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二十章 虐尸炼油

第二十章 虐尸炼油

  瞎子应了一声,用力合上了棺材盖,到屋门口向外张望了一下,确定附近没人,才招呼我一起出去。

  刚刚那个男人并没有走远,尤其他手里还拿着手电,在这漆黑的山里显得格外的扎眼。

  其实,很多次我都在后悔,那夜为什么要跟上去,如果我没跟上去的话,也许就不会看到那样的场景,也许,也不会走上日后的那条路……

  乌山,地处市郊,唯一的大型建筑就是火葬场,而现在又是凌晨,按理说,乌山里是绝对不应该有人活动的。正是因为这样,那个姓段的粗豪汉子做起事来才毫无顾忌。背着女尸,晃着手电,嘴里时不时的还哼着什么小曲儿,倒是给我们这两个跟踪的提供了便利条件。

  大约走了两里地,山路一转,山谷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草棚,就好像寻常的西瓜地里那种看瓜的草棚,四根木头柱子往起一撑,很是简陋。瓜棚里,吊着几盏马灯,倒是也挺亮堂。壮汉扛着那女人走了进去,开始捣鼓起来。

  这地方是山沟子,除了中间这条有人走的小路外,四处的杂草最少都是齐腰高的,很是方便躲藏。

  也许是天公作美,那壮汉忙碌的时候,山里起了一阵山风,吹的树叶草茎哗哗作响,我和瞎子借着山风的声音潜进了草丛,潜行到距离那瓜棚只有七八米的草丛里,小心翼翼的躲了起来。

  在我们潜行的功夫,那壮汉已经把那个女人的双手吊在了草棚顶上垂下来的两条锁链上。灯光照耀下,可以看清那个被呈“丫”字型吊着的女人穿着一身白色的寿衣,长发披肩,看不清面孔,但是想来已经是个死人无疑。

  说起脸来,我一直觉得,我属于帅的那种,瞎子属于MAN的那种,而这个壮汉则是属于凶的那种,满脸的横肉不说,一道难看的伤疤从他左边眉毛直接划到了右边的嘴角,让他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的狰狞恐怖。真难想象当时田甜是怎样对着这样一张脸讨价还价的。

  “小妞儿,我好像认识你啊……”把疤脸壮汉抓住女尸头顶的头发,把她原本垂着的头拽了起来。灯光下,可以看清楚那女尸的年龄很轻,只有十七八岁,相貌很是漂亮,只是脸上却带着死人特有的惨白。

  疤脸壮汉松开了女尸的头发,改为捏着她的下巴仔细端详。片刻后,疤脸壮汉伸出手来在女尸的脸上轻轻拍了两巴掌,轻佻浪笑骂道:“原来是你个贱婊子,你他妈的不是什么一中的校花么?老子请你跳个舞,还敢装逼,现在还不是落到了老子的手里!哈哈。”

  疤脸壮汉说着,伸手插进女尸的领口,狠狠向下一拽,“嗤啦!”衣服破碎声在夜色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女尸的上衣前襟儿整个都被撕开了,露出了惨白的肌肤和仍旧被黑色蕾丝胸罩包裹着的高耸雪白。“呦喝,没看出来啊,大校花,发育的不错,老子今儿个也他妈好好享受享受!”

  又是“次啦”一声,疤脸壮汉硬是用蛮力把女尸的胸衣扯成了两半。灯光下,少女的峰峦雄姿,丝毫不比活人逊色,这要是活着绝对是一大美人。

疤脸大汉狂笑着在女尸的胸脯上放肆,粗暴绝伦,简直是惨无人道。
  
这一幕,看得我身上一阵恶寒。就算是这少女才死不久,可是终究是个死人,他妈连死人都敢下手,恶心不恶心啊!?不过旋即我就释然了,因为,更恶心的,马上就来了。

  只见疤脸大汉扯掉女尸的裤子,满是胡渣的脸深深的埋了下去,发出的声音,如同猪啃泥一般……
  
我草!我感觉胃里一阵的翻腾,这狗日的也太变态了吧,你说你他妈折腾尸体我理解,但是你要不要变态到连嘴都使上啊!

