了,完全不明白她在说些啥。

  田甜捧着我茫然的脸,认真说:“沈浩,如果你相信我心里有你,相信我好吗?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一切,但不是现在。”

  “你现在很危险,被回魂红衣鬼盯上了,杀了这么多人,她的怨气会更重。如果明天下午两点前,我没有出现,你就去找你那个朋友,明白吗?”

  她匆忙的看了下时间,“天快亮了,我必须得走了。”然后,她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头也不回的往楼下走去。

  我并没有去追她,我相信田甜总有一天会给我个说法,我感觉她心里是有我的。

  这时候已经是四点多了,我不敢再回楼上,一路狂奔到最近的宾馆。

  宾馆的服务员正趴在柜台睡觉,我一拍柜台,“麻溜的,快点。”

  “咋了,搞的跟被鬼追似的。”这种小宾馆,服务员跟小混混没啥区别,边找钥匙,边刺溜我。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我他妈还真就被鬼给追的。”然后,我听到这孙子在我背后骂了句,“神经病。”

  开了房,我冲了个凉,口鼻的血腥味散尽,这才回到床上躺着抽烟,眼睛时刻盯着房门,天知道凶残的女鬼会不会再找上门来。

  这时候窗外已经出现了鱼肚白,天快亮了,我悬着的心这才放松了些。

  拿出手机,我报了警,接电话的民警估计还在迷糊,老半天才接,我就说丽坤小区发生了杀人案,死了很多人。

  他就一股脑的问我是谁,到底死了多少人,罗里吧嗦个没完。

  我就烦了,说了句,你们爱去不去,不去拉倒,然后就挂了电话。

  然后我又给瞎子打了个电话,电话关机。我这时候,身心疲惫至极,睡意一上来,倒头就睡了。

  砰砰,我还在迷糊之中,门就被撞开了,几个警察冲进来,将我给从床上拽了起来。

  “怎,怎么回事?”我不服的大喊了一声,还好我老爸就是警察,要不然我非得被这阵势给吓死。

  “是你报的警?”说话的是个女警察,至少一米七五的身高,挺傲的身材,精致的面孔,让她很是显眼。

  “是我,我能穿上裤子说话么?”我向来有起床勃起的习惯,面对这冷艳的女警官,多少有点尴尬。

  她冷冷的扫了我裤裆一眼,转过身扬起手吩咐,“带走。”

  就这样,我头上被罩了个黑色袋子,穿着裤衩,在一大堆人的围观中,被带上了警车。

  上车前,我隐约还听到有人说,“又抓了个娼客。”那一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恨死这娘们。

到了警局,他们给我找了身衣服让我换上,然后把我提到了审讯室做笔录。

  给我做笔录的是个满脸青春痘的胖子,无论我怎么说,他都不相信是鬼怪害人,认为我在编故事,对我又是拍桌子又是骂的,态度很不好。

  其实我也不信这些玩意,可是没办法,我现在可是亲身经历了红衣女鬼杀人的过程。而且,如果田甜不是吓我,今晚,红衣女鬼还得来找我索命。

  见他们不信,我也就懒的解释了,爱信不信,反正人又不是我杀的。

  片刻,前面抓我那漂亮女警官走了进来,胖子连忙说:“白队,这小子的口供和笔录,全都是乱七八糟的鬼故事,你看……”

  从胖子的表情来看,这女警应该是他的上司,白警官抬手示意胖子出去。

  然后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冰冷的扫了我一眼,“把你看到的,听到的,原原本本,认认真真的给我说一遍。”

  我仰着头,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大美女,别浪费时间了,反正我说了,你们也不信。”

  她俏目一寒,沉声道:“沈浩,你知不知道,丽坤小区,一晚上死了十三口人,你要是有点良心,给我态度端正点。”

  “什么?”我瞪大眼,我原本以为这天杀的女鬼就在十七楼作乱而已,没想到竟然害了这么多人。

  我内心有股莫名的愤慨,然后,我认认真真的把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这位白警官。

  在我说的过程中,她始终没有多言,认真的做好了笔录后,站起身冷冷说:“请你你去指认一下尸体与嫌疑人,如果没问题,二十四小时内,我就可以让你离开。”

  我一听可以走,求之不得。

  因为案件的重大、紧急性,尸体并没有立即拉往殡仪馆,而是留在了警局的冷库,所有的法医都带着解剖工具,到了临时搭建的露天解剖室。

  我进去的时候,他们正在对尸体进行解剖。

  尸体上的血依然保留着,几乎没怎么动过,我一看到那些死者,全都是被砍的血肉模糊,心里就堵得慌。

  一具具触目惊心的尸体,除了让我感到恐惧以外,我心中更有种无比的愤怒,要是昨天瞎子在,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惨案。

  在这些尸体中,我看到了烧纸钱的老妇女,她也丧生在已经成为厉鬼,杀人不眨眼的女儿手中。

  由此看来,鬼,确实是凶残而无情的,如果昨晚,不是瞎子留下的狗血粉,我现在也必然是这些尸体中的一具。

  愤怒、恐惧,让我全身颤抖的厉害,看完了十三具尸体,我两条腿已经迈不开步子了。

  再反观我身边这位美女警官,始终面如寒冰,保持着冷美人的本色。

  “这些人你都熟悉吗?”带我看了一圈,她发问。

  我摇了摇头说,“记不得了,大晚上的,我又是头一天住进去,跟他们也不熟悉,哪能认得出来。”

  其实那三个醉鬼我还是有些印象的,只是一个被红衣女鬼附身成为了凶手,另外两个被砍的血肉模糊,我根本没法辨认。

  “你知道吗?你现在是此案的最大嫌疑人之一,从现在起,你最好是老实点。”她提醒我,然后她又说:“我们在你住的宾馆里找到了一把菜刀,这就证明了,你有行凶的可能,所以我绝对不是在吓唬你。”

  我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要想说服他们相信是女鬼杀人,除非抓到女鬼,还得想办法让他们看到才行。

  否则,我很可能从目击证人成为凶手,不行,我得想办法证明自己才行。

  我突然很沮丧,感觉我最近一直在倒霉,怪病、厄运包围了我,想到这,我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或许这就是人说的,天降横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