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二十五章 突然出现的田甜

第二十五章 突然出现的田甜

  我和瞎子说要回家补觉,哪知道恶婆娘却是有点不依不饶,她说既然头天夜里没有跟踪到目标,索性这里离得也进,咱们就到广播大楼去看看,看看那位只在午夜归来的女主播工作的地方到底有没有问题。

  乌山和老广播大楼同在西门桥外,只不过是一左一右,离的到真的是不远,索性就去一趟,也没什么的。

  十几分钟的车程,警车停在了老广播大楼的门口,让我惊奇的是,这里居然就是一副荒凉破败的景象,完全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

  面对那两人询问的眼神,我真的是有点抓狂。我那天晚上分明为了找田甜来过这里,我还遇到了一个差点掐死我的守夜老头,怎么都过去半个月了,这地方却不但一点都没修缮,反而显得更加荒废了呢?

  正门的锁,是锁着的,可是那难不倒我们,无论是白冰还是瞎子,开锁在他们眼里那都不是事。不过在开锁的时候,白冰发现那把锁头没有半点生锈的样子,和整个大楼的破败有些不相称,似乎这里最近真的有人活动过。

  进入大楼,我首先去看的就是门房,那个老东西给我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我可不想一会再被他突然窜出来掐我个半死。

  门房里,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不过白冰却发现在靠窗那张桌子的灰尘上,对着椅子的那块,灰尘要比别的地方少的多,显然是在一段时间之前,有人在这张桌子上趴过。

  瞎子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一个真空袋,袋子里面全都是白色的粉末,他从里面抓出一点,洒在那块灰尘比较少的地方,顿时,白色的粉末变成了乌黑的颜色。

  “糯米粉。”面对恶婆娘的询问,瞎子只说了三个字,我却是听的后脊梁发寒。糯米变黑这事,我可是亲眼见了好几次了,没一次是好事。

  “丑蛤蟆,田甜在哪个直播间做节目,咱们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白冰随口一问,却是把我给问住了。我之前只来过一次这里,而且还是在二楼的楼道里就遇到了田甜和她那个老板李子文,我怎么知道她在哪个直播间做节目啊。

  等等,李子文?!我怎么把这个人给忘了,让恶婆娘去查查他的底细不就好了么。

  “谁在那里!”瞎子突然对着楼梯口的方向吼了一声,我和白冰连忙扭头去看,却什么都没有看到。瞎子也不招呼我们俩,撒开腿就朝二楼追了上去,我和白冰自然也不甘落后,跟着冲上了二楼。

  前面那个人跑得似乎极快,我们三个冲上二楼的时候,只见到大约三十多米远的楼道尽头一个白色的身影一闪而逝,再没了踪影。只是那白色的衣裙却让我有一种很是熟悉的感觉。莫非,真的是田甜?

  楼道的尽头,是死路,除了右手边的一件直播间外,根本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瞎子留了个心眼,让白冰守在门口,他和我则是进入直播间查看情况。

  所谓的直播间,其实是由导播室和直播间两部分组成的,进了门先是导播室,这是个一览无遗的房间,只在对着左右两个直播间的窗子前放了两张桌子,上面分别摆了两个电话,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导播室里的两扇门是进出两个直播间的唯一通道,直播间里面全都是用隔音材料包裹住的,除了导播室方向,连窗子都没有一扇。

  我和瞎子一左一右,分别拉开了两个直播间的门,让人没想到的是,直播间里比导播室还要干净。别说设备,干脆就连张桌子都没有,门一推开,顿时灰尘乱飞,把我和瞎子弄了个灰头土脸,却哪里有半条人影。

  瞎子拿出糯米粉在整个直播间里胡乱的撒了一通,得到的结果是这个直播间虽然灰尘多了点,却是非常的“干净”。

  这一趟弄得,半夜里目标就没出现,原本发现的东西全都神秘消失,跟着火光找到了火葬场,又差点着了老鬼的道儿。好不容易在这里发现个白影子,还硬是给在死路上跟丢了。这他妈的还能再点背儿点不?

  接下来,我们三个人把老广播大楼上上下下走了一遍,半个人影都没看到,偶尔在几处地方发现了有人曾经活动过的痕迹,那也是至少一周以前留下的了。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当日那个光头司机跟我说的老广播大楼闹鬼的事情,难道说我之前遇到的那些都是鬼?没道理啊,如果都是鬼,怎么会留下那么多痕迹给白冰发现呢?

