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阴倌

返回首页大阴倌 > 第三十五章 罗瘸子

第三十五章 罗瘸子

  “这一切,都他妈的是你搞出来的!?你跟那个炼尸油的家伙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们是不是听李家父子的命令做事的!”这件事绕来绕去这么久,今天终于正面对上了罗瘸子,我心里积压了很久怒意也都爆发了出来,抽出电棍,随时准备给这老东西来一下狠的。

  “哎呀,你还知道李家父子,看来我今天真的是没来错啊。”罗瘸子又是一阵阴笑,“毁了一具活尸而已,根本就不需要我露面的,今天出来见你们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们知道的太多了。”

  我突然感觉眼前一花,一个白色的人影凭空出现在我的面前,居然是田甜!田甜的脸像白纸一样,嘴角上还挂着血丝。我正想开口问田甜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却见田甜一抬手,洁白如玉的小手猛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心中大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两只手抓住田甜的手拼命的想把她的手掰开,可是她的手就像是一把铁钳一样,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没法让她松开分毫。

  “田甜,我,我是沈浩啊!”吃力的从嗓子里挤出这句话,却看到甜甜的嘴角边浮起了一抹诡异的笑。不!那根本就不是笑!而是田甜嘴角边的皮肉鼓起了一块!天呐!田甜脸上的皮肉都开始不停的蠕动,皮肤在快速的溃烂,一条条黄色的尸虫在她的脸皮下面不停的钻进钻出!

  这,这他妈根本就不是田甜!而是一具腐尸!

  “瞎子、白冰救……救我。”我努力的转过脸想向两个同伴求救,却惊愕的发现我的视野中根本就没有瞎子和白冰的身影,而且我所在的地方也并不是什么小村的坟地,而是一座摩天大楼的楼顶!

  那具腐尸的力气极大,一只手就把我从地上给提了起来,就那么拎着我,一步一步走到楼边。

  肺好像要炸了一样,眼前的情景越来越模糊,我拼了命的去掰它的手,去踢打它的身体,可是那腐尸就像山岳一般不为所动。一步,又一步,每一步,都好像离死亡更加的接近。

  突然,我的手一空,空气重新涌入了肺里,我居然把它的手掰开了!?可是下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我的身体已经悬在楼顶之外……

  “敕!”就在我身体快速下坠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喝,紧接着,眼前的画面寸寸破碎,大楼,城市,全都化作了一片虚无。

眩晕感过后,我才发现自己还呆在那个坟地里面,两只手却是死死地掐着自己的脖子。

  松开手,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扭头看去,瞎子和恶婆娘的状态跟我差不多,有点迷茫,手也是刚刚从脖子上收回来。而在罗瘸子的对面却多了一个人,那身唐装还有黑色的布鞋,只看背影我也认出来了,正是茅坑老贼!额,不对,是毛铿大师。看情形刚才那声“敕”就是他喊出来的。

  “你是什么人?”罗瘸子阴恻恻的看着毛铿大师,对他的搅局行为很是不满。

  “鄙人姓毛,名铿,不知道这位道友如何称呼啊?”毛铿大师单手打了个稽首,另一只手却是背在背后,指了一下我们三个,然后做了一个抓握的动作。

  虽然对这个毛铿还是有些怀疑,但是他刚刚救了我们,姑且按照他的指示来,等事情结束之后再问他要一个解释。

  “茅坑?茅坑就该乖乖的呆在茅房里等着吃屎,没事干跳出来坏别人好事做什么?我看,今天你就跟他们三个一起,埋在这里好了。”罗瘸子抬起手来,一晃,他的手里居然发出了我经常听到的那种单车铃声,随着铃声响起,两个穿着黑色雨衣的活尸从树林里蹦了出来。原来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单车铃铛,而是罗瘸子控尸用的法器。

