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三十三章 坟地蹲点

第三十三章 坟地蹲点

  一开始的时候,这件连续丢尸案没有任何线索能够串联起来,死尸们生前的工作生活交际等圈子多半也没什么交集,局里面初步认定这是一起随机的盗尸案,可是昨天夜里,穿黑色雨衣的人却没有带走他看到的第一具尸体,更没碰那些刚刚变成尸体的警员,而是选择性的带走了第七个柜子里的尸体,这绝对不会是一起毫无规律的盗尸案,他们的目标很明确。

  因为这次又有刑警殉职,还一下子就死了六个,市局甚至省厅都对这起案子相当重视,连夜重新摸排了丢尸体的人家将人死前三天直到尸体失踪之间所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全都盘查了一遍,竟然硬是被他们发现了一个不知道能不能算数的线索。

  这些丢尸体的人家,要么是大富大贵之人,要么是土里刨食的乡野草民,却没有什么在都市底层摸爬滚打的普通人家,而这些人家在家人死了以后都做了一件相同的事——买棺材。

  要是放在古代,这都不能算是个线索,就好像现在的死尸普遍都要送到火葬场去烧一样,可是这些人家买棺材的地方却是同一家棺材铺——升棺发财!

  小时候看007,总幻想自己是那个深入敌后,有美女相伴的詹姆斯邦德,可是真的到了自己做特工那一天才发现原来间谍神马的一点都不好玩。坐在棺材铺里跟田叔喝着茶,我的心里是要多烦躁有多烦躁。

  失踪尸体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在田叔这里买过棺材,所以恶婆娘吩咐我一定要把“准老丈人”记录买家信息的记事本偷到,喵了个咪的,我怎么有一种胳膊肘朝外拐,调炮往里揍的感觉。

  棺材店的生意并不红火,我这都喝了一下午茶水,肺叶子都快飘起来了才见到有一个顾客进门。

  田叔就好像没看到那个客人一样,继续跟我聊着天,直到那客人选好了一口棺材过来跟田叔问价的时候,他才放下了茶碗。

  做生意的,讨价还价是常事,可是田叔却只是随口报了个价,那个人刚开始还价,田叔直接扔出一句:“身后事,不二价。嫌贵去别家。”城里的棺材铺真心不多,那人被田叔噎了一句也只能忍了,乖乖的指了棺材交了钱。

  田叔也不废话,从柜台里取出一个本子来,对那人说道:“死者姓名年龄,家属联系方式和地址,还有要用的时间,本店不划价,但是包运,敬赠花圈挽联一副。”

  “田叔,让我来吧。”这么好的机会,我要是放过了,还不知道要喝多少茶水才能有下次。嬉皮笑脸的从田叔手里拽过本子,放在柜台上翻开,前面一个个名字看起来是那么熟悉,那可都是之前白冰给我看过的资料上丢了尸体的主儿。

  “楚杰小区8号楼4单元302,我姓桂,女儿名叫筱玉。电话是……”我不禁抬头多看了那个买棺材的中年人一眼,然后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人看最多起来也就四十岁,死的是女儿,估计也就十七八,唉,花季少女,早早的死了,希望这次不要出什么意外吧,要是跟那天那个校花似的死了还要被人糟蹋,那真是死不瞑目啊。

  送走了中年顾客,我拿起本子就要递给田叔,却见一个纸片,飘飘悠悠的从本子里掉了出来,落到了地上。那竟是一张照片。从地上捡起照片一看,照片里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胖妞。大约十四五岁的样子,看起来,还有些眼熟。我应该是见过这俩胖妞,可是仔细去想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田叔,这俩胖妞儿是谁啊,看着好眼熟。”我把照片对着田叔扬了扬,却发现田叔的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然后才笑道:“是亲戚家的一对双胞胎,有一次来我这里玩,把照片丢在这里了。”

  田叔的神色有些怪异,但是我也没多问,毕竟谁没点往事啊,反正最近经历的这么多怪事里也从来没见过这俩胖妞,随他去吧。

  需要的资料到手了,也就没必要再在这里泡肺叶子了,委婉的拒绝了田叔要我留下吃饭的话,离开了棺材铺。

  离开棺材铺没多远,却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走上了路边停着的一辆法拉利,离的太远,我看不清开车的人长什么样子,却非常肯定的那个女人就是田甜!

