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三十一章 逃出生天

第三十一章 逃出生天

  瞎子是个讲义气的汉子,不肯丢下我一个人逃走,于是,他和我一起,被打成了猪头样。没办法,虽然瞎子五大三粗我以前也没少打架,可是这些保镖都是干什么的?每一个都是经过正规的格斗培训的,甚至还有一些保镖根本就是退役的特种兵。

  除了一开始那个猝不及防被我放倒的倒霉蛋,我和瞎子几乎没有对人家三个人造成任何伤害。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三个保镖并没有下死手,只是想把我们打趴下,带回去交给老板处理。

  趴了,趴的很彻底。其中一个保镖把我的衬衫扒下来,撕成条,把我的瞎子的手都反捆在身后,然后押着我们,另一个架起受伤的同伴,往庄园的方向走。

  我和瞎子相视都是一阵苦笑,虽然来之前我们就知道会有一定的危险,可是怎么都没想过那个李兆龙会有那么变态,这被押回去,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瞎子,兄弟他妈的这次拖累你了。估计也没有什么机会补偿你丫的了,下辈子吧,我欠你的钱一定加倍还了。”对于瞎子,我真的是有很多亏欠,有事了找他,没钱了找他,仔细想想我却没为他做过什么。要不是回来救我,瞎子本可以跑的。

  “滚你妈的死蛤蟆,做兄弟的,有今生没来世,下辈子还个屁啊,要是今天死不了,以后你就跟我混,也算还我个人情了。”瞎子那满脸的大胡子让他笑起来显得颇有几分豪气。也许是周围方圆几里都没有人,这些保镖倒也没阻止我们说话。

  “命都快没了还想着你那破店,老子答应你,要是这次死不了,就他妈的跟着你开店,老子要是说话不算数,就他妈撅起屁股来让你把老子的屁眼子操烂!”不知道为什么,我说完这句豪言壮语,四个保镖齐刷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原本推着我走路的那个似乎是故意放慢了脚步,推在我背上的手也拿开了……

  我勒个擦的,基友的杀伤力那么大么!?你们别他妈用那种眼神看着老子,我就是打个比方……

  “次啦”一声轻响从我身后传来,我扭过头去想看看怎么了,却见一条纤细的黑影从满嘴吐着白沫的保镖兄身后窜了出来,立掌为刀,狠狠的劈在了羁押着瞎子的那个保镖脖子上,身后两个保镖的身子几乎是同时向地上软倒了下去。

  还没等我反应,那个人影从我和瞎子中间窜了过去,带起一阵略有些熟悉的清香。而她在走动间竟然是没有一丝的声响。

  人影到了搀扶着同伴的保镖身后,抬起脚来,对着那保镖的腿弯狠狠的踹了下去,那个保镖原本就因为搀着同伴,身体不怎么平衡,被踹了一下,立刻单膝跪在了地上,人影抬起右腿,一下盘住了那保镖的脖子,扬起右手,用拳头在那保镖的太阳穴上狠狠的锤了一下,只听见那保镖的喉咙里发出了“咯”的一声,整个身子软倒了下去。

  那个胸口受伤的保镖被搀扶他的同伴带倒了,此时爬起来还想顽抗,却见那人影松开盘着之前那保镖脖子的腿,身子快速的一旋,一条长腿狠狠的踹到了受伤保镖的胸脯上,受了伤的可怜孩子被这一记旋身侧踢踢出去足有四五米远,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我和瞎子都惊呆了,作为情场老手,我对女人的味道很是敏感,刚刚这个人从我身边冲过去的时候我就闻出来了,这个眨眼间干掉三个半精壮保镖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恶婆娘白冰!

  “恶……恶婆娘?你……你怎么来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救星,心里除了欢喜,还有一些疑惑。之前她说今晚局里有重大任务,所以夜探这种事只能我和瞎子两个人来。

  “恶你妹啊恶!”恶婆娘就是恶婆娘,走过来先给我脑袋上来了个爆栗。“臭蛤蟆,再敢给我乱喊乱叫,小心我让你生活不能自理!”她很是愤恨的说了一句后,却突然做出了一副非常娇羞妩媚的样子,转过身,对着瞎子晃了晃她那翘挺的大屁股,用一种能腻死人的声音嗲嗲的说道:“瞎子哥哥~~命都快没了还想着你那破店,奴家答应你,要是这次死不了,我癞蛤蟆就跟着你开店,要是说话不算数,奴家就撅起屁股来让你把奴家的蛤蟆屁眼子操烂!”

