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二十一章 消失的小木屋

第二十一章 消失的小木屋

  瞎子一把就拽住了我,虎着脸,冷冷道:“你他妈想找死是吧,这是他的地盘,随便起个尸什么的,咱们俩都得死。”

  我一看那恶汉一身钢铁般的肌肉,这瓜棚里又古怪的很,再加上被阴寒的山风一吹,胸口的这口恶气就散了,登时软了下来。

  哎,等老子有天成为了大阴倌,非得将这杂毛生剐了,我暗自骂道,却也只是阿Q一般,过过嘴瘾罢了。

  疤脸抬起脚来,把一个大盆踢到了女尸身下,然后嘴里念念有词的念叨着一些我听不懂的咒语,挥着那节肠子向女尸身上胡乱的抽打了起来。说也奇怪,原本应该滑腻腻的肠子被他挥舞起来,就好像是坚韧的皮鞭一样,每一下都会发出一声“啪”的脆响。

  而随着他的“鞭打”女尸三点上插着那三根管子里冒出的火苗也跟着一涨一涨的,竟然从原本的小火苗逐渐变成人头大小的火球。那种朦胧的女人惨叫声仿佛也变得更加的凄厉了起来。

  渐渐的,女尸的身上开始反光,眯起眼来仔细看去,能看到女尸的身上冒出了一颗颗汗珠一样的东西,随着重力,缓缓的聚集到最下方的皮肤上,然后滴落到身下的盆子里。

  我扭过头来用眼神询问了一下身边的瞎子,正常情况下死人是不可能出汗的,一定是法术什么的。瞎子看到我的眼神,没说话,只是抬起头来,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手势,就是通常电视上那些卖假药的拿药瓶那种手势,然后他指了指我的嘴,又做了一个喝的动作。

  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我肯定吐丫的一脸。瞎子的意思非常的明显,那女尸身上冒出来的,就是我喝过的那种尸油!

  下山的路上,我不停地反胃。干呕,瞎子比我强,脸色却也是非常的难看。

  那个姓段的疤脸壮汉简直就是没人性啊!奸尸点火也就算了,那肠子也不知道被他施了什么邪法,变得像真鞭子一般,那惨被奸污的女尸被他抽了个皮开肉绽,到最后几乎连个人形都没有了,看上去就是一块烂肉。

  而随着他的抽打,女尸身上滴滴答答的流出了很多的尸油,跟污血一起流进了下面的盆子里。

  到了后来,疤脸壮汉也不再抽打那团烂肉,只是抱过一个坛子,用一个大勺子,把盆里的尸油一点点舀进坛子里。草棚里还有几个看起来差不多的坛子,想必里面装的也都是这种尸油。

  “你说,咱们该不该等他折腾完,把丫的直接拿下审问田甜的下落?就这么回去我总觉得有点不甘心。”在路上,我把我想到的那个疤脸壮汉和丽坤小区以及田甜的关系给瞎子说了一遍。

  其实我挺好奇疤脸壮汉最后会怎么处理那堆烂肉的,可是天马上就要亮了,如果我和瞎子不趁着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离开,就真的是要跟那汉子死磕了。

  “炼尸油的,肯定是修炼邪法,那种人都很诡异,你丫的傻乎乎的冲出去,没准明天晚上就轮到你被操屁眼,抽肠子了。”瞎子对我竖了个中指,“能不能从你爸那里找点后援?和丽坤小区那案子有牵扯的话……据说上次桥西分局被弄得很惨啊。”

  瞎子说到了这里,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人影,需要支援的话,找她不是正好么!

  ……

  “喂,你们两个搞什么鬼,这都几点了?人呢!”小区门口的警车里,高贵冷艳的白冰同志对着我和瞎子冷声质问着。

  “这个……我也没辙啊。”我有些无奈的摊摊手。

  下山那会提起了找支援,我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就是恶婆娘。

  红衣女鬼大闹警察局那会儿,恶婆娘几乎是全程呆在我身边,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她都是亲眼所见,而且在我之前的口供中也提到过这个姓段的疤脸大汉。

  再说了,警察局里闹了个天翻地覆,这根本就是在打她这个刑警队长的脸,以她的性格,我很容易就能说服。

  当我把头天晚上所见都告诉白冰之后,这恶婆娘果然想都不想就要我带她去那个山沟里找证据。我好说歹说才让她耐着性子同意跟我们一起跟踪田甜进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都已经凌晨两点了,田甜还是没有出现。按照以往的规律,田甜今晚是不会回来了。