  这是怎么回事?在棺材铺的时候,田叔说田甜这两天都在单位忙着调试机器,录制节目,没有回家,中间还给田甜打了电话,她怎么会出现在街上呢?难道是傍上个有钱的小白脸!?那辆车我头几天刚在电脑上看过,大约是三百万的样子,那可不是路边卖烧烤的小土豪买得起的。

  田甜应该不是那样的女人吧?虽然田甜的身份看起来有些问题,但是我还是打从心底喜欢她的。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掏出手机,拨打了田甜的电话,过了足足有三十多秒,电话才接通。电话那边传来的,是田甜迷迷糊糊的声音。“浩哥哥……有急事么?”

  田甜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而且她所处的环境是很安静的那种,没有一丝一毫的杂音。并不像是在车里的声音。

  “额,我……没什么事,就是想你了……所以……”我有点结巴,本来是想打过去兴师问罪的,现在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哦,我知道了浩哥哥,我很困,昨天忙了一个通宵,现在正在办公室休息。对不起,我知道最近忙得过头了,冷落你了……”田甜沉默了几秒钟,接着说道:“不过,浩哥哥,我在单位的时候是不方便接电话的,你以后要是没有什么急事的话,就等我给你打,好不好?台里的仪器都很敏感,手机信号会干扰仪器的,被抓住就是一顿臭骂。”

  “嗯嗯,我知道了,田甜你睡吧,乖。”挂了电话,心情好了许多,也许我真的是看花眼了吧,毕竟左眼的青肿还没有彻底消掉呢。

  ……

  回到了瞎子家,很意外的品尝到一顿恶婆娘秘制家常菜,好吃的很,白冰这女人,可真是让我另眼相看了。

  有了我淘来的情报,刑警队对楚杰小区桂家进行了严密的布控,桂家属于那种从农村进入城市的家庭,入土为安的思想还是很严重,女儿急病死了以后,还是打算运回乡下入土为安。

  定棺材的时候,女孩其实还没死,不过也只剩下一口气,棺材还没送到就咽气了。家人把还没硬的尸体运回家,装进棺材就一路开到了郊区的一座小村庄。不过正是夏天天气炎热,又怕民政部门来干预,所以也没有搞什么停灵几天的,在老宅的院子里放了一天,第二天就下葬了。

  桂家人不知道的是,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有人在暗中监视,甚至女孩下葬之后,他们亲人都走了,还有国家公务人员替他们站岗看坟,这待遇,可真是够排场。

  下葬当晚,我、瞎子、恶婆娘三个人一起躲在了附近的一个坟包里。说起来,还真是挺有创意的,地上挖个大坑,插一把路边烧烤常用的那种大伞把坑盖住,伞上堆点浮土和杂草,在对着女孩坟头的方向清理出来个观察口,到时候要是真的有事,我们只管掀伞干丫的就好了。不过因为前两次的教训,这次没有安排普通的警员进入坟地,而是让他们隐藏在外围各处,收到我们的信号再进来。

  说起来,那个茅坑还真是个坑,要多坑爹有多坑爹的坑!本来恶婆娘说他就是省里派来帮忙搞定这个尸体丢失的案子的,可是正是到了用他的时候,丫挺的居然玩失踪,打电话也是一直关机,真不知道这老东西做什么去了。不过丫挺的不来也挺好,反正老子根本就不相信他,没准来了反而麻烦。

  夜色越来越深沉,我的耐心也是越来越差,不由自主的打起了瞌睡,瞎子倒是很精神的通过观察口看着外面,兴致勃勃的给满是迷茫神色的恶婆娘说着“你看这个坟头上那个老太太,牙都没了”“你看那个坟头上那骚娘们儿大白屁股都露出来了”之类的鬼话,向白大美女展示着阴阳眼到底有多牛逼。

  说起来,李兆龙的事情现在警方也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了,但是关于李兆龙活吃女孩的事情我们瞎子并没有告诉恶婆娘。这种事一旦捅出去,警方必然会有打草惊蛇的大动作,反正那老东西的样子,也不是吃了一天两天了,不如先让他再快活几天,等我们摸清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再收拾他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