  带着满肚子的狐疑,重新坐上了警车,恶婆娘说让我别着急,事情总会有眉目的,她晚点回了警局就找人去查那个李子文的底细,瞎子则是说回去给我们两个弄点什么辟邪护身的物件。

  聊天扯淡中,车子开进了丽坤小区,我推开车门正想和恶婆娘他们告别,却被瞎子一把按在了座椅上。我不解的看着瞎子,瞎子却只是死死的盯着外面,顺着瞎子的目光望去,我也傻了,在我家楼下停着的那辆车,不就是田甜的红色奔驰么!

  “蛤蟆,你确定这就是那娘们儿的车?”瞎子走到车边,前后看了两眼,没等我回答,掏出一把糯米粉就往车门上撒去。

  “喂!你干什么呢!”一个熟悉的女声从楼道口的方向传来,扭头一看,从楼道里走出来的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绝色少女,不是田甜又是谁!?

  “田甜?你怎么在这里?”我的问话几乎是脱口而出,实在没想到,田甜为什么会在这里,要知道从我认识她的那天起,我就没有在白天见过她。

  田甜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有些不悦道:“怎么了,浩哥哥,你的意思是我不应该在这里?”她的目光越过我,落到了白冰的身上,然后,一股酸味从她的身上散发了出来,“我才离开几天,看来发展的不错,是不是我妨碍你和白警官了?”

  啥?我的大脑陷入了短暂的当机状态,我和白警官?白冰?恶婆娘?

  “我勒个去的,老子又不是瞎子,谁看的上那个恶婆娘!”一句话出口,后悔已经晚了,屁股上传来一阵剧痛,显然是白冰那臭娘们儿下黑手,在我屁股上狠狠来了一脚。我则是借坡下驴,往前踉跄几步,顺势抱住了田甜。

  田甜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任由我抱着,但是小嘴撅的老高,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唉,我说,蛤蟆,你这话说的兄弟就不爱听了,我家小冰冰论身材相貌,可都不比你家的小富婆差啊,我叫瞎子,但眼光可不差。”瞎子这家伙竟然也学我顺坡下驴,成功的曲解了我话里那个“瞎子”,不过白冰只是看了看他,没有反对。

  “浩哥哥,这个大胡子是?”田甜转过头,把小嘴凑到我耳边低低的问了一句,一股灼热的气流吹进我的耳孔,让我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怪事了,田甜以前呼出的气息都是凉凉的。

  “哦,还没给你们介绍呢。”我拥着田甜走到瞎子面前,笑道:“这个是瞎子,我最好的兄弟,一起撒尿和泥的交情,咱们这房子都是他帮忙给租下的。白大警官你认识,这对狗男女现在正是恋奸情热。啧啧,成天都要凑在一起,这不头天晚上开房,让扫黄办的抓了,我刚去把他们俩领回来。不然啊,他们就得去考察下文子李,哦,不对,是号子里的伙食问题了。”我故意把“号子里”说成了“文子李”,同时冲白冰使了个眼色。

  “死蛤蟆,你说谁开房被抓了,信不信老娘让你变爆炒田鸡!”白冰心领神会,冲我吼了一声,做出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自顾自的上了警车绝尘而去,瞎子假装去拉他,还被踹了一脚,我看得心里那个乐啊,让你丫的再敢随便占便宜。

  我注意到瞎子的手指似乎是不经意的画了个圈,微微点点头,抱起田甜转了好几个圈,落地的时候,刚好让她背对着她的红色奔驰。“田甜,不管那俩货了,你今天怎么有时间白天出来找我了?”

  我在田甜身后抱着她的手,伸出食指对着瞎子勾了勾,示意他我看到了暗号,让他赶紧着。瞎子半点都不耽搁,手里拿着糯米粉就往车门把手之类的地方捂去。

  “怎么,白天见到我,你不高兴啊?”田甜傲娇的撅起了小嘴,“台里更换设备,人家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就跑来找你了。怎么?不开心啊?哼,早知道,人家就去跟台里的小王啊小刘啊小张啊他们出去约会了,你以为我没人要啊,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