  “不等了。咱们直接进山。”恶婆娘完全不管我和瞎子的想法,一脚油门下去,警车发动,向着乌山急驰而去。

  我看了瞎子一眼,想表示一下无奈,却发现瞎子压根儿就没有跟我同仇敌忾的意思。唉,谁的娘们儿谁上心,对他们来说,田甜倒真的不是个重要的角色。

  我这辈子,就是个劳碌命,昨天坐出租被扔到了乌山脚下。今天坐警车,依旧是停在乌山脚下,用恶婆娘的话说,车子上山动静太大,容易打草惊蛇。

  三个人一路爬到昨天那个山包那里,然后顺着草丛里的小路下到了山谷里。午夜的乌山深谷,依旧是死一般的寂静,可是走到昨天那个小木屋所在的地方时,我和瞎子却疑惑了。

  “怎么不走了?”看到我俩停下不动,白冰低声询问了一句。

  “那个木屋不见了。”瞎子说着,蹲下去查看起地上的草木。昨晚我们看到的木屋的所在地,现在却变成了一片被杂草覆盖的空地,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木屋不见了?你们这是逗我玩呢么?”白冰的语气有些不善,从听到这事开始,她就表现的很急切,想来也是急着想要给死去的同事报仇。

  “到底是不是这地方?”她冷着催促问道。

  “我说恶婆娘,你急个屁啊!?老子的女人出了问题,也没像你这么猴急。”环视了一下四周,我确定现在这地方就是之前的小木屋所在,晚上没见着田甜,这木屋又没了,我心里也烦躁的很,就顶了恶婆娘一句。

  “你……你说谁是恶婆娘!?”高贵冷艳的白副队长啥时候被人这么喊过,气呼呼的冲我低吼了一嗓子,那眼神恨不得杀了我。

  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现在老子可不是什么最大的嫌疑人,老子不光是安善良民,还在提供线索协助警方破案,你丫的凭什么冲老子大吼大叫的?压低了声音,挂上《甜蜜蜜》的调子,低声唱了一句:“是你,是你,恶婆娘就是你……”

  “你!”恶婆娘恼羞成怒,从一边的矮树上拽下一把树叶子,对着我劈头盖脸的丢了过来。

  “好啦,蛤蟆,白警官,你们俩别闹了。”瞎子研究完地上的草木抬起头来刚好看到我和白冰像两个傻逼一样用树叶子对扔,顿时满脸的无奈。“这里被人动过手脚了。咱们赶紧去那个棚子看看,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到点蛛丝马迹。”

  又奔走了二里山路,结果,在这山谷中,除了恶婆娘收获了我那“蛤蟆”的绰号并取笑了我一路外,再没有任何收获。

  无论是小木屋还是烂草棚,恶汉、女尸还是尸油坛子,都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头天晚上疤脸壮汉扔进草丛的那个烟头证明了我和瞎子并不是做梦。

  再次爬上公路,看着漆黑的山谷,我心里充满了迷茫。

  一夜之间,居然什么都不见了,难道说我和胖子昨天的行动全都被人发现了?不应该啊,如果被发现了,为什么他们不把我们揪出来呢?

  “瞎蛤蟆,现在咱们该去哪儿?我就说早点来,你看看,什么都没了吧。”美丽而讨人厌的女警官,解开了扎头发的皮筋儿,让她的长发在夜风中舒展开来,竟然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妩媚。

  “我他妈是蛤蟆,不是瞎蛤蟆,瞎子在那边呢,你个恶婆娘。”我没好气的回了她一句,却是回避了她的问题。

  说起来我真搞不懂这女人,原本那么高冷的范儿,我就说了句“恶婆娘”丫的就直接变身长舌悍妇,你上辈子是德云社的吧。

  “说你瞎你就瞎,不过你这只蛤蟆是注定了没有天鹅肉吃的。张秦,咱们去火葬场看看。”说着话,她修长的手指遥遥的指向了在夜色中格外显眼的火葬场。没错,格外显眼。火葬场的方向,隐隐的,有火光在闪动。

  乌山地处市郊,原本就是很偏僻的地方,火葬场又在山上,交通并不怎么方便,这活儿又晦气,所以每天天一擦黑,火葬场的员工就都下班了,晚上最多也就有个看门儿的在门房守夜,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有火光呢?

  “有没有得吃都无所谓,反正你这恶婆娘又不是天鹅。对了,张秦是谁?你安排下来接应我们的?哎哟!瞎子你锤我干嘛啊?”

  “你就是个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