  “你……你……”我被她这一出弄得是张口结舌,一边的瞎子这次非常没义气的笑了起来,因为深处险地,不敢弄出什么大的声响,憋得他直拿脑袋撞树。

  白冰则是一边笑,一边给那个受伤最重的保镖补了一电棍,让他幸福的昏了过去,这才过来给我们解开手上的布条。

  不过,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之前我以为这个美女能做上分局刑警队的副队长是因为她死去父亲的关系,红衣女鬼大闹警察局的时候她也没什么出色的表现,所以我一直都没拿这位美女队长太当回事。今天才知道,原来碰上了人,她竟然如此的凶悍,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解决了三个半。尤其最后那一脚,看着我都觉得疼。

  原来,恶婆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多少有点不放心我们俩,后来她突然接到了局长的电话,让她撤离任务现场,回家睡觉。这个命令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她也没有跟局长询问,而是直接开车来到了这里。我和瞎子那辆车,还是她出面跟朋友借的,她看到了停在庄园附近的车,就把自己的车也停了下来,然后在路边的树林里潜行了过来,刚好救了我和瞎子。

  活动活动身体,看了看倒了一地的保镖兄,我有点犯难。之前在别墅里虽然是一番闹腾,可是我俩身上脸上都涂满了锅底灰,别墅里的人看不清我们的脸,可是这四个保镖在把我们捆上的时候已经是跟我们面对面了,就算黑一点,我俩的面相他们还是认得的。这要是回去一说……李子文和李兆龙可都是跟我打过照面的,到时候他们回去一说,我们就算现在跑了也是没用的。

  “要不……把他们都……”我随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可是紧接着,脑袋上就又挨了一个爆栗。得意忘形了,忘了打晕这四个家伙的不是江湖女侠,而是人民警察了。

  最后还是瞎子想出了办法,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铁罐子,倒了半罐子矿泉水进去,然后画了一张符烧了,扔进了罐子里摇晃了几下,然后给那四个保镖灌了下去。

  瞎子说这叫忘忧符,能让人忘记最近一段时间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可是当我问他是否确定这四个保镖都会忘了今晚的事情时,他却回给我四个字——听天由命。

  操,去他妈的听天由命,这也太不靠谱了吧。不过我也没辙,只能祈祷我们的命够好了。

  找到车,我们离开了市郊,往市中心赶。

  李家这片小庄园离市区已经是挺远了,是西门桥外往乌山那条路开,到乌山脚下后分出来的岔路,而恶婆娘今晚执行的那个任务,恰恰是在乌山火葬场的。

  之前在见茅坑大师的时候白冰就说过了,最近市里面频繁发生尸体丢失的案件久查无果,才从省城请来茅坑大师帮忙破案,而今天,茅坑大师一番装模作样的掐诀念咒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在乌山火葬场将有新的尸体失踪案发生,所以刑警队一早就在火葬场进行了布防。准备来个守株待兔。

  “叮铃铃,叮铃铃……”不知道什么地方,又传来了单车铃铛的声音。这些年,自行车可真的是越来越少了,有时候听听单车的铃声还觉得听亲切。

  前面就要到去乌山和市区的三岔路口了,原本在我们后面的恶婆娘,突然把车超了上来,和我们并行,车窗摇下,她对着我们这面喊了一声:“你们先回去,我去山上再看一眼。”

  我和瞎子都是无所谓的耸耸肩,警察的事情就让他们警察去头疼好了,与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无关。瞎子点点头,放慢了车速,让恶婆娘加速超了过去,可是恶婆娘刚刚在路口转了下弯,我就听到一阵急促的刹车声,然后就是一阵碰撞声,瞎子连忙也踩下刹车跟我一起跳下车查看。

  恶婆娘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自己的车前,在车头前的地上躺着两个人,这两个人的身上都穿着宽大的黑色雨衣,倒在地上一动都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