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十二章 木匠大师

第十二章 木匠大师

  “别出心,把手电关掉。”我因为咬了舌头,疼的厉害,说话都不利索了。

  红衣女鬼此刻已经杀疯了,警察们似乎也知道出不去了,用枪与警棍拼死抵抗,大厅里一时间尽是惨叫、打斗声。

  白冰好几次都想冲出去,但都被我拦住了。

  慢慢的大厅内的声音静止了下来,只剩下我与白冰噗通噗通的心跳声,我知道那几个值班警察肯定是挂了。

  观世音菩萨,求求你老人家大发神威,救救咱吧。

  浓郁的血腥味熏的我胃里直翻腾,“还有两个……你们逃不掉的,桀桀。”红衣女鬼阴森森的怪笑飘了过来,借着地上的电光,我可以看到那血红的长裙,正慢慢的往我二人飘来。

  我紧张的牙关都快咬碎,狠了狠心哆嗦着张开嘴,再次照着舌尖用了咬了下去。我勒个去的,这一下真是痛到了心尖上,浓郁的血水在口腔内蔓延!

  “桀桀,没法逃了吧。”

  就在红衣女鬼伸出血淋淋的鬼手往角落探来的瞬间,我蹦起照着她就是一口浓郁的舌血,这一下正喷在她胸口上,逼的她惨叫一声,飞退了四五米远。

  我拉着白冰就往警局大门跑去,妈的,有舌血,那两个勾魂小鬼笑嘻嘻的牵着手拦在门口,眼神充满了嘲讽。

  滚犊子,我冲着左边的小男孩就是一口舌血,小男孩惨叫一声,全身居然烧了起来。

  我一看,大爷的,居然是个纸人。

  纸人一烧,大门也就开了,我与白冰撒腿就往外奔,刚走没两步,我背心窝一疼,仿若被铁锤重砸,眼前一黑,脚下趄趔摔倒在地上。

  快,快爬起来,白冰用力拉起我,我回头一看,草,居然是一个警察的头颅,在安全灯微弱的绿光下,眼珠子都快爆了出来。

  这一停顿,红衣鬼又追了上来,我连喷了几口血后,舌头都麻了,疼的直流口水。

  逃不掉了吧!桀桀,阴森森的声音在我身后再次响起。

  我一瞅,微光中,一条红色的裙摆,如灵蛇般飞卷了过来。

  “快喷她,喷她啊。”白冰有些急了,提醒我。

  “姑奶奶,我也想喷啊,你当我是喷水机啊。”我无奈的大叫了一声,跟在她身后,玩命的跑。

  滋溜一声,我脖子上一紧,整个人就飞了起来。妈的,被死婆娘裙摆套住了脖子,这下死定了。

  “挖,挖心……”红衣女鬼,伸出血淋淋的利爪,就要往我心窝子掏来。

  就在这时候,一条白色的人影也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抱着红衣鬼就滚到了一边,“沈浩,你快跑。”

  多么熟悉的声音,可不正是田甜。

  “走啊!”昏暗中,我看不清田甜的脸,只看到她与怒吼连连的红衣鬼翻滚着进了警局。

  哐当一声,警局的大门就关上了。

  “田甜!”我用力踢打着门,门冲里面关死了,怎么也打不开。

  “沈浩,走啊。”田甜凄惨的大喊我。

  “你还愣着干嘛,快走啊。”白冰回来颤抖着抓着我的手,想要拖我出去。

  “不行!”我这时候也犯了倔脾气,冲着大门直喊:“田甜,要死咱们一起死!”

  然后,我用肩膀开始用力的撞门。

  白冰气的叹了口气,跺了跺脚,无可奈何的跟我一起撞门。

  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恶婆娘虽然凶,但至少还算有情义。

  “沈浩,你真是个大笨蛋,谁让你回来的。”

  砰的一声,门开了,田甜像风一样卷了出来,拉着我和白冰就往门外跑。她的手依然的那么冰冷,但我的心里却无比的温暖,边跑边看着她苍白的侧脸,这一刻我完全忘记了恐惧,眼中只有她凄美的容颜。

  出了警局,虽然快一点了,但路边还有不少的士,我拉开车门,伸手将那的士司机拽了下来,招呼田甜和白冰上车。

  “你,你们干嘛。”那司机还没回过神来,“警察办案!”我一踩油门发车往前赶去。

  现在红衣女鬼已经彻底被我三人激怒了,我往后面一看,红色的长裙像风一样卷了过来,看样子是不死不休了。

  “沈浩,你往东湖路方向走!”田甜在副驾驶的位置提醒我。

  我点了点头,一踩油门往东湖路狂奔而去,“田甜,你怎么来了?”

