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二十八章 又一个李子文

第二十八章 又一个李子文

  这还是那个我们凌晨时分曾经来过的广播大楼么?院子内外,停着各种各样的车,时不时的有人在大楼里进进出出,最外面的门房也有两个年轻的保安守在那里,对进出的车辆进行着盘查,完全就是一副正常运转的广播中心该有的样子。

  愕然,除了愕然,还是愕然。

  我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前面山下的小茅屋一夜之间不翼而飞,现在冷清的广播大楼又热热闹闹的,难道是我的眼睛出现了问题?

  “大凶,大凶啊。”下了车,看了看广播大楼周围的环境茅坑大师一个劲儿的咂舌。

  “喂,恶婆娘,茅坑喊你如厕呢。大胸,大胸……”我凑到白冰耳边低低的说了一声。满是猥琐的眼神落到了白冰高耸的胸部。我的表情应该很淫贱吧,不过我是故意的,要是一下车就大呼小叫这里怎么变样了之类的,分分钟就会引起别人注意吧,不如表现的自然点,免得打草惊蛇。

  “滚。”不知道是光顾着吃惊了还是因为车上那个鸡腿,恶婆娘出奇的没有对我发飙,就是滚了一声了事,一边的瞎子倒是向毛大师讨教起来这个地方有什么大凶的地方。

  “你来看这里的地势。”一提到风水,毛老头还真的是一副大师的样子,笔笔划划给瞎子讲解了起来。“你看看这广播大楼所处的位置,南面是乌山,北面是乌江,这建筑就这么被夹在山水之间。”

  “古人讲究山为阳,水虽为阴,但是有活水,风水局才能活起来,被山水夹在一起,有什么不好的么?”阴倌也有很多种,瞎子主要学的还是捉鬼什么的,对风水堪舆并不太了解,现在有现成的大师,别管人品如何,东西总是要学的。

  毛大师摇摇头,“你说的那些只是外行人牵强附会的说法。风水是要有风有水不错,可是有些水,有了还不如没有。你看南面紧邻的就是乌山,现在正午,日头高悬,可是有山体阻挡,这里见不到一点日光,而水则是由于地势,所谓天倾西北,地陷东南,河流流动的时候,会倾向于往东南方流动,南岸容易收到河水的侵蚀下淘,地势低湿远胜北岸,是以古人以山北水南为阴。紧夹在山水之间,更是大阴之地。”

  毛大师伸手指了指老广播中心的大楼,“你再看这大楼的形状,传媒业原本就容易招鬼,所以很多传媒界的大楼都不会建成方方正正的形状,而是凹字形居多。这座大楼却建成了一个传统的四方形,而且你看这大楼的长宽比例,正与棺材相仿,这里要是夜里不闹鬼,老夫敢把你的照片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就在毛大师指点江山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从广播大楼的院子里开了出来,到我们身边停了下来。副驾驶的座位上,一个身材高挑的OL美女开门走到后座那里,为里面的人来开了车门。

  “装逼。”随着我的低骂声,奔驰上走下来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看起来至少五十的男人,这老家伙的面相看起来有些眼熟,倒是颇像之前我来广播大楼时遇到的那个老板李子文。

  老头看了看我们身后的警车,又看看身穿便衣的我们,“几位是警察?不知道到我这里来,有什么事啊?”这老东西一张嘴就是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听的我非常的不爽。而她身边那个OL女郎则是非常的懂事,还没等我们张嘴,已经把一张名片双手送了过来。

  “兆龙集团执行总裁,李子文!?”看着递到我手中的名片,我感觉自己的下巴都掉到地上了。白冰他们看到这名片没啥反应,那是因为他们早就知道这里的老板是叫李子文,甚至白冰还去查了他的资料,可是他们都没有见过李子文。

  那天夜里,在广播大楼,李子文留给我的印象非常的深,年纪最多四十出头,梳着大背头,穿着名牌西服,带着金丝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绝对不是眼前的这个老棺材瓤子。

