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十四章 尸毒

第十四章 尸毒

  按理说,早就该去医院的,可是我就是个一事无成的待业人员,除了一张脸帅气点,一无是处,存款什么的,更是根本没有。平时有急用了,也是先跟瞎子拿点救急。所以能忍着的病,我都不想去医院,只是这次真的扛不过去了,咋办呢?

  上次被我爸狠狠训了一顿,我也不好意思再跟家里要钱,再说了,要是让我妈知道我得了这样的怪病,她老人家还不得急死。

  奶奶个腿的,还是跟瞎子先借点吧,那小子有钱。

  用毛巾擦了擦后背,背上的血口子弄得我疼得直吸冷气,却也因为疼痛压住了痒反而感觉有些爽。

  胡乱在外面加了一件外套,出了丽坤小区,我直奔瞎子家。

  瞎子家早搬出了三号胡同,而是住在工商局的家属楼,离我住的地方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坐公交车去,也就三站地,想了想我还是决定走过去。

  没办法,钱包总是比较干瘪,所以一般身边没妞的时候,我还是比较节俭的。

  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后背的痕痒感消退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走了二十来分钟,眼看就要到工商局的家属楼了,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呜呜呜”的低吼声,那声音我很熟悉,我家的黑虎在对人发出威胁的时候就是发出这种声音。还伴着一个女人的呼喊,“金毛,回来!快回来!”

  回头一看,身后三四米的地方,有一个二十五六的清秀少妇,拽着一只成年的金毛大犬,正在用力拖拽,而那只金毛却是丝毫不理会自己主人的拖拽与叫喊,两只狗眼死死的盯着我,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一条大尾巴夹在两腿中间,仿佛是有些害怕,却又像是随时准备对我发起攻击一样。

  “这狗……”我指着那只大狗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金毛和哈士奇那种二货不一样,非常的聪明乖巧,对主人的命令也比较顺从,很少听说金毛对着陌生人发飙。

  “啊,对不起啊,先生,金毛平时不这样的,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拉都拉不住。也许是闹脾气了。”少妇一边道着歉,一边用手在金毛的屁股上狠狠扇了两巴掌,金毛这才呜咽一声,满是不情愿的扭回头,绕到了少妇的背后。

  我笑着耸耸肩,表示没什么,狗嘛,总是会有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时候。可惜的是现在我已经有田甜了,不然借这个机会问这少妇要下电话也还是不错的,长得挺漂亮。

  心里YY着美貌少妇,脚下却没有停,五分钟之后,我就站在了瞎子家的门口。

  自从辞去工作做了一名职业神棍,瞎子就几乎没有在早上十点之前起过床。用他的话来说,海是龙世界,夜是鬼时光,想做江东市乃至全天朝头号的大阴倌,不在夜里多下下功夫怎么行。

  每天晚上收了摊子,他就会找一些事故多发地段啊,或者乱葬岗之类的地方瞎晃悠,美其名曰,“打怪升级。”

  上次在警局,怎么也打不通这小子电话,就是因为这小子在偏僻的荒山“升级”。

  至于他到底遇到过多少小怪,现在多少级了,我就不得而知了。说来也怪,刚走进了楼道,后背上又开始痒了起来,我得快点了。

  “当当当”用手在瞎子家的防盗门上敲了几下,也不知道那孙子醒了没有。

  “来啦来啦来啦。”里面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正是瞎子,“谁啊?大清早的,也不让人多睡会。”

  “睡你妹啊睡,太阳都他妈照屁股了,还睡。”我没好气的在防盗门上踢了一脚,后背的痕痒真他妈让人烦躁。

  “操,蛤蟆,是你小子啊,舍得从娘们儿裤裆里出来了?”瞎子拉开门看到是我,抬起双手伸了个懒腰,“咋的了,你小子又没钱了?草!你的脑门怎么这么黑啊!?”瞎子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一把把我拉进了门,对着我的脑门不停的端详。

  “黑?”我有些莫名其妙的用手在脑门上抹了抹,刚刚出门之前我擦洗身子的时候照过镜子,我的脸上没什么不正常的啊。|

  “别他妈抹了,抹也没用,又不是锅底灰。”瞎子说着从门头上拿下一面八卦镜递给我。“你丫自己看看,都黑成什么样了。”

  我对着他那个八卦镜,冲着里面看了一眼,差点没把我吓死。

  只见镜子里面,我的眉心不知道啥时候长了一块硬币大的黑斑,非常的扎眼。“我操,瞎子,这是啥东西,我在家咋没看到。”

  “你在家能看到就有鬼了,你手上拿的,可是本天师的八卦镜,你以为普通的玻璃镜子能放在门上镇宅,能照出你印堂的黑气啊?”

