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二十九章 夜探李家

第二十九章 夜探李家

  “瞎子,你快点儿,老子肩膀都快让你踩断了。”兆龙集团非常的财大气粗,李子文这土豪嫌住别墅都不过瘾了,直接在郊区买了一块地,建了一个小庄园,我和瞎子此时就在这庄园的围墙外想要进去一探究竟。

  “安静点,别他妈废话,你不学蛤蟆叫没人当你是哑巴。”瞎子恶劣的用脚在我肩膀上点了一下,“我得看看里面有没有狗什么的,要不咱们进去就他妈等着上明天江东市的头条吧。”

  “操!你早说啊,我去看不好么!”

  瞎子在墙头观望了半天,最后还是让我把他放了下来。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一个用保鲜膜包着的碗,扯掉保鲜膜,碗里全都是黑色的粉末。

  “瞎子,这是要干啥?你别告诉老子这是仙丹,吃了能隐形。”

  “仙丹?差不多吧,乌鸡国国王吃过。”瞎子的语气中带着些笑意,“这东西叫百草霜,涂在身上,鬼就看不到我们了。”说着,他抓起黑色的粉末,不由分说的往我的脸上身上抹了起来。

  乌鸡国……好吧,百草霜加马都淋再加龙王鼻涕是么……锅底灰你丫就说锅底灰不行么!不过说到鬼我一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为什么我之前一直都见不到鬼,可是上一次却能看到红衣女鬼和那两个小鬼?而在那次之后,我却再没有见到鬼。

  我不知道是那个红衣女鬼故意让我看到还是什么,如果真的是故意让我看到,又是因为什么呢?瞎子给我的解释让我只想抽死他,丫的跟我说:“早说了,你是天人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涂好锅底灰,我托着瞎子翻过了院墙,然后自己也借着旁边的树翻了过去。别看瞎子身强体壮的,论爬高蹦低,他可是比本帅哥差远了。

  庄园里,静悄悄的,那间独栋的别墅里隐约有些灯光透到外边来,瞎子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拉着我的手,在平坦的庭院里七拐八绕的走了起来。

  一开始我还纳闷,可是看看俩人身上的锅底灰,突然明白了,在这庭院里应该是有很多鬼在巡逻,只是我看不到它们而已。

  七拐八绕的,足足走了八分钟,我们才从围墙走到了别墅旁边。绕着别墅小心翼翼的转了一圈,摸到了后门。

  可能是家里有人,别墅的后门并没有锁,瞎子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似乎是没听到什么声音,就拧开了门。别墅里,比较黑暗,只有特定的地方才有灯,路过后门边几间屋子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隐隐的鼾声,这里应该是佣人房吧。

  蹑手蹑脚的走到漆黑一片的大厅,顺着楼梯摸上二楼,还没等我们确定目标,外面却传来了汽车的声音。我和瞎子连忙在二楼躲好,偷偷的伸出脑袋来观望着一楼。

  汽车声停下后不到一分钟,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了,大厅里的电灯也亮了起来。五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的正是我半夜在广播大楼见到的那个梳着背头,带着金丝眼镜的李子文!他的身后,跟着的是白天看到的那个老棺材瓤子,名叫李紫烟的OL美女,以及两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每个保镖的肩膀上都扛着一个麻袋,麻袋不停地扭动,似乎是装着什么活物。

  “先把宵夜放到餐厅去。”金丝眼镜吩咐了一声,就大咧咧的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我现在已经晕了,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李子文。

  “噗通”一声,两个黑西装刚走,老棺材瓤子就颤巍巍的跪在了金丝眼镜身边,浑身都在哆嗦,看起来很害怕的样子。

  “怎么?现在知道错了?”金丝眼镜点起一根烟,吸了一口,一股烟雾,全都喷在了老棺材瓤子脸上。

  “是,是的……爸,我……我知道错了,下次,下次一定不会了……”老棺材瓤子的头垂得很低,语气也很是怯懦,跟白天简直判若两人。当然,最让我们诧异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他居然喊那个金丝眼镜叫“爸”!

  有没有搞错!?怎么看,那个跪在地上的才应该是当爹的吧,我隐约记得白天在资料上看过,李子文的父亲名叫李兆龙,生于一九四零年,什么时候死的没记住,反正肯定是有死于多少年一项,这个金丝眼镜怎么可能是李兆龙!?李兆龙如果活到现在的话,应该有七十六岁了,怎么可能看起来就像是四十出头一样!?太扯了吧,真他妈以为满地都是水谷雅子还是咋的!?