  “我去,刚刚那个会走路的都被我们给干掉了,你弄出两个连路都不会走的,是给我们升级用的么?”看到这俩跟电影里差不多的蹦蹦跳跳的家伙,我没来由的想笑。

  “是么,那么,你就看看他们是不是比那个活尸还菜吧。”罗瘸子笑的更加阴森,铃铛一摇,其中一个已经向我蹦了过来,另外一个则是蹦向了瞎子。

  “沈浩小友,当心,那是僵尸,比你们干掉的活尸要厉害的多。”毛铿大师一边提醒我,一边缓步向罗瘸子走了过去。

  “僵尸?来什么都一样射!”捡起刚刚中招时候扔在地上的水枪,对着冲我蹦来那家伙就是一枪,“朴茨”一声,黑狗血射到了雨衣上,四处飞溅,对僵尸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我操!你们他妈的就不能穿点别的衣服么!”有了刚才收拾活尸的经验,我的胆子大了许多,毕竟一个圣斗士是不会被同样的招数打倒两次的,僵尸活尸,差不了多少。你丫不是爱蹦么,老子就把你踹倒了再射!

  抱着枪向前跑了两步,到了僵尸跟前,僵尸不知道是因为命令还是因为可以开荤了,跳的很是兴奋,见我主动过来了,快速的向前一扑。

  这孙子每次跳起来至少都有一尺多高,我就是看准了这个才冲过来的,趁着它起跳,我身子一矮,抱着水枪一个经典的野蛮冲撞,对着他的腿撞了过去,在我的预料中,这一下肯定能把这爱蹦达的孙子撞个狗吃屎,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的肩膀撞上僵尸的腿时,就好像撞上了一辆正在行驶中的重型卡车,僵尸的动作没有受半分影响,我却被撞的倒飞了出去。

  “砰”后背着地,似乎正撞上了一块石头,疼得我险些背过气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脊椎骨给摔断了,想爬起来,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僵尸三两下蹦到我的面前,俯身用两只黑指甲足有两寸长的爪子向我插了过来,我拼命的把身子向旁边一侧,抬起水枪就想给僵尸那张肉干似的臭脸来一下,谁知道僵尸从地上拔出双手顺势一扫,水枪被它打烂了,腥臭的狗血淋了我一头一脸,而我的身子也因为僵尸巨大的力气而向一边翻滚了出去。

  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紧接着,我的脖子一紧,就被从地上提了起来。

  他妈的,老子的脖子惹着谁了……刚刚就被掐了一次了,还来……我拼命的用手去掰僵尸的爪子,脸上的黑狗血滴在僵尸的爪子上,发出“刺刺”的声响,好像硫酸一样腐蚀着僵尸的身体,可是那个僵尸应该是接到了罗瘸子的命令,不管不顾的掐着我的脖子。

  “哗啦”一把米粒从侧后方飞来,打在僵尸的脸上,顿时,僵尸的脸上就好像被人丢了一盒高灵敏度的摔炮一样,爆出了一片火花,整个身子颤抖着后退了好几步,两只爪子也终于松开了我的脖子。

  “咳咳……”半跪在地上,捂着脖子不住的咳嗽,这东西的力气,比他妈的那活尸大太多了。埋伏在远处的警察也不知道都干什么去了,按理说他们听到了刚才的枪声就该来支援才对啊。

  “蛤蟆!舌尖血!”身后不远处传来了瞎子的声音,刚刚就是他用糯米救了我,不过那一把糯米除了暂时打退僵尸之外,好像把它激怒了。

  只见那僵尸晃悠着脑袋仰头一声嘶号,两颗尖牙在月光下显得雪亮雪亮的。可以看到原本还算平整的面部现在已经是坑坑洼洼好像月球表面一样了。

  随着他再次跳起,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仰了一下,手在后面一撑,却按到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扭头一看,正是之前被我们放倒的活尸的脑袋!有了!棺材钉!

  我连滚带爬的翻起身来,双手抓住那根棺材钉拼命往外拔,可是他妈的恶婆娘刚才那一脚实在太给力了竟然拔不出来!

  妈了个逼的,谁帮我顶一下啊!手脚并用都拔不出来,这他妈的可怎么办,后腰受伤了我想跑都跑不动啊!

  肩膀一紧,我的身子猛地被提了起来,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啊。“操你妈的死僵尸!你以为老子好欺负是不是!啊!”狠狠的在舌尖上咬了一下,扭过头来对着僵尸那张烂脸就是一口舌尖血。