  一边的瞎子显然也有点受不了了,尸体什么的他不怕,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大活人抱着个死尸这么整,他也有点受不了。抓过我的一只手,用指尖在我手心里写了个“回”字。

  我看了瞎子一眼,摇了摇头。路上因为是跟踪,我和瞎子并不方便说话,所以瞎子并不知道这个疤脸壮汉就是曾经出现在丽坤小区的那个神秘人。我以旁边棺材里的老太太发誓,他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只为了奸尸那么简单。

  就在我们核计的时候,那疤脸壮汉似乎觉得这么玩不过瘾,从女尸胯间抬起头来,把她解了下来,然后从棚子的四根柱子上拉过来四条铁链,分别扣住女尸的手腕脚踝,把女尸以“X”型仰面朝天的悬吊在空中。而女尸的高度则刚好是在疤脸壮汉腰部的高度。

  “臭婊子,到死都是个幼雏,也不怕下去以后丢人,老子今天就做做好事,让你知道知道女人的快活。”说着,疤脸壮汉竟然脱下裤子,站在女尸的双腿间,开始惨无人道的虐尸……

  我轻轻的嘬了嘬牙花子,那天在丽坤小区里,这家伙说的话,似乎是说红衣女鬼其实就是他们搞出来的。

  现在看到这场景,我似乎懂了那个红衣女鬼为什么那么凶了。那女鬼的脸我是见过的,挺漂亮,要是死后经了这个疤脸变态的手,尸体少不得也要被他糟蹋。别说是个红衣鬼,就是我这种胆小鬼被这么折腾也得怨气冲天吧。

  不过说起来……好像从遇到红衣女鬼之后,我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吓麻木了。

  不远处,人类最原始的娱乐活动正进行的如火如荼,看那疤脸的样子,就好像多年没碰过女人的老色鬼似的。

  就在我打算转移开视线缓解下恶心感的时候,却见疤脸汉子左手依旧扶着女尸的腰方便自己耸动,右手则从上衣兜里取出一根泛着金属冷光的小管子,那管子看起来有小拇指粗细,看上去就好像喝奶茶时候用的那种,一头是平的,另一头是个斜着削尖的管头。

  “臭娘们,尝到爷的厉害了吧,爷发善心再给你点个亮,省得你在黄泉路上看不清道!”手一扬,握住管子向下狠狠一戳,只听“噗哧”一声,管子的尖头狠狠的刺进了女尸高耸的胸脯,一股黑血沿着创口涌出,女尸原本白花花的肌肤顿时染上了一抹触目惊心的暗红。

  我操,该死的狗杂种,虐尸就算了,还要戳?我忍不住低低骂了一句。

  却见那疤脸壮汉,双手结了个手印,嘴里念叨着什么,然后对着那个管子口一指,外露的那段管口立刻燃起了一团幽绿色的火苗,那情形格外的诡异。

  随着那团火苗的燃起,我的耳朵里,似乎听到了一些若有若无的声音,像是女人的惨叫哀嚎,可是无论我如何集中精神,都听不清那声音到底是什么。

  大约过了十分钟,疤脸壮汉终于停止了那疯狂而有恶心的耸动,可怜的女尸小腹也被插了管子,点起了幽绿色的火苗。

  爽过之后的疤脸汉子没有急于进行下一步,而是提好裤子,蹲在棚子边悠闲地抽了一根事后烟。

  烟头不停地明灭,我的心也七上八下的,丫的好死不死,脸就冲着我和瞎子藏身的草丛,甚至有那么一刻,我都在想他是不是已经发现我们了。

  香烟燃尽,疤脸把烟头丢到了地上,狠狠踩了一脚,转身回到棚子里,抬手就给了女尸的脸一巴掌,“臭婊子,该开工了。”

  只见疤脸从一边的地上拿过一个坛子,打开,从里面抓了一把血呼呼的东西出来,另一只手捏开女尸的嘴,把那堆血糊糊的,好像是鸡杂一样的东西塞进了女尸的嘴里。

  女尸原本干净的脸庞顿时被弄得血呼呼的,不知道为啥,我突然想到了第一天晚上和田甜接吻时候的感觉,胃里又是一阵的翻腾。

  疤脸壮汉又拿出一把刀,走到女尸肚脐眼捣鼓了起来,这家伙也太狠了吧,女尸小腹都已经被他插了管子点了火了,难道他还想剖腹?

  疤脸狗贼没让我们久等,只见他的手拽了几下,一条布带似的的东西就被他从女尸的肚脐眼抽了出来。

  我操,那他妈不就是女尸的……!这家伙虐尸就算了,还要如此变态绝伦!看到这一幕,我用力在脸上搓了一把,恨不得活剐了这挨千刀的畜生。

  “嘿嘿,什么校花,到了老子手里都得是残花败柳!”疤脸汉子张狂的笑着,把那条肠子抽出来足有三尺多长,然后一刀斩断,拎在手里。青白色的场子上沾着乌黑的血液,断口处还有黄绿色的东西滴滴答答的不停往下淌,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妈的,狗杂种,老子今天非灭了你这个畜生,我实在无法忍受了,猛的就要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