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二十二章 火葬场的恐怖传说

第二十二章 火葬场的恐怖传说

  看着眼前漆黑的火葬场,我摸了摸头顶上那个小包,有些疑惑,刚刚我们都看到了火光,为什么到了这里,却是一片漆黑呢?

  什么?包?哦,那个还真的不是恶婆娘打的。其实这事也不怪我,成天跟瞎子在一起,张嘴闭嘴都是喊他瞎子,突然有人喊出张秦,我真的有点对不上号,不过死瞎子,你他妈的下手不用这么重吧。

  “我去叫门。”恶婆娘,走到门房,用手在窗户上轻轻敲了几下。隔着窗子,可以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正趴在桌子上打瞌睡。

  听到敲窗户的声音,老头睡眼惺忪的抬起头往外看了一眼,口中“妈呀”一声,身子往后仰,险些栽倒在地上。

  这下就连白冰都吓了一跳,连忙扭头看看左右和身后,发现除了我和瞎子外真的没有别人后,才满脸疑惑的重新看向门房,用非常柔和的声音问道:“大爷,你没事吧?”

  看门老头整个身子都已经缩在了桌子下面,只把眼睛露出了桌子外面,用略微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恶婆娘的嘴角有些抽搐,自己哪里像鬼了?倒是我想明白了缘由,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因为是夜里的隐秘行动,我们三个人穿的都是黑色的衣服,恶婆娘天生一张冷脸,长发又被夜风吹得乱飘,从有灯光的门房里往外乍一看,就好像是一颗孤零零的人头飘在外面似的。那样子真的是颇像女鬼寻仇啊。

  恶婆娘的小拳头握的紧紧的,想来也是想给我来一下,只是现在时机不对,她只能暂且忍下,做出一个笑脸对看门老头说:“大爷,我们祁阳市的驴友,出来徒步翻山旅游的,刚才在远处看到这里有火光,您看看里面是不是失火了?”

  “失火?”老头从桌下钻出来,拉开门房的门,向火葬场里看了看,回过头来紧张的看看我们,“这乌七嘛黑的哪有半点失火的样子。莫要瞎说,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没失火最好,没失火最好,大爷,您看,我们好不容易爬上来了,现在再爬回营地也不方便,能不能在您这里凑合一夜。天一亮,我们就走。”瞎子此时凑到了门边,手指夹着一张红色的钞票,在铁栅栏门宽大的缝隙里晃了晃,“大爷,您就给行个方便吧。”

  看到钱,老头的眼神一亮,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前,隔着栅栏门,打量了我们三个几眼。

  我一向是帅的掉渣的标准帅哥,恶婆娘是个标致的高冷美女,而瞎子虽然满脸大胡子,却只是粗犷,并没有凶相。老头点了点头,伸手结过了瞎子递进去的钞票,“先说好了,这里可是火葬场,只要你们胆子够大,让你们凑合到天亮,也没什么。”

  老头打开大门,放我们进去,让我们跟他一起呆在门房等天亮。我们三个想着进去火葬场里看看到底里面有什么玄机,一个劲儿的劝那姓罗的瘸腿老头接着睡,老头却是来了打了鸡血似的和我们拉着家常。

  这种没营养的聊天总是让人很烦躁最后瞎子不得已给恶婆娘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打晕老头,可是就在恶婆娘就要下手的时候,瘸腿老头却讲出了一个关于火葬场着火的故事……

  八十年代初,打倒了四人帮,改革开始开放,科技也开始复兴。

  乌山顶上,建起了一座风电研究所,一批科研人员进驻研究所,搞起了风力发电技术,小吴是电力专业的中专生,毕业以后,家里托了点关系,就进入了乌山风电研究所。

  和如今的关系户不同,小吴虽然是走关系进来的,可是人却是个勤快人,再加上真心喜欢自己的专业和工作,每天从早到晚都在所里搞研究。

  中专生在那个时候算是高学历了,可是和所里的那些老专家比起来,小吴还是差的太多,以至于经常是别人下了班回家了,他还留在研究所里看资料,做实验。

  有一天晚上,小吴从资料堆里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已经是快到午夜了。研究所里并没有宿舍,但是这个时候下山实在是不安全,小吴就准备在办公室里凑合一夜。