  “哦,李总,打扰了,我是桥西公安分局的刑警队副队长白冰。”对这种鼻孔快要翻上天的家伙,同样是年轻人的白冰自然也看不惯,冷冰冰的说出了自己的职务。“听说辖区内的老广播大楼重新开始运作了,我带人过来看一下,这里处于郊区,又很偏僻,现在局里警力不足,巡警的巡逻路线辐射不到这里,我们打算在附近设置一个治安岗亭,李总最好也叮嘱下自己的员工,注意一下人身安全,尤其是夜里。”

  女人啊,天生就他妈是演员,看白冰这谎话说的,张嘴就来,都不带结巴的,老子真是自叹不如啊。

  “哦?这样啊。”老头子点了点头,“倒是我欠考虑了,以后我会加强保安措施的,至于下夜班的职工,不劳白队长费心了,台里有班车,会送职工回市中心。以后还要白队长多关照。不过……这些事应该是民警来做的吧,为什么白队长会亲自来呢?”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这个自称李子文的老家伙一句话就戳破了白冰的谎言。

  “民事刑事本来就是一家,这里这么偏,要是出了什么抢劫杀人强奸的案子,还不是我们刑警队的事。”白冰镇定自若的回了一句,“李总这是要急着离开么?我想你应该不会反对我们到里面去看一眼吧。”

  “白队长请便,不过我还有事,不能陪白队长了,白队长别嫌弃楼里简陋就好。”老头儿说完,不再管我们,回到了车上,倒是那个OL女郎在走过我们身边的时候微微颔首,似乎是在表示歉意。

  不得不承认,能贴身跟着这些“总”字辈儿的女人,各个都是精品,无论身材样貌,这女人丝毫都不比田甜逊色。而且,多了一种端庄的味道,我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几眼。也就是这几眼,让我顺带看到了另外一个人——司机!

  坐在驾驶位上的司机正有些不耐烦的摇晃着身子,他身材高大,满脸的横肉,一条狰狞的伤疤从左边眉毛直接划到右边的嘴角,就算他这时候人模狗样的穿着一身黑西装,我依旧能认出来这就是那天晚上在乌山那个小草棚里奸尸炼尸油的那个恶心家伙!微微回头,却发现那个茅坑大师也在看着那个疤脸壮汉,脸上挂着一种难以言明的笑。妈的,这两个家伙果然有什么关系!

  象征性的在广播大楼里转了转,白冰驱车把毛大师送回了他下榻的宾馆,而一开始火急火燎的要来看这里的风水的毛大师也没有对这座大楼做出任何指导性的言论,就只是很随意的看了看就完了,似乎他过来这一趟就是为了和“李子文”或者说和那个疤脸壮汉偶遇一下罢了。

  安顿好了茅坑大师,白冰直接带我们回了刑警队,她的办公室。

  一开始,白冰对我们所说的毛大师和那个她从来没见过的疤脸壮汉是一伙的这件事都是抱着怀疑态度的,可是刚刚,作为刑警,习惯于进行观察的白冰也亲眼见到了那个我们口中描述过的疤脸壮汉,以及毛大师脸上那种古怪的表情,让她不得不对毛大师产生怀疑了。所以有些事,是不能当着毛大师的面说了。

  进了办公室,白冰从抽屉里抽出一个文件袋丢给我,说里面就是李子文的资料。对刑警来说,查个公司老总的资料那都不算事儿。

  可是看到那本资料的内容,我却是有些傻了。资料上说,李子文出生于一九六三年,现年五十一岁,兆龙集团执行总裁,该集团由其父李兆龙于一九七二年创建,是一个跨行业的大集团。李子文没有儿子,只有一个独女,而老广播大楼那块地则是他一个月前买下来的,并且在广电局进行过报备,确实是要做一个私人电台。

  在档案的最后,是李子文以及在世的所有直系亲属的照片。照片上的那个李子文赫然就是我们在广播中心外见到的那个棺材瓤子。他的直系亲属里面根本就没有之前我在大楼里面见到的那个金丝眼镜!而她的独生女儿就是那个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OL美女。

  三个人沉默了好久,最后还是瞎子抓过了一张写着李子文地址的资料纸递到了我面前,“想不明白就他妈的别想了,今天晚上,咱们到这老棺材瓤子家里打怪升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