  “我本来想下午来的,可是李子文不让我走,还好来得及时,要是你被害死了,我也不活了。”田甜有些哀婉道。

  我心中暖洋洋的,说不出的温暖,侧脸一看,田甜正满脸甜蜜的看着我。

  “我说,你俩别亲亲我我了,都追上来了。”白冰有些焦急的在后座提醒我。

  我往后视镜一看,果然,那死娘们又追了上来,血红的婚纱在半空挥舞,已经近在尺伬了。

  “拐,往左拐。”田甜指挥道。

  左拐是一条偏僻的小道,我从小在江东长大,却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街。

  街道弯弯曲曲,要不是哥技术好,肯定就折在了,只是这样一来,红衣女鬼已经追杀上来了。

  哐当一声!后排的玻璃被戳烂,白冰的头发被女鬼给抓住了。

  我连忙一个急刹车,那鬼被这么一磕,往后一滞,白冰总算是脱险了。

  下车,田甜冷静的招呼我,领头往街道的另一头跑去。

  我边跑边冲街坊们大喊:“有鬼,救命啊。”

  没办法,两个女生矜持,只能我不要老脸扯嗓子了。

  往前走了二十多米,临街的地方,有一间棺材铺的门突然打开了,走出来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满是沧桑的国字脸上留着粗硬的络腮胡须,“你们鬼叫什么!?这城里哪那么多鬼啊!”

  “真的!真的有!老爸,你快帮帮我们吧。”随着男人的出现,田甜似乎一下子来了力气,拉着我的手,欣喜的躲到了中年人的身后。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仿佛这个木匠师傅能给她莫大的安全感。

  老爸?我嘟哝了一声,田甜耳朵尖,冲我眨了眨眼,“笨蛋,是老板,不是老爸,猪耳朵。”

  我心想都啥时候了,这丫头还能笑得出来,真把这木匠都天师了。

  红衣女鬼缓缓落了下来,冲着木匠阴森森道:“谁拦我,谁就得死。”

  她这一笑,稀烂的脸上蛆虫直掉,没吓死个人,按理来说,头七的时间,也不会烂成这样吧,真是恶心。

  “尘归尘,土归土,煞鬼作恶,断不可留。”说道这里,木匠师傅一抬手,一个闪着寒光的物件冲着那死鬼的面门电射而去!

  我一看,这木匠似乎还真懂两把刷子,还真的是民间有高人啊。

  怪不得瞎子常跟我念叨,说我嘴贱,出门说话的时候注意点,手艺人不能胡乱得罪,尤其是木匠。据说木匠这一行有一种老祖宗鲁班传下来的厌胜之术,一个有本事的木匠比阴阳先生还牛逼。

  红衣女鬼惨叫一声,胸口已经多了一个锥子,黑色的阴气高压锅喷气似的,呼呼的冒。

  不过它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怪啸一声,往木匠扑了过来。

  木匠冷哼一声,从腰间摘下一个一头是线轴的木头盒子,上面缠着的线很粗,随手拉住线头从那木头盒子里往外一拽,绳头一甩,好像用鞭子一样,在鬼东西的胸口上狠狠的抽了一下。

  那个被手枪乱射都没有丝毫反应的鬼东西居然被这一下抽的惨叫,整个身子向后飞退了三四步。

  那个木头盒子,应该就是木匠们弹直线用的墨斗了,隐约记得在当年香港僵尸片里,英叔经常用墨斗这东西来收拾僵尸。

  说是在古代,木匠的尺,墨斗等有正的意思,所以就有一正压百邪之说.另外如福也有"伏"的意思尤其对尸体之类的怪物有特效。

  一击得手,那位木匠师傅乘胜追击,双手一绕,把墨斗线绕出一个圈,向着那鬼东西的头套了过去。说也奇怪,看似柔软无比的墨斗线,绕出来的圈却并没有随着木匠师傅的动作而散掉。

  红衣女鬼挨了一下,也知道这个墨斗线的厉害,急忙闪身躲避,却没想到木匠师傅手指一松,原本呗弄成一个圈的墨斗线又恢复成了一条线,斜斜的抽在那鬼东西的肩膀上。

  “啊!你们不得好死!都得给我陪葬。”再次被墨斗线抽中,红衣女鬼嘶吼了一声,好像打了鸡血一般,身上的裙摆如乱蛇缠了过来。

  “不自量力!”木匠师傅手中墨斗线连挥,将裙摆割得粉碎,红衣女鬼犹如被乱鞭抽中一般,浑身上下皮开肉烂,木匠手腕一抖,就用捆住了红衣女鬼。

  就在木匠师父全神贯注对付女鬼的同时,横里一个小孩扑了过来,照着木匠的大腿就是狠狠的一口。

  突如其来的攻击,木匠师傅惨叫了一声,墨斗线挥舞了一圈,可是墨斗线在接触到小鬼的身体时却是穿了过去,小鬼的嘴里发出了低低的惨号,可是明显受伤不重。

  看来这东西也得对症下药,墨斗线对付沾染尸气的鬼魅厉害,对付纸人效果就不那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