  可是小吴刚刚趴在桌子上,却听到门外似乎传来了歌舞的声音。八十年代,黑白电视机还是稀罕物,人们的业余生活也是枯燥而单调,能听上几段样板戏就高兴得不行了,哪见过什么歌舞。

  小吴听着听着,就从桌子上爬了起来,因为除了歌舞声,他还听到了有人说话、喧闹的声音。

  那个时候,人们的阶级斗争思想还很强烈,小吴第一反应就是会不会是敌特在夜里溜到这个没人的地方搞什么庆祝活动,让自己给撞见了。

  年轻人,胆子大,小吴悄悄的推开办公室的门,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是敌特,自己去举报,说不定还会上报纸受嘉奖呢。

  推开办公室的门,只走了一步,小吴就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象大变,他并不是站在研究所的走廊上,而是站在一所奢华大宅的大厅里。那宅子的陈设样式,俨然和在画册上看到的故宫有些相似。

  大厅正中,正有几名身材曼妙的妙龄女子,长衣水袖,载歌载舞,大厅两旁,一张张矮桌旁坐着男男女女的宾客,推杯换盏把酒言欢。奇怪的是,这些人穿的衣服竟然都像是唱戏的演员们一般。

  “来人啊,把那对狗男女带上来!”坐在主位上,一个相貌粗豪凶恶的男人突然拍了一下桌子,小吴就觉得自己的身后有人推了自己一把,口中还骂骂咧咧的。

  还没等小吴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已经被身后的两个人推搡到大厅的廊柱旁,用绳子捆了个结实。小吴张开嘴大喊:“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嘴里发出的居然是个女人的声音,低头看去,自己穿的竟然和大厅中央那群跳舞的女子一般,胸口上还凭空多出了两团肉球。

  小吴吓坏了,张开嘴来想要喊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当天夜里,风电研究所起了一场大火,整个建筑被烧成了废墟,公安在废墟中找到了小吴已经被烧的不成人形的尸体,一副打拳击的样子,手里还握着一条疑似火把的木棒。

  公安机关对这场大火进行了调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敌特盯上了我江东市重要科研机构风电研究所,趁夜摸上乌山,焚毁了研究所以及所内所有资料,小吴同志与敌特英勇搏斗,最终遇害,其誓死保护国家财产安全的精神值得广大军民继承和发扬。

  日子一天天过去,除了年迈的父母,再没人记得“人民英雄”小吴,而风电研究所,也因为“国际形势紧迫,敌特活动猖獗”而没有再建。

  1958年起,国家首长发起了推行火葬的运动,直到1997年,殡葬改革规定出台,把推行火葬的任务送到了江东市。

  江东市并不是一线城市,对于火葬,上面也并没有什么硬性要求,毕竟民俗方面的问题是个长远问题,不能想着一蹴而就。尽管这样,火葬场的选址,也依旧是当年规划部门最大的任务之一。

  火葬场这种东西,放在谁家门口谁不觉得晦气?先后选了几个地方,却造成了几次集体上访,最后有人说,火葬场放哪都不好,就应该放在乌山上。

  乌山顶上,自从风电研究所失火之后,就没有再利用过。可是附近的居民却时常能在夜里看到风电研究所的废墟所在地燃起了熊熊大火,一开始的时候,还曾有人报过火警。后来有专家出来解释说是类似于极光的自然现象,让大家安心。

  后来人们说,那块地方其实就是老天爷专门为火葬场留出来的,那在夜里烧起来的冲天大火,代表的就是火葬场。

  据说当时管这事的人还找了个大师算了算,大师也说那块地方就是上天安排的焚尸地,于是,火葬场就这样在乌山里安了家。

  那个时候,人心还比较淳朴,党和国家的号召,影响力也比现在强的多,很多老红军、老八路,在接到中央推行火葬的号召之后,就自愿的签署了火葬协议书,一时间,乌山火葬场竟迎来了一场难以置信的繁荣景象。

  愿意火葬的人多,烧的自然也很多。但是之前在建设火葬场的时候,规划部门考虑不足,以为火葬的推行终究是很困难,所以初期建设中火葬场的焚尸炉只有一台,焚尸效率很低,光是白天烧根本就烧不完要烧的尸体。于是,火葬场内部开始要求员工加夜班。

  谁都没想到的是,在无产阶级唯物主义思想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工人们对加夜班这种司空见惯的事情进行了坚决的抵制,尤其是女工门,宁肯扔掉这个铁饭碗,也不愿意夜里来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