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三十章 食人狂魔

第三十章 食人狂魔

  随着银色管子慢慢的深入,女孩的挣扎喊叫变得更加疯狂了起来,可是四肢被束缚的很紧,再怎么挣扎都是无济于事。鲜血,缓缓的流淌了下来。

  大爷的,又是用管子害人性命,这牲口果然与那疤脸人是一伙的……

  李兆龙用力闻了闻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在女孩的尖叫声中,张开嘴对着管口一口一口的吮吸了起来。

  这个场景好古怪,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读书,三号胡同里住的都是一些有点历史的人家,所以我家里也有不少古旧的书籍,我读了不少,看到眼前的事隐约想起清代赵翼的《檐曝杂记》上有一条“妖民吸精髓”的故事:

  徽州歙县颜子街有妖民张良璧,能吸童女精髓,年已七十余,鬓眉皓白,而颜貌只如三四十岁人。其术诱拐四五岁女童,用药吹,入鼻孔,即昏迷无所知,用银管探其阴,恣吸精髓。女童犹未死,抱送还其家,或数日,或十数日始殒命。人皆不知其中伤也。忽一日门扃有罅缝,同被诱之女童瞥见之,归语其父母,事遂败露。此声既扬,县尉某先拘其接某氏讯供。诸被害家亦争控于官,然无赃证。良璧到案,挺身长跪,抗论不挠,谓:“从古无此事,何得以莫须有之事诬陷人?”严讯三日,并呼其妻质对,始吐实。二十年来,被拐共十七人,其四人尚无恙,余十三皆被戕。适有同乡御史吴椿官于朝,合邑士民公札寄知,椿据以入奏。皇上饬地方有司,讯得实情。良璧照《采生炙割律》凌迟处死,妾及子皆遭戍,失察之官吏黜革有差。此嘉庆十六年八九月间事。

  难道说,这个自称李兆龙的家伙,真的是李子文的老爹李兆龙?他是靠着采阴补阳才能保持现在这样的状态?他的实际年龄和外貌特征,还真的是和故事里的张良壁如出一辙。

  随着李兆龙的吮吸,女孩的挣扎和叫喊渐渐的弱了下去,最后竟然不动了,似乎是陷入了昏迷中,只有在李兆龙大力吸血的时候,身体才会反射性的抽搐一下。

  如果任由他吸下去,那个女孩很可能会死掉。说实话,我挺想冲进去救人的,可是这栋别墅里绝对不是只有李兆龙一个人,外面的庭院里也满是鬼魂,只要我们一暴露,别说救人了,自保都是问题。我有的时候是有点二,但终究不是愣头青。

  瞎子也是一样,拳头捏的紧紧的,却无能为力。

  我的心在抽搐着,事实上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多么有正义感的人,但这一刻我发自内心的想灭了这牲口。

  瞎子常说,阴倌的存在必有道理,这个世界生生相息,又生生相克,像李兆龙这种邪人,游走于人与魔鬼之间的畜生,只能用非常之法对待。

  以前,我从来没见过也没经历过,可是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让我心底隐约有了一种急迫的心情,那就是成为大阴倌,专平这些杂碎。

  啊!一声比被穿入银管时候更凄厉的惨叫把我从忿恨中拉了回来,女孩的小腹上留下一个血淋淋的大窟窿,然而残酷的是,她却并没有死亡,依然在痛苦的挣扎着,眼睁睁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李兆龙闭上眼睛满意的舔了舔嘴唇,犹如吸血鬼一般,双目血红,嘴角带着狰狞的笑容。

  震撼,我都有些被吓呆了。鬼我见过了,但这种吸人生血的畜生行为,却更让人怵目惊心!这个李兆龙,简直就他妈的不是人!怪不得李子文和李紫烟那么怕他,这与妖怪又有何异!胃部一阵阵的翻腾,这简直是太恶心了。

  “乖,你有幸能成我长生不老之道,该当为荣,我会给你烧无数的金银纸钱。”李兆龙擦了擦嘴,俯下身子,把脸凑到了女孩的面前,满是鲜血的嘴轻轻在女孩的脸上吻了一下,一只手也以一种爱怜的模样轻轻的抚摸着女孩的面庞。

  女孩眼睛睁得大大的,瞳孔因为惊恐,鼓凸的厉害,嘴里呼呼的喘着粗气,从我这个角度看,她已经没了其他的动作。或者说,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了。

  “别怕,宝贝儿。你已经与我融为一体,和我一起,永远的活下去。”李兆龙带着极其妖异的慈祥笑容,轻轻的抚上了女孩的眼皮。

  一旁剩下的那个男童,早已经吓的尿了一裤子,口中不断的大呼救命。

  瞎子再次扯了扯我的衣服,这次真的该走了,看到了这些东西,根本就没必要再看下去了,李兆龙已经如此变态了,还需要别的证据来证明他们有问题么?