  金丝眼镜原本翘着二郎腿的脚伸了过去,用皮鞋尖儿挑起老棺材瓤子的下巴,让那张满是惶恐的老脸对着他的脸。“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金丝眼镜微微弯下腰,把脸凑近了老棺材瓤子的脸,“装逼很好玩么?”问话的同时,一个耳光狠狠的扇在了老东西的脸上,老头被扇的身子一歪,却赶紧调整姿势重新跪好,再度垂下头前的一刹那,我清楚的看到老东西的嘴角边挂上了一抹嫣红。

  “爷爷,您消消气,爸爸也不是故意的。气坏了身子,难受的,还是爷爷自己,不是么?”OL美女似乎看不下去老爹挨打了,出来求情,语气中满是撒娇的味道,全没有白日里的端庄。随手抽了一张纸巾丢在老头子的头上,走到金丝眼镜身后,替他捏起了肩膀。

  “爸,您教训的对,我以后……我以后一定收敛起来,尤其是那几个人,一旦他们出现了,我会第一时间向您请示……您……您不要生气了,我……我知道错了……”老头子还跪在那里不停的认着错,金丝眼镜却没有看他一眼,只是眯起眼睛,享受起美女的按摩。

  片刻之后,两个保镖从走了出来,对着金丝眼镜躬了下身子。“|老板,宵夜已经准备好了。”

  保镖说道“宵夜”两个字的时候,我明显的看到那个美女的脸蛋抽搐了一下,笑容也有些僵硬。

  “我知道了。”金丝眼镜睁开眼吐出一口烟,“没用的东西,滚吧。”回头看看身后的美女,“紫烟,要不要跟爷爷一起吃宵夜?”

  在那一瞬间,美女的面部肌肉群都好像静止了一般,足足过了半秒钟在硬挤出一个笑脸,嘻嘻哈哈的说自己不吃。

  金丝眼镜的鼻子里发出一声不满的哼声,用手指点点老东西,又点点美女,“我李兆龙怎么就有你们这样不争气的后代,永远和我在一起有什么不好!滚吧,都滚吧!”

  “是……是!”跪在地上的老东西如蒙大赦一般从地上爬起来,带着他的漂亮闺女和两个保镖跌跌撞撞的离开了别墅。

  大厅里,恢复了安静,自称李兆龙的金丝眼镜没有立刻起身去吃什么宵夜,而是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吸着烟,良久,才长叹一声,掐灭了烟头,起身离开了客厅。

  我回头看看瞎子,瞎子冲我点点头。刚刚那两个保镖背的“宵夜”都是活物,而且个头还不小,如果金丝眼镜真的是李兆龙的话,联想到李紫烟的表情,他四十多岁的相貌肯定跟这个“宵夜”分不开。

  轻手轻脚的摸下一楼,顺着刚刚李兆龙离开的走廊找了过去,一扇半掩着的门里传来了一些细碎的声响。李兆龙应该是进了这扇门,透过门缝往里看看,却发现门后是向下的楼梯,这里是地下室?什么宵夜需要到地下室去吃呢?

  轻轻推开门,蹑手蹑脚的走了下去。

  楼梯的尽头,并不是我想象中肮脏窄小的地下室,相反的,这里很是宽敞,灯光明亮尤如白昼,凑在门边偷偷看去,在这间足有四十平米的地下大厅里,摆着两张妇产科用的那种椅子,类似于X型,可以束缚人的手脚,而现在,一男一女两个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人就分别被绑在这两张椅子上正在大吵大闹。

  男孩被李兆龙的身子挡着,看不太清楚,女孩那张椅子比较靠近门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那青涩诱人的身体。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那些该死行瘟的校长喜欢幼女不是没原因的,这青涩肉体的诱惑,就是我这情场老手看到了,也是可耻的硬了……

  一根中指伸到了我的面前,是瞎子。没办法,竖旗太高了。

  女孩的脸蛋非常的漂亮,活脱脱的美人坯子,此时已经哭得梨花带雨,让我这预备役怪蜀黍格外想揽进怀里蹂躏一番。

  而地下大厅里那个金丝眼镜显然是比我有艳福多了,我就只能偷偷摸摸的在这里看看,他却已经是上下其手的摸了起来,一张臭嘴不停的在女孩身上啃着。

  人渣!放开那个萝莉让我来!

  我心里不停的呐喊着,老子下辈子也要当有钱人,想玩御姐玩御姐,想睡萝莉睡萝莉……

  瞎子拉了拉我的衣服,示意我正事要紧,赶紧走,看看在别墅里能找到什么。我却是对他摇摇手,这老东西吃“宵夜”还男女通吃,不可能是秒射的主,不如看一会活春宫再说,这机会可不多,幼女啊,就算再美国也是要被判刑的。

  就在瞎子想要硬拉我走的时候,李兆龙却做了一件让我和瞎子都感觉很意外的事情。他居然从衣兜里掏出一根形状和那个炼尸油的疤脸壮汉差不多的银色的管子,毫不怜惜的插进了那女孩青涩的小腹!

  难道说,他要用活人炼尸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