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十六章 秘密追踪

第十六章 秘密追踪

  “啥问题?”瞎子扭过头来白了我一眼,大胡子带起的水珠甩的我满脸都是,“首先就是你们家那个青石门槛,你小子难不成以为那就是为了绊倒你这个喝醉了不看路的死蛤蟆的?门槛自古就是防鬼、防僵尸用的,跟门神异曲同工之妙。通常情况下,妖魔邪祟是跨不过门槛的。还有黑虎那么拼命的把你从房间里拽出来,应该就是你那个女朋友有问题,你小子,这次真他妈是人鬼情未了了。”

  洗澡的过程中,瞎子又让我把和田甜在一起之后的种种事情全都跟他说了一遍,谁知道当我把一切都说完以后,瞎子反而迷惑了。

  他告诉我,一般来讲鬼物主动亲近人,多半是要吸人的精血。尤其上床这种广大淫民群众都非常喜闻乐见的活动,可是田甜在最初那一晚上很主动之后就一直不肯和我欢好,甚至还力劝我克制欲望,如果说田甜是鬼怪,这就有点说不通了。尤其是在丽坤小区,她明显是在保护我。

  到了最后,瞎子甚至开始怀疑田甜是不是什么高人,因为知道我有难才跟在我身边……

  瞎子的迷茫倒是让我有些开心,打从心底里,我就不愿意相信田甜是个隐藏在我身边想要害人的鬼物,、。之前那些事情,应该是有别的东西在我身边,或者纯属是巧合才对。不过最后,我还是听从了瞎子的话,等她回来,找机会试试她到底是人是鬼。

  说心里话,见识到红衣女鬼的厉害后,我对鬼已经怕到了极致,更别说跟一个鬼怪谈恋爱、同居了。

  “这样,你暂时别住老宅了,这样她如果真有问题,也没法来找你。”瞎子想了想,给我出主意。

  那我住哪儿?我有些疑惑了。

  “回丽坤小区,你们的爱巢。”瞎子道。

  ……

  “浩哥哥?睡了么?”一声低低的呢喃声在我的耳边响起,睁开眼睛一看,果然是田甜这小妮子回来了。只不过,今天她的脸色格外的惨白,粉也涂的很多,让人看着多少有些不舒服,就好像是电影里的女鬼似的。

  瞎子说的没错,这丫头总能想方设法的找到我。

  “死丫头,你跑哪去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一直都在找你吗?你想气死我,手机怎么也打不通……”不知道为什么,一见田甜,我内心的思念喷薄而出。

  “浩哥哥,对不起,这几天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在家歇着呢,你不知道这些天,我也一直在想你。”田甜撇了撇嘴,轻轻的躺在我身边。

  闻着她身上熟悉的香味,我有些情迷意乱了。

  “哼,那你今晚可得好好补偿我。”我嬉笑一声,伸手抓住她的手,把她拥进怀里。

  按理说,知道了那么多诡异的事情都可能和她有关系之后,我应该是很害怕她的。可是事实却是我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没有一丝一毫的抗拒感,就好像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一般。

  “讨厌,浩哥哥你坏死了。”田甜挥起小拳头在我的胸膛上轻轻锤了两下,一副娇羞的样子,还真是诱人犯罪。

  我完全忘了瞎子交代的事情,抱着田甜在床上翻滚嬉闹起来。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了,是瞎子打来的,我给他设了特定铃声。

  瞬间,我所有的激情都消散无形,对鬼魅的恐惧慢慢占了上风。

  我伸手在枕头底下飞快的摸了一下,这个动作我已经演练了不知道多少遍,就算闭着眼睛也能顺利的把枕头下面藏着的那一粒糯米拿出来。

  用瞎子的话说,试探这种事情,我们要“悄悄的进村,打枪滴,不要”。

  糯米对鬼怪之类的东西是有一定的伤害的,但是数量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作为鬼怪,被一粒糯米打中,就跟我们人被针轻轻刺了一下似的,会疼,但是却不至于有什么大伤害。

  糯米贴上了田甜的后背,明显能感觉到田甜的身体猛地一颤,我急忙把那粒糯米弹到了地上,然后身子一翻,把田甜压在了身下。

  这个动作可以说也是我在脑子里演练过无数遍的了,当时还觉得自己可能会非常的紧张,都害怕临场了掉链子。结果却发现,完全没有半点的生涩,就那么自然,那么顺理成章的完成了。