  就在我开始往后蹭的时候,更加残忍的一幕出现了,李兆龙的两只手猛的戳进那男童的腹腔里,然后就像撕扒鸡一样双手向外用力一扯,惨叫声中,小男孩的腹腔被整个撕了开来,一股内脏特有的腥味儿顿时充斥了整个地下大厅。

  李兆龙把手伸进男孩的腹腔,撕扯了几下,捧出了一块血块似的鲜红器官,看那形状,应该是肝脏。“那群傻逼吃什么法国大餐,把鹅肝都吹上天了,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年轻童男的肝,比鹅肝还要鲜美一百倍啊。”说着,他满脸陶醉的神情,微微眯起眼睛,在那块血淋淋的肝脏上咬了一口。

  看到这一幕,我那翻腾许久的胃再也抑制不住了,嘴一张,“哇”的一声,呕吐了出来,呕吐物特有的臭味瞬间弥漫开来,瞎子看到不好,也不废话,仗着自己虎背熊腰,把我像个娘们儿一样扛在肩膀上就往外跑。

  “什么人!”身后传来了一声怒吼,用屁眼想也知道是那个老变态已经发现我们了,可怜我本身就在呕吐,又被瞎子扛着,肚子全都被他的肩膀隔着,想不接着吐都不行,瞎子的后半边身子已经沾上了不少呕吐物。

  别墅里面果然不止李兆龙一个人,当我们跑到一楼客厅的时候,已经有两个只穿着裤头的精壮汉子从后门那里的房间里跑了出来,看见我们俩就直接扑了过来。那句老话怎么说的来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跑在前面的那个汉子一脚踩到了我的呕吐物上,大理石地面本就光滑,一个不留神,摔了个老头钻被窝。

  而他倒下的时候,下意识的挥舞双手去抓东西,却一把抓住了后面那个壮汉的小腿,后面那个壮汉脚下一绊,直接来了个狗吃屎,脸刚好趴在一滩呕吐物里,被那些恶心的东西糊了一脸,他也忍不住一张嘴吐了起来。

  瞎子趁着这机会扛着我跑出别墅大门的时候,那两个倒霉的保镖刚从地上爬起来。

  瞎子把我放到地上,向前抛出一把铜钱,然后拉着我一路向着庄园的大门狂奔而去。后来我也问过瞎子为什么出来的时候不用躲着那些鬼魂,瞎子只是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告诉我说当时我吐的那些东西除了臭以外还带了大量的阳气,当时那个情况,无论人鬼,只要是带了鼻子在身上的,想发现不了我们都难。

  庄园的大门没有锁死,只是从里面上了门闩,看门的那个老头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瞎子一拳放倒。拽开大门就往外跑。

  为了隐蔽,我们的车停在距离庄园足有四里地远的地方,当时觉得这么做挺英明的,现在却是只想骂娘。后面的呼喝声渐渐的接近,跑出大约二里地的时候,我几乎都能听到身后追来的人的呼吸声了。

  奶奶个腿的,刚才吐得太狠了,腿有点软,怎么拼命都跑不快。唉,这次真的是拖累瞎子了。

  “瞎子,你他妈的先走,去找白冰那臭娘们回来抓这老王八羔子!”我一把甩开瞎子的手,脚下急停,回身就是一记肘击,此时后面已经追来了四个保镖,跑得最快的那个离我们不过就是几步远,我突然停下弄了他一个猝不及防,没收住脚,被我一肘子狠狠的戳在了胸口上。

  我的肘关节传来一阵剧痛,半条胳膊都麻痹了,身子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保镖兄可就惨了,双手捂着胸口,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一肘子把胸骨给戳出来个好歹的。妈的,还真是三拳不如一肘。

  可惜啊,我还没来得及高兴,第二个保镖已经到了,一拳就招呼在我左眼上,我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左眼传来一阵酸胀的感觉,视线顿时模糊了起来,满眼都是金星。

  “操你妈的,打老子兄弟!”那个保镖还想给我来一拳,瞎子的声音却已经在我身边响了起来。我苦笑了一声,看来今天,哥儿俩都要折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