  “不会是上次红衣女鬼依然缠着我吧。”我心中一寒,颤声问。

  瞎子用手在自己的脑袋上敲了几下,皱眉道:“不应该啊,按理说附身的红衣女鬼被你说的老木匠用棺材钉砸的魂飞魄散了,那应该就不可能再缠着你了。”

  “再说了,我昨天还在街上见过你说的那位美女警官,她当时也在,但眉心就一点黑气都没有。”瞎子提起鼻子在我身上闻了几下,突然皱起了眉头,“蛤蟆,你身上怎么有一股血腥味?”

  “别提了,兄弟找你就是为了它来的啊……”我苦笑着脱下了外衣,又脱下衬衫,把后背朝向了瞎子。

  “噗通”一声怪响,我回头一看,却见瞎子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睛瞪的大大的,满脸的惶恐。

  “你……你他妈从哪里弄了一身这玩意儿!不会是从哪个脏女人传染给你的吧。”突然,瞎子指着我的后背大声的叫了起来,就好像那是什么吓人的怪兽似的。

  “我呸,老子这些天一直在当和尚好不?不就是皮肤病么,瞧你吓得那熊样。”我不爽的嘟哝道。不过说起来,自从进了瞎子家,后背那种痕痒的感觉陡然间减轻了不少。

  “皮肤你妹啊!老子倒希望你他妈得的是皮肤病!”瞎子毫不客气的冲着我吼了一声,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把我按到墙边,对着我背上的那些绿色斑块仔细的看了一会,语气沉重的问我,“蛤蟆,你老实告诉我,这些东西在你身上多长时间了?”

  “多长时间?”我挠了挠头,算起来,这些东西是我跟田甜好上之后不久才出现的,“大概也就是半个多月吧,就上次你带着黑虎在公园找到我那几天。你问这个干嘛,赶紧带我上医院看看去啊。”

  “你是说黑虎咬你那几天?”瞎子没有理会我借钱的话,只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继续他的话题。

  “是啊,怎么了?”我纳闷儿了,难道是黑虎传染给我的?“你不会要告诉我,这他妈其实是狂犬病吧。”

  “狂犬病倒不是,只是一种比狂犬病还麻烦的东西,看来你碰到脏东西真的不是一天两天了,过来,坐到这里别动。”瞎子说着,拽了一张椅子放到我身边,然后自顾自的走到厨房里面去,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东西。

  “我说,瞎子,老子不在你这里吃饭,你给我拿点钱,我赶着去医院呢,今天痒的太他妈邪乎了,老子实在受不了了。”

  “吵你妹啊,吵吵!”瞎子说着,端着一碗白米从厨房走了出来,“痒的要死,夜里比白天痒,阴凉地方比太阳底下痒,楼道里比老子家里痒对不对?”

  听了瞎子的话,我两只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这货不会是改行去做老中医了吧,咋说的这么准呢。“你咋知道的?”

  “我他妈能不知道么!蛤蟆,你小子身上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狗屁皮肤病,而是中了尸毒了!”瞎子一边说着,一边从碗里抓出来一把米,对着我后背就按了下去。

  “次啦”一声,我的后背火烧起来,紧接着就是比咬舌尖毫不逊色的疼痛感,沿着后背直冲入大脑。

  我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对着瞎子破口大骂,“我草你个挨千刀的瞎子,你他妈的搞什么飞机!疼死老子了!”

  “还知道疼?那就是好事!你自己看看!”瞎子说着,一把就把我按趴在墙上,然后把抓着糯米的右手伸到了我的面前。

  在我跳起来的时候,瞎子按在我背上的米粒撒了一大半,只剩下不多的一点,可是就这一点已经够把我的魂吓飞一半了。

  刚刚我亲眼看着的白白的米粒,此时已经全都变成了乌黑!

  “我操!瞎子,这他妈是什么东西?你新研究出来忽悠老头老太太的把戏?”我都说不清我这应该算是质疑还是自我安慰。

  “忽悠你妹,这他妈是糯米!僵尸先生看过没有!?糯米是专门用来祛除阴气,拔除尸毒的。”说话间,瞎子压根不问我乐意不乐意,又从碗里抓了一把糯米按在了我的后背上,我的眼角瞄到了几缕青烟从背后冒气,紧接着皮肉焦臭的味道随着强烈的疼痛冲进了我的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