  也许,真的是我从来没有把她当成过敌人吧,怎么看,都是我的田甜啊。

  “田甜,这么久了,你的大姨妈二姨妈三姨妈的也应该走干净了吧,要不咱们……”说话的同时,带着一抹坏笑,我的手毫不老实的伸进了田甜的领口里。

  田甜的肌肤依旧是那么清爽细腻,摸在手里,别提有多舒服,不管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先摸个够再说。

  “好了啦,浩哥哥,都跟你说了要禁欲了,不然你背后那些东西该严重了。”田甜不声不响的拍开了我伸向她小腹的那只咸猪手,对于上面这只却是放任自流,任由我去过手瘾。“等你好了,想让田甜怎么陪你都行。”

  “臭丫头,每次都是这句,哥今天非送你一块怀表不可!”说罢,我把她领口向下一拉,扑上去,在她丰满的双峰上肆意的品尝了起来……

  ……

  许久不见,一折腾就是半夜,虽然没有真的直捣黄龙,也是过了不少干瘾。

  嘿嘿,不过,我发现她的身体真的是温度很低,摸上去总是有一种很凉爽的感觉。而且她的状态似乎不是很好,好几次,我都隐约觉得她脸上有些许痛苦的神色。

  黎明时分,田甜像往常一样早早起来,离开了。而我,则没有像平常那样继续睡大觉,而是在确定她走了之后,跳到床下寻找起那粒糯米来。

  弹飞糯米的时候,我控制了力度和方向,所以很快我就找到了那粒糯米,原本雪白的糯米就像那天在我身上拔尸毒的那些一样,变成了乌黑的颜色。

  难道说,真的是田甜害我?可是她要真的是害我,为什么又不像瞎子说的那样吸我的精血呢?

  一个头,变作了两个大。扪心自问,我对田甜真的是有感情的,哪怕她真的是个非人的东西,只要她真的爱我,我也愿意……和她在一起。至少像现在这样,虽然没有肉体关系,但是却真真切切的相爱。

  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我在抽完了一包香烟后,还是决定打电话给瞎子,告诉了他头天晚上的结果,还告诉他我向田甜求欢,再次被拒绝了。

  瞎子的志向是做一个阴倌,一个大阴倌,但是瞎子并不是那种电视里的顽固不化的臭牛鼻子,我们商量了一下,既然想不通到底为什么,就把事情彻彻底底的弄个清楚,既然她身上阴气这么重,白天就不可能是像她说的那样去了电台工作。

  那么,跟踪她,就成了眼下不得不做的事情。只有弄清楚她平时在干什么,跟什么人接触,我们才能弄明白她留在我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

  “瞎子,她下楼了。”好奇,是人的天性,更何况关乎生死。

  田甜的事情,我决定还是弄清楚的好。凌晨三点半,瞎子就到了丽坤小区外面蹲点,为此他还专门包了一辆出租车,随时待命。

  “知道了,你等她下了楼就赶紧下来,要不小心跟丢了。”手机里传来瞎子低沉的声音,我觉得这小子似乎是有点紧张,这让我有些怀疑她那两把刷子到底靠不靠谱。

  从窗户里看到田甜走出了大楼,早已经穿戴整齐的我立刻钻出了屋子,按下了电梯的按钮。到达一楼的时候,刚好看到田甜那辆红色的奔驰开出了小区大门。

  我飞快的跑出小区,路边一辆原本黑着灯的出租车,车厢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副驾驶的位置上,一个人冲我招着手,正是瞎子。

  二话不说上了车,司机也没用我们任何吩咐,发动车子,追了上去。说起来,今天月明星稀,倒真是个追踪的好日子。

  两辆车,一前一后相距大约百米,别说,还真的是朝着老城区那边过去的,难道说她真的是开车去老广播大楼上班?可是电台真的需要凌晨四点多就开工么?

  车子很快开到了解放路,紧接着,到了西门桥边。远远的,就看到田甜红色的奔驰车停在了桥头,瞎子急忙让司机找隐蔽的地方停下。

  “我说,哥们儿,你们追这娘们儿到底是干啥,我怎么看她都不像是出来跟男人幽会的啊,谁开房找这么偏僻的鬼地方啊。”看着前面的奔驰,司机好奇的问着身边的瞎子。显然,瞎子之前扯了个谎,说我们包车是为了要抓女人和人偷情的证据。

  “别提了,兄弟。”瞎子递了一根烟给那青年司机,“这娘们儿精明的跟鬼似的,我们兄弟抓了她好几回了,都他妈让她带着我们满江东市兜圈子。后来才发现,她似乎只有凌晨出来才是真的跟人偷情,妈了个巴子的,我也想知道为啥她要挑这时候,今天抓到她,非撕